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国大型游戏,玩过的人都坐上了轮椅

239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上千个小伙子顺着草皮从坡顶滚至坡底,就算把大腿摔进屁股里都在所不惜。

每年 5 月底,英国格洛斯特附近的库珀山都会举办一年一度的追逐奶酪盛事。

这是一个节日,也是一场比赛。

比赛的规则就是,往山下扔下一块圆盘形的奶酪,先追到奶酪的人获胜。

奶酪是英国人每天必吃的元气食物。

他们对奶酪的信仰不亚于俄罗斯人对伏特加的崇拜。

对有胆量参赛的人来说,获得奶酪追逐大赛的胜利,带来的荣誉超过了女王的授勋。

” 我回家后,这个奶酪就要放到橱柜里收藏起来。当然,这块奶酪不是拿来吃的。”

在比赛中获胜的克里斯 · 安德森躺在担架上,双手紧紧抓着赢得的奶酪,丝毫也不后悔付出脑震荡的惨重代价。

世界上不怕死的人有很多,他们都太需要一场公平的角逐。

《悉尼先驱晨报》对比赛的过程描述为:20 个年轻人在悬崖上追逐一个奶酪,争先恐后地连续滚动 200 米到达山脚,然后被医务人员抬上担架送到医院。

如同冲锋号吹响前战壕中的片刻死寂,又好似猎人撒手前牢牢攥在手中的一遛红着眼的猎狗。

” 我从未见过年轻人对干奶这么热衷。” 一名目睹此状的美国佬说。

直到一颗 3 公斤重的圆形奶酪以使人无法企及时速滚下山坡,成为所有人眼中唯一的追逐目标。

这一刻,追上奶酪成了让他们突破重力加速度的等离子引擎驱动力。

传统古法制作的格洛斯特双倍奶油干酪就是使人魂牵梦绕的战利品。

” 从 45 度的斜坡上直降 200 米,要获得最大的加速度并避免受伤,就必须用科学的方法来审视你的技术。”

” 根据仿生学原理,我改变了今年参赛的策略和装备。” 有了优雅滚动法作为理论依据,托比 · 沃斯在赛前显得信心十足。

最终他收获了小组第 13 名的成绩和小腿骨折的诊断。

尽管比赛期间一直有圣约翰救护队随时候命为伤者治疗,但是骨折和擦伤在所难免。

据医疗机构报告的数字,平均每年都有 50 人以上伤势严重,需要送到医院接受治疗。

” 在最后 5 码我的头在地上重重地撞了一下,当时我觉得没有问题。但在第 2 天上班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地把烧水壶放进了冰箱,结果还没到下班时间,他们就提早把我送回家了。”

今年的冠军彼得 · 奥斯汀躲过了脑震荡,但不得不每周到医院做复查。

理论上的比赛规则是追到奶酪的人成为获胜者,但是从来没有人成功追到过奶酪。

因为奶酪滚下山的时速超过 110 公里,而滚得最快的人只有瞬时 70 公里的时速。

事实上大部分参加者根本不在乎能不能追上那块奶酪,滚得够快够优雅是他们的首要追求目标。

所以最先下山的人就成为冠军,获得这个奶酪。

亚军获得 5 英镑作为奖励,季军获得 3 枚硬币。

滚奶酪节从 19 世纪初就开始举办了,至今已有超过 200 年的历史。

最开始只有当地人参加,但是由于无论对参赛者还是观众来说都太好玩了,所以现在每年从世界各地赶来证明自己勇气的人越来越多。

来自美国科罗拉多的肯尼 · 雷克斯为了替美国人挣到面子,提前一年时间进行训练,飞奔 4600 英里赶到库珀山参赛。

” 当我蹲上这个恶魔般的山坡,和另外 20 个竞争者一起等待世界上最危险的一段路程的开始,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理智。等待比赛开始的那 1 分钟是我有生以来过得最慢的时光。” 比赛结束后,雷克斯成功活了下来,在英国人面前证明了美国人不是孬种。

” 作为一个美国人,他做得还不赖。” 观众纷纷为他鼓掌。

由于比赛太过危险,从 2010 年开始就没有官方进行组织了。

直到现在都是由一小撮死忠爱好者在自发地举办。

除了一直有 40 辆救护车在比赛期间等着把伤者送到医院,活动自始至终就没有当局介入。

不过格洛斯特郡警察局长奈杰尔 · 阿夫隆认为 86 岁的奶酪制作者戴安娜 · 斯玛特可能要为滚奶酪节上的伤病负责:” 如果你具有为某种行动提供某种工具的能力,那么你就应该为这件事引发的后果负责。”

鉴于每年有超过 3000 人来参赛,格洛斯特县议会发布了警告通知,以确保每个人都意识到与该事件相关的潜在危险。

滚奶酪对参与者和围观者都是危险的活动。活动没有组织,强烈建议你不要出席。尤其不适合儿童。后果自负。

参加滚奶酪比赛不需要任何申请或填什么表格。

只要爬上山顶,蹲下等着开滚就可以了。

许多人把这看成是向无聊世界的开火,是不断挑战想象极限,再把梦变为现实的无限创造。

” 尽管我父母禁止我这么做,但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我终于可以跟所有人说我已经追过奶酪了。”19 岁的玛丽 · 马斯特在此后的 3 周都得带着口罩去学校,但她的骄傲之情溢于言表。

” 表达、创造、探索,是每个年轻人内心的欲望。我们需要通过一些方式来找到表达自己的需要。”

” 就算把鼻梁摔断?” 玛丽 · 马斯特的姑妈问道。

” 是的,就算把鼻梁摔断。” 玛丽 · 马斯特回答道。

这种态度才是年轻人应该有的态度。

但几乎就在突然之间,从 ” 我差不多是个废人了 ” 到 ” 感觉身体被掏空 “,这些消极、可悲甚至绝望的语言已经成了年轻人新一轮的个性标签。

” 丧 ” 文化的弄潮儿习惯于一直被浪拍着走。

因为无法改变的现实或无法预知的未来,而让此刻沉浸在沮丧中是对当下最大的浪费。

而去勇敢地追逐自己心中的那颗 ” 奶酪 “,不带任何扮演和矫饰地保持光明与积极的态度,是更需要勇气的行动。

来源:beebee星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