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内容传播快而广 社交媒体公司遭抨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网络巨头们因其网站的算法能够影响网民,使他们易与恐怖主义产生亲和效应从而变得愤世嫉俗和极端化,而饱受指责。

内政事务委员会的主席库柏(Cooper)对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的代表们发出警告说,警方对科技在极端主义和在线暴力培训方面所发挥的巨大效应而感到十分忧虑。

在下议院的一场听证会上,她表示,“你们的算法能够指导人们去接触更多的极端主义信息,因为一旦人们对某些信息稍稍表示关注,你们的算法就会引导他去关注更大规模的同类信息。”

“不管这些信息是极端种族主义的,还是伊斯兰极端主义的,你们的科技都在助纣为虐,而且你们并没有做出任何行动来阻止这一切继续蔓延。”

库柏女士还说,她此前在访问Youtube时,曾被网站自动推荐观看白人至上主义的节目,而在Britain First的领导人鲍尔·古丁(Paul Golding)和雅达·弗朗森(Jayda Fransen)被Twitter删号之前,她也曾接到过这两人发布的包含种族主义内容的推特。

这位工党议员表示,类似的问题在Facebook上也同样存在,她呼吁社交媒体公司们对其产品的算法进行优化,不要将那些对有害内容只是略微知悉的用户,自动链接到范围更广的不良信息的海洋中去,使他们接受程度更深的洗脑。

《独立报》此前曾报道,人们可以使用Google搜索引擎,找到恐怖主义的宣传材料与武器制作指南。上周在纽约发生的爆炸事件中所使用的炸弹,就是通过这种方法制作出来的。

有一家媒体公司已经将网上引导网民点击爆炸物制作指南的链接取消了,同时,Google也已经将搜索爆炸物制作相关信息的网页,全部屏蔽。

但是由al-Qaeda,ISIS和其他恐怖组织所制作的手册,仍然在网上大量流传,这些手册教导人们如何制作爆炸物,毒药和其他可以用作恐怖袭击的武器。

国防部反恐司前任司长奇普·查普曼(Chip Chapman)对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不抱希望,他说,由于现在的社交媒体公司采取的战术是“枪打出头鸟”,因此,在取缔极端主义信息的战役中,只有少部分出名的网络内容会被屏蔽,而剩下的大部分手册,仍然会在私下流传。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