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英国也要反思

614

新年伊始,多家英国媒体报道了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尤其是塑料垃圾的新闻。以1月2日BBC的一篇报道为例,这则新闻标题是:“我们往中国运了多少垃圾?”

文章称,中国最近改变了进口塑料垃圾的法规,这意味着英国不再能够向中国出口某些等级的塑料垃圾。

报道说,尽管英国每年制造的塑料垃圾规模是很难明确的,但是英国本土每年使用的塑料规模,却是有案可稽的。贸易组织Plastics Europe在2014年估计,英国每年使用的塑料约为370万吨。反浪费慈善组织Wrap使用Plastics Europe的数据分析指出,英国的塑料垃圾,也在370万吨左右。

BBC指出,这个数字是指所有的塑料垃圾,可是人们仍然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塑料垃圾进入了再回收渠道。不过,作为包装品存在的塑料垃圾,由于“污染费”立法的存在,其大体规模是可以被搞清楚的。环境署收集了有关这方面的数据,该机构称,在2014年,约有220万吨塑料包装垃圾被制造出来,这个数据被公布在National Packaging Waste数据库中。在2014年,约有842,000吨塑料垃圾进入了回收渠道。而家庭回收的塑料垃圾数量为428,000吨。

那么,又有多少塑料垃圾被运往海外呢?HMRC的UKtradeinfo网站可以为我们提供数据。在2014,2015和2016年,英国每年出口垃圾800,000吨。在2014年和2015年,有500,000吨垃圾被运往中国和香港,而在2016年,这个数字为400,000吨。

因此,英国向中国每年出口的塑料垃圾数量,与英国家庭自主回收的塑料垃圾数量,几乎持平,这个数字不用说是很令人吃惊的。

不过,正如中国最近的新闻所透露的,英国向中国出口的塑料垃圾数量,正在急剧下滑,到2017年10月,每月英国向中国出口的塑料垃圾数量,已经不足10,000吨。

当然,这篇报道是一个事实检查,并不包含对这一现象的分析和评价。但在英媒的其他诸多报道中,也多半提到的是这一禁令对英国人生活的影响。一向“政治正确”,讲环保讲人权的英媒,在这件事上似乎有意无意地轻轻带过了这一禁令对中国和中国民众的意义。

去年中国导演王久良的纪录片《塑料王国》曾在互联网上引起巨大反响,但很快就遭到封禁,当时在Google搜索这部纪录片的名字和导演的名字,首先跳出来的是豆瓣和观察者网的两条信息,但点进去会发现,条目与新闻均已被删除。

正如我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国内会迅速出台禁止进口塑料垃圾的法令,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部反映现实的优秀纪录片会被禁,因为在我看来,片子本身的质量无疑是顶尖的,镜头富有逻辑性,对话简洁有力,叙事冷静从容,即使在批评,在讽刺,也点到即止,没有夸张,能够看出导演的心性温厚,不是故意要揭伤疤,而是真正希望反映一些灰暗的现实,令世人警醒。

片子展示了分布在中国各地处理进口塑料垃圾的企业和工人(这些人中很多都是农民工)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并讲述了这一贸易链条的行成。就我个人而言,这部片子让我对自己的日常生活产生了反思。以前在国内,我从来没有垃圾分类的习惯;来到英国,厨余垃圾、可回收垃圾、不可回收垃圾、玻璃垃圾,都分放在不同颜色的垃圾袋里,我把牛奶壶洗干净,丢进可回收垃圾袋里的时候,可从没想过这个牛奶壶,有朝一日居然会飘洋过海,到达我的母国。看到这部片子里的摄影师翻捡河边的一堆垃圾,从中拾出从英国进口来的垃圾时,我觉得世界简直充满讽刺。你以为你在国外过着现代的环保的生活,垃圾都是在本地处理,循环利用的,孰料这种看似干干净净的生活,竟然有着肮脏的不可见人的排泄渠道,这些排泄物直接落在你自己国家的土地上。

那些靠垃圾赚辛苦钱的村民,割一斤垃圾一毛钱,两口子刨掉生活费,一个月赚2000块,是不是离开垃圾就不能活呢?里面有一个中年妇女说,以前不弄垃圾,不也活得好好的?片中的那些村民,因为处理垃圾而使本地的水被污染,只能用处理垃圾挣来的钱,去买外地的水。

这个讽刺性的循环是消费时代的一个缩影,一个象征。而这些可怜的中国底层人民还只是被动的下家,身处食物链顶端的那些主动的上家,也就是英国这种老牌资本主义国家,难道不应该对自己从大航海时代一直传到今天的疯狂逐利商人本性,产生些许反思吗?

(来源:英中时报 作者:006与W)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