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爆亚马逊、微软员工嫖娼丑闻 公司声明会调查

26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最近硅谷科技巨头脸面都不太好看。除了连连曝光的性别歧视丑闻,员工嫖娼又让雇主们尴尬了一回。

这次的起因是《新闻周刊》从国王郡检察官办公室那儿拿到了一份邮件记录。里面涵盖了2014到2016年间诸多科技公司员工发给各种妓院或皮条客的信息。其中有67封来自微软员工的账户,63封来自亚马逊员工的,另外几十封还涉及到波音、T-Mobile、甲骨文及不少西雅图本地科技企业。

其实在男性当道的硅谷,嫖妓文化也是流传已久。而且随着大量科技公司的发展扶摇直上,那些腰包满满的工程师们带动了当地性服务行业的兴盛。

据西雅图政府的说法,一些男性每年招妓就要花5万美元,许多妓院都挨着科技公司开。CNN也曾报道过一名硅谷地区的高级应召女的业绩:一年光“服侍”这些年轻多金男就挣了近100万美元。

这也不是科技巨头第一次因员工嫖娼事件上新闻了。早在2013年,就有一名51岁谷歌高管因招妓吸毒过量而死,硅谷也因此案成为舆论焦点,而本来网络化的买春文化也转向传统花名单方式运作。尽管如此,当时几乎所有性工作者都认为硅谷的性交易仍处于上升阶段。

之后的事实也证明这点。这次被曝光的这批邮件其实都来自2015年的一次突击行动,当时调查人员在贝尔维尤市(西雅图郊区)一些高档公寓里发现了许多性交易受害者,这些妇女不少被迫卖淫以偿还债务,有的个人或者家庭成员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而在这些邮件里,也包括了一些购买被贩卖妇女的性服务的内容。

随后越来越多的男性也遭到了起诉,其中还包括前亚马逊软件开发部门主管Vivek Asthana以及微软全球健康高管Sumit Virman。据法庭文件,Asthana化名“美国队长”招妓至少29次,而Virman自2012年4月以来,使用“Appy”和“Jaytee”这俩名字雇佣了70多名妓女。另外有名36岁的波音公司工程师Benjamin Yu据称用了“失恋男孩8号”和“Mike Chen”的别名买春。

“这些被告,绝对是致力于对弱势、无权的移民妇女进行商业性的性剥削。”检察官Dan Satterberg称。

尽管嫖娼都属于个人行为,并不适于借此指责雇佣这些员工的公司,但如此集中的员工丑闻曝光还是让科技巨头们赶紧出面表态。

微软在声明中称,公司有12.5万员工,少数人不能代表公司文化。微软一直都愿意与执法部门及其他机构合作打击性交易和相关活动,一些员工还自愿付出时间和金钱来提供解决帮助。“任何企业都难以避免有员工违反道德和法律。但若发生这样的事,我们会展开调查并采取适应行动。微软会向员工阐明,他们有责任规范自己的行为,并一直用法律和道德约束自己的行为。否则他们就可能被开除。”

亚马逊也正对此事进行调查。而按亚马逊员工守则明确要求,任何员工或临时工都是被禁止在亚马逊工作场所及这以外的任何工作相关场合(如出差、参加商务会议等)进行任何形式的性交易。“如果公司怀疑某员工使用了公司资金或资源犯罪,公司会立刻对其开展调查并采取适当的行动,包括将其开除。且可能将事件提交执法部门处理。”

来源:界面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