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佳节要来啦 让我们看看火鸡趣话吧

466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It was a Turkey!  He never could have stood upon his legs, that bird.  He would have snapped them short off in a minute, like sticks of sealing-wax.”

——Charles Dickens A CHRISTMAS CAROL

圣诞佳节马上到来,节日气氛已经在整个英国蔓延。而圣诞的各个符号也越来越频繁地充溢在人们的耳听目闻中。几乎在全世界人的心目中,圣诞节最重要的元素除了圣诞树之外,就是餐桌上那一只烤得焦黄,飘香四溢的火鸡。去年的《私享家》为您介绍了关于圣诞树的种种趣史,而今年,就让我们把目光投到圣诞餐桌上的火鸡。

在有迹可查的历史中,火鸡最早是在1520年代被从北美洲带到英国的,在那之前,英国人的圣诞餐桌其实更加丰富多彩:英国北方的居民们多吃烤牛肉,南方人则更常吃烤鹅,还有的家庭会像华人一样吃腌猪头,甚至还有人吃孔雀。物以稀为贵,这种来自新大陆的巨型禽类很快受到了上流社会的青睐,亨利八世国王就郑重地把它当做了自己圣诞节大餐的主菜,而四百多年后的另一位国王爱德华爱德华七世则把火鸡真正推广成为英国人最爱的圣诞美食。但对于普罗大众来说,吃火鸡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件非常奢侈的事儿,直到20世纪50年代冷柜储藏技术成熟并普及之后,火鸡才真正成为家家户户圣诞节餐桌上的明星。如今每年的圣诞季,英国人都要吃掉一千万只火鸡。

(滑稽戏中亨利八世大嚼火鸡的场景)

在吃火鸡这个议题上,来自中国的老饕们也许对西方世界普遍存着几分矜傲,多认为这种硕大的禽只味同嚼蜡,比之中华美食逊色太多。不过必须要为火鸡大餐正名的是,要做出这样一道全家共享的菜肴,其实可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技术含量丝毫不逊色于中华大菜。不比华人热衷的慢火煲汤,无论炖的是鸡鸭鹅,只要放下佐料熬得时间就保管能享用一锅醇厚鲜美的肉汤,但要用烤箱让动辄五六公斤的巨大火鸡变得香嫩可口,就非得在火候和填料上颇费一番工夫不可。首先填料就得好好思考一番,是只用西芹姜葱稍加调配,还是混入火腿熏肉多添几分滋味——每年一到年末,无论是BBC还是社区小报,媒体的美食专栏上肯定少不了从著名大厨到贤惠主妇自己琢磨出来的新火鸡填料配方,而每家提供“圣诞菜单”的饭馆也都有自己独家的火鸡填料,让食客们在品尝了各处特色之后有个对比,也增添了下一次饭桌上的谈资。而这填料随着世界各地人融于英国,也变得越来越多彩。比方说牙买加人就敢不拘一格,往火鸡肚里塞大葱、肉蔻甚至米饭,秘鲁人更是连菠萝、花生都能往里放,而印度人则不消说,自然是要往火鸡里加点咖喱羊肉了……这许许多多的填料配方也真是乱花渐欲迷人眼。而除了填料之外,烤火鸡的火候也是要花大工夫去钻研的,火候不到,则烤箱里端出的这庞然大物肉里夹生,甚至外焦里生,吃到一半发现肚里的填料还血肉模糊,可真是大倒胃口。而若是火候太过,本就肉质偏柴的火鸡就更是干瘪无味,让人胆寒:粗心主妇或青涩奶爸烤出的焦碳火鸡,不知道成了多少圣诞合家欢喜剧里的“尬笑”场景,但现实生活中若真是遇到,怕是全家老小统统笑不出来。总之这道主菜的难度之高,让年轻人都望而却步,只有熟稔自家烤箱性情并对食材搭配得心应手的主妇,才有能力在佳节之际让全家围鸡而欢。根据调查,英国人开始亲手操弄圣诞火鸡的平均年龄是34岁,而半数以上的人认为成功做出一道火鸡大餐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从这个角度来看,亲手烤圣诞火鸡简直不啻于一场成人礼:在34岁的年纪成家立业之后,方能亲力亲为满足全家的幸福感,这是多么充满仪式感的一件事啊。不过另一个有趣的调查结果则是,只有28%的英国人认为自己伴侣烤制的火鸡滋味胜过父母,看来童年回忆对人的影响真的很大。

因此,对圣诞节餐桌上那只香味四溢的烤火鸡,我们实在不能不多生出些敬意来。何况不但是烤火鸡,就连吃火鸡也是一件颇富技术含量的事情。首先,在餐桌上把雄壮威武的烤火鸡大卸八块,就是费时又费力,有时甚至得一家老小全部上阵——这也是圣诞大餐的一大乐趣,全家人或挥刀舞叉,或直接空手上阵,哄抢分享着餐桌中央的大肥鸡,这可能是不少人心目中温馨的童年记忆。而这种“分享”精神更是人们口中津津乐道的“圣诞精神”。而火鸡个大肉多,一顿吃不完的情况也很多见,一只大火鸡甚至可能让家口不多的家庭吃上整整一个圣诞假期,不能说不实在。

据统计,76%的英国家庭都会选择在圣诞节的餐桌上享用火鸡。不过,在英国这么一个阶级固化严重的社会,就算圣诞大餐也要随着家庭阶级的不同而搞出点三六九等来。相比起普罗大众都青睐的火鸡,中上层阶级的英国家庭往往会选择烤鹅来作为圣诞节大餐的主菜,烤鹅在不仅在当下的英国更为“posh”,作为圣诞节饭桌上的明星,其历史价值也不比火鸡逊色多少,烤天鹅曾经是中世纪时英国贵族的珍馐,而近代的作家查尔斯·狄更斯也在他的经典小说《圣诞颂歌》中提到过烤鹅。当时火鸡的地位显然高于烤鹅,因为《圣诞颂歌》里富有的史古基(Ebenezer Scrooge)在良心发现之后为他秘书鲍勃(Bob Cratchit)一家送去了一只珠光宝气的大火鸡,来代替鲍勃家里寒酸的烤鹅。不过在今天,两者的地位却发生了逆转——整鹅的价格往往比火鸡高一倍,分量却要减半。不得不承认,相比起肉中满满都是蛋白质的火鸡,脂肪颇多的肥鹅其实滋味更佳,而且块头相比火鸡也稍微小上一点,更不容易浪费。向往精致生活的家庭往往会切掉鹅的双腿,留到元旦前夜的另一桌大餐上,同时也用鹅肝、鹅肠做出更加精美的开胃菜。有趣的是,在人们的固有印象里中上层阶级平时饮食中更崇尚健康、绿色,但他们在圣诞佳节时却会选择更加肥腻的烤鹅;下层阶级的日常饮食往往多油多炸,但在圣诞时分却对脂肪含量极低乃至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口味的健康食品火鸡。两厢对比,耐人寻味。

(《史古基与火鸡》,画家E. M. Taylor所作插画)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