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剧咖:尴尬的《至暗时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不知道为什么,今年的大片档上出现了好几部写实题材的二战电影。年初的《血战钢锯岭》用尘封已久二战题材再次让观众眼前一亮,而口碑近神的英国导演克里斯多夫·诺兰(Christopher Nolan)今年的新片也是英国视角的《敦刻尔克》。让人惊奇的还有12月的压轴电影《至暗时刻》(DarkestHour),讲述的正是《敦刻尔克》故事结束之后英国首相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的经历。更让人惊奇的是这部电影居然已经在中国大陆公映了,并且和另外一部来自英国的电影《帕丁顿熊2》几乎同档,真是让人对未来的中英关系充满甜蜜的遐想。

《至暗时刻》上映之后,在中国国内立马掀起一片叫好声,豆瓣评分高达8.7,甚至超过《敦刻尔克》。根据剧情介绍,本片讲述的是二战初期全欧洲的最黑暗时刻和丘吉尔本人的最高光时刻:在纳粹德国横扫欧洲大陆的严峻形势下,法国即将投降,英吉利海峡另一端的英国也岌岌可危。在上任首相因为政治军事的惨败而被弹劾下台后,首相的位置成了一个烫手山芋,继任者将要面临的是一个百年难遇的烂摊子。丘吉尔临危受命继任首相时,已经是66岁的高龄。在两党中许多头面人物都期望着通过和解来逃避战争时,丘吉尔却抱着永不妥协的决心,誓要反抗到底。这段历史自然在全世界都是家喻户晓,但却很少有影视作品直接反映。于是我自然没有按捺住对这么一部英国色彩浓厚的电影的向往,早早就买票去看了。

而观影体验却实在不尽人意。作为电影爱好者,这一百分钟也算是没有太大波澜地过去了;但是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我在观影过程中却无比尴尬,甚至多次忍不住地想要拍案而起——无论镜头语言、叙事节奏和演员演绎水平如何,这部电影塑造的丘吉尔形象是极为失真的。须知丘吉尔出身马尔博罗贵族之家,成长在维多利亚辉煌鼎盛的帝国时代,从小受到的都是帝国主义的精英主义教育,对上流社会的重重黑幕了如指掌,绝不可能是电影中那个与伦敦市民在地铁里谈笑风生,对黑人市民和蔼可亲的形象。简言之,《至暗时刻》犯了许多同类电影前辈一样的错误:强行为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灌入如今的政治正确和简单粗暴的好莱坞逻辑。影片中塑造的那个丘吉尔,简直是加利福尼亚中产社区里吆喝着隔壁大学年轻人一起上街抽大麻参加反战游行的文艺老头,哪有一点像铁血保守党党魁?传记电影自然是要把主人公的光辉一面重现出来,但却不能生造出一个和历史人物几乎完全牛头不对马嘴的形象。

失真的历史人物自然也会带来失真的历史事件。历史上的丘吉尔战争内阁决策是以丘吉尔、前首相张伯伦、工党党魁艾德礼等六人在紧锣密鼓的五天会议之后做出的,其中工党和自由党的三人都支持丘吉尔,张伯伦态度摇摆,只有保守党的另一位领袖,外交大臣哈利法克斯男爵一直唱反调要与德国妥协。最后丘吉尔通过未被记载下来的私下妥协终于争取到了哈利法克斯的支持,顺利团结了所有力量。但在电影中,却呈现出了丘吉尔被卖国贼张伯伦和哈利法克斯合伙陷害的故事,而他解决问题的办法则是跑到国王那里诉苦,跑到伦敦市民中收集爱与正义,最终用爱与正义在议会辩论里一举团结了全国议员和人民,并且也把之前陷害自己的政敌一下子就慑服了。这简单粗暴的叙事逻辑可以说是对历史人物的不尊重。议会和民主政治从来不是那么简单,人们看得见的投票和演讲背后是数不清的密室会议和暗箱操作,这些元素也许不会是观众最喜欢看到的,那么把这部分虚化也可以,但像本片那样强行回避,绝对算不上是尊重历史的做法。除了这些从根本上就错了的大问题,本片还有不少历史问题上的小硬伤,比如乔治六世国王,原本应该是个结巴,连演讲都要非常努力地练习——前几年反映此题材的《国王的演讲》还拿了奥斯卡奖,结果到了《至暗时刻》里从编剧到演员所有人都忘了这个问题,国王讲话突然就比丘吉尔还要流利了。另外为了突出丘吉尔内外交困的窘境,影片对丘吉尔和罗斯福通话过程的处理也引发了争议:片中罗斯福不仅拒绝了丘吉尔的请求,还用“马拉飞机”来嘲讽丘吉尔。这些艺术加工都可以推敲,但是也必然会引发一部分观众的不适。

说到丘吉尔人物形象,自然不能避开讨论主演加里·奥德曼(Gary Oldman)的演技。这位英国演员演技派的形象也是早已深入人心,《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疯狂的警察大反派、《惊情四百年》里的吸血鬼德古拉、《第五元素》中的武器贩子、《哈利波特》系列里的小天狼星还有诺兰版蝙蝠侠三部曲里的戈登警长,都是他比较著名的荧幕形象。可以说每一个人物都塑造的非常有形,许多人认为他在《至暗时刻》里的演技也是奥斯卡级的。但在我看来,他的丘吉尔形象也有点用力过猛了。毕竟这个丘吉尔还是近代人物,二战时期的关于他的影像记录还是很多的,只要随便看几个当时的影像,就能发现1940年时66岁的他还是非常意气风发的,并不像电影里那样垂垂老矣,感觉每时每刻都要脑中风,而丘吉尔的口齿不清也被演绎得过分夸张。整体感觉演员也许是把剧本上的丘吉尔发挥得淋漓尽致了,但却没有研究过人物的历史形象。

当然,《至暗时刻》有强大的电影工业打底,影片本身是不会难看到哪里去的。片中对三十年代英国议会的风貌重现相当厉害,而几场演讲的戏更是极有水准,精致至极,为了重现丘吉尔的人物风采甚至在大量的片段中都用了丘吉尔本人的历史录音和加里·奥德曼模仿的声音混合,现场观众的情绪也不由得会被片中的演讲打动,颇有点突破第四面墙的感觉。导演乔·怀特依然延续了他每一帧都可以截下来当壁纸的摄影水准,全片弥漫着英伦古典风格,还有教科书式的场景衔接

总之,《至暗时刻》是一部在重现历史上非常尴尬的传记电影,虽然凭借调度和演员的高水准能够获得尚佳的口碑,但是也必然会因为其处理现实人物和事件上的种种问题而被观众怀疑。同样是论鼓舞,《国王的演讲》就明智的多;同样是描写政治斡旋,《林肯》就坦诚的多。相比起这两部珠玉在前的传记电影,《至暗时刻》实在是太简单粗暴,甚至到了有点尴尬的地步,毕竟会调度场面、控制节奏的导演和编剧太多,而真正会去解读历史和政治的导演与编剧太少。

(作者:康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