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抵制圣诞节”?

1186

圣诞节这天,英国新闻网站study international报道了中国某些大学禁止团学组织过圣诞节的新闻。

文章称,中国东北的沈阳药科大学禁止团学组织举办任何包括圣诞节在内的西方宗教节日的庆祝活动,其原因是担心西方文化的侵蚀。

文章提到,尽管共产主义者对基督教一直持取缔的态度,但在1990年代改革开放以后,事情就已经发生了变化,中国在此之后,已经对外国的生活方式和风气展开了怀抱。尽管对中国的宗教信徒而言,社会条件仍然不够良好,圣诞节也还不是一个官方节日,但是《福布斯》撰文表示,对广大渴望有更多节日以供游乐休憩的中国人而言,圣诞节正在变成一个准全民性的节日。并且,中国人自己发明出了过平安夜的方式,例如互相赠送苹果。

文章还说,尽管除了沈阳药科大学以外,沈阳尚未有其他大学出台类似的禁令,但是在2015年,位于西安的西北大学现代学院,也曾出台过圣诞节禁令。此外,浙江温州教育局在2014年也曾下令,要求全温州的高中、初中、小学和幼儿园,都不许举办与圣诞节有关的活动。

这篇文章就这么结束了,尽管2017年圣诞节禁令仅仅发生在中国的一所大学之内,在这篇文章的历史追溯下,就显得好像是全中国大大小小的学校,都在禁止过圣诞节一样。

当然,这种立场并不为这家网站独有,早在圣诞节前两天,每日快报就刊登了一篇文章,标题是“中国抵制圣诞节:限制基督徒,好从‘西方鸦片’里挽救文化”(China BOYCOTTS Christmas: Crackdown on Christians to save culture from“western opium”),文章说,尽管中国是一个无神论的国家,但是圣诞节在中国仍然非常流行,很多购物中心和地标建筑在圣诞节这天都会饰以圣诞元素。但中国人对圣诞节的热情似乎遭到了中国共产党的打压。中共要求人民对圣诞节进行抵制,因为他们担心中国人会被西方文化勾走,抛弃自己的传统文化。

这篇报道很快就遭到了环球时报的嘲笑。环球时报列举了中国人在圣诞节这天的种种表现,声称对圣诞节的官方抵制从来都是不存在的。环球时报表示,英媒之所以在今年炒作“中国抵制圣诞节”的噱头,主要是因为上文提到的共青团沈阳药科大学委员会发布的那份文件。

而共青团沈阳药科大学委员会发布的这份文件的标题是:“关于禁止全校各级团学组织举办‘平安夜’‘圣诞节’等西方宗教节日相关活动的通知”,其内文写道:“节日是在一个国家或民族的悠久历史中形成和发展的一种历史文化象征。近年来,受西方文化、个别商家炒作,网络错误舆论影响,一些年轻人盲目热衷西方节日,特别是‘平安夜’‘圣诞节’等西方宗教节日。为引导广大团员青年树立文化自信,自觉抵御西方宗教文化侵蚀,校团委要求全校各级团学组织,从即日起禁止举办任何与‘平安夜’‘圣诞节’等西方宗教节日相关活动。”

《环球时报》因此称文件“是禁止团学组织举办圣诞节的庆祝活动。换句话说,是对团学组织的约束,不是对学生个人的约束”。

《环球时报》还称,西方媒体以为中国会因为圣诞节的宗教因素对其进行抵制,而事实上,圣诞节传到中国以后,已经完全褪去了宗教因素,变成了一个“吃吃吃、玩玩玩、买买买”的世俗节日。该报引用《福布斯》的话说,“有关中国某高校禁止圣诞节以避免受西方文化‘腐蚀’的新闻,或许让某些人误以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圣诞节败兴者’。但事实恰好相反。在对节日如饥似渴的中国消费者中,圣诞节已成为一种固定活动,为他们填补了在疯狂购物的‘光棍节’与红灯笼高挂的春节之间的节日空白。中国本土品牌也越来越利用以圣诞为主题的促销活动提升形象。在中国,圣诞节仍与西方的疯狂假期相去甚远,但其商业精神似乎颇具感染力。”

在笔者看来,英中两地媒体对中国所谓“抵制圣诞节”现象的报道,仍旧没有摆脱意识形态上的对立立场,而将之上升到了政治层面。事实上,正如一些有关圣诞节来源的考证,圣诞节中一些最重要的元素,譬如圣诞老人,其实是近代商业建构的结果。在资本主义时代,任何一个传统节日,都有可能沦为消费主义牺牲品的可能,与其担心西方文化会侵蚀中国本土传统,或者担心中国人会为了避免本土文化受侵蚀而抵制西方文化,不如一起来思考一下,在资本主义时代,东方和西方如何才能携手并进,共同抵制资本的逻辑,让节日回归其朴素的本义。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