今天用暴力对待孩子,明天Ta用暴力回馈社会

600

近来,有两则新闻令我感到万分揪心。一则是关于江歌妈妈与刘鑫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矛盾纠葛,另一则是关于「豫章书院」中上演的家长、学校与孩子完全对立的风波。

在江妈妈与刘鑫之间,网友几乎是一面倒的态度。对此,我想,自己再怎么表态、喊话,也无法换回江歌一条年轻的生命,也无法平复江妈妈心中的丧女之痛。只是,那个残忍杀害江歌的陈世峰,究竟是如何丧心病狂地连砍一个手无寸铁的柔弱女子十刀,最终令她惨死在异国他乡?

如今日本法庭尚未对陈世峰做出最终审判,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也很难被完全还原。不过,对于陈世峰的杀人动机,以及残暴的作案手法,令我想起近来在豆瓣上打出9分的神剧——《心灵猎人》(Mindhunters)。

《心灵猎人》是根据前FBI探员马克·欧尔薛克馬(Mark Olshaker)与约翰·道格拉斯(John Douglas)共同撰写的书籍《读心神探:心理侧写术》(Mind Hunter: Inside FBI’s Elite Serial Crime Unit)所改编的。

在该剧中,那些变态杀人狂魔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在童年或是青少年时,都受到了来自家庭成员的暴力对待。比如埃蒙德·坎珀(Edmund Kemper)有一个从来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母亲。不仅如此,长期酗酒的她更是长期对坎珀进行言语及肢体暴力。后来,坎珀将被害女性的头颅肢解后,埋在自家的后院里。只因他母亲曾说过「希望别人能够仰视自己」。除了母亲,坎珀的祖父母也给他各种暴力对待。所以早在15岁时,坎珀就把他的祖父母双双杀害。在青少年法庭上,坎珀被精神病专家诊断出患有「偏狂型精神分裂症」,因此一度被关进精神病院。

另一名连环杀手蒙特·里塞尔(Monte Rissell)在很小的时候就与父亲分离,与自己的母亲也长期处于毒性关系当中。里塞尔坦言,如果当年自己是跟随父亲一起生活,或许就不会成为一个连环杀手。

在该剧中,除了坎珀以外,每一个施害者几乎都与家庭成员存在各种扭曲的关系,且都具有「反社会」的心理特征。

回到「反社会」这个关键点。我们不得不反思,究竟是什么导致一个人对社会,对身边的人,甚至是陌生人产生如此仇视的态度?这也许就不得不回到「豫章书院」事件当中。

据媒体报道,「豫章书院」是一所民办非学历的教育机构。它招收的对象包括:沉迷网络游戏、厌学辍学、离家出走、早恋叛逆、有暴力倾向或是心理问题等等的「不良」青少年。众多家长之所以把自己的小孩送往此处,就是因为他们自认已经无法再管教自己的孩子。

当「豫章书院」被查封之后,家长们不仅在学校外面拉起了横幅,力挺学院的继续办学,而且更是联名上书有关机构。在《三联生活周刊》所撰写的一文《豫章书院事件:谁该为这场灰色闹剧负责?》中讲到,某位家长在把自己的孩子送进「豫章书院」后,她发现自己的孩子不仅变「乖」了,而且眼神中更是出现了以往不曾有的「善意」。

但在书院里的孩子却不是这样认为。因为当记者访问时,「孩子们说,豫章书院像个封闭的王国,山长吴军豹是国王,他的老婆是王后,而我是最里层的奴隶」。文中还揭露,在书院的孩子们,经常会遭受戒尺、龙鞭等等的体罚。

对于孩子们的控诉,家长却认为那是他们在「耍心眼、玩手段」。但试想,如果孩子们真的在书院中因为受到暴力对待,而不得已变乖的话,那么在他们心中埋下的或许是仇恨的种子,而那所谓的乖可能只不过是他们的一种求生本能。

长久以来都有这样的一个问题,反复地出现在社会当中:对待暴力,我们究竟应该以暴制暴,还是以德报怨?的确,每一个人都担心《农夫与蛇》的故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这也是为什么网友对于刘鑫及其家人,在江歌遇害后的所作所为,出现一面倒的反应。

只是,如果以暴制暴真的能解决一切问题,那世上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为何层出不穷?且不说当年的「9·11事件」,或是早前在曼彻斯特发生的恐怖袭击,现如今的伦敦街头也是时不时发生路人被「泼硫酸」的事件。

比爱更具威力的,或许就是恨。对于不良青少年,如果一味地只用暴力去纠正他们的行为,那么有一天,当他们真正长大时,他们是否也就只懂得用仇恨去回馈这个不曾给予自己丝毫「爱」的社会?

文/006与W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