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老牌留学目的地地位受挑战 更多印度人选择留学中国: 学费低还提供工作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英国作为老牌一流海外留学目的地的地位近日受到了挑战。《印度时报》1月7日报道称,最新数据显示,相比英国,更多印度学生选择到亚洲邻居中国留学。

据报道,自2011年11月起就有大量印度学生到中国学习医学,这一趋势现在进一步增加。报道援引专家分析称,由于近期印度国内医学录取标准改革,越来越多致力于从医、同时又在为新医学入学考试挣扎的印度人选择到中国学医。

此外,中国的工程专业也备受印度学生青睐。“去中国留学很划算,它的医学学位受到印度医学委员会认可,课程用英语教授。”印度海外留学专家贾恩说。根据2016年的数据,目前赴中国留学的印度人数为18171,相比,到英国的人数为18015。

贾恩表示,“多数没有通过印度医学入学考试NEET的印度学生都自然会选择中国。去俄罗斯学习的话会有语言问题。”

报道称,中国已成为位列美国、英国之后,受海外留学生青睐的第三大留学目的地。越来越多的印度人选择到中国求学。而英国由于取消国际毕业生留学签证,留学热度有所降低。印度就业与教育顾问古普塔认为:“中国不仅学费比西方国家低,还为学生提供工作。而且,越来越多的中国大学出现在国际排名中,表明他们的教育水平具有国际质量。”

看了一下文章你可能对印度会更了解些

印度人体验中印差异 中国人饮水安全生活幸福

很多人不管有没有到过印度都会对印度的负面印象大于正面印象,这种印象植根于媒体的报道或者是人人口耳相传。那么下面就来看看印度人的良心感慨,体会一下他们眼中的自己的国家和中国。

“我们要给上海颁安全奖”就在华生活和工作的印度人数量,记者先后联系印度驻华使馆和印度驻上海总领事馆,但暂未得到详细答复。

据印度Zeenews新闻网4月6日报道,在中国生活和工作着4.5万印度人。

文章还提到,莫迪去年访美时,曾应邀前往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演说,受到成千上万印裔美国人的欢迎(美国印度裔已超过300万——编者注)。

据一些接受采访的印度人介绍,“北上广”以及义乌的印度人最多,其中北京有一两千人。

上海印度人协会办的刊物称,约有5000印度人在印驻上海领馆注册,很多人是跨国公司或大型机构派驻上海的工作人员和高管。广州和义乌的印度商人多一些。

义乌公安局出入境管理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来义乌的境外客商约44.4万人次,而印度客商就占了1/10,接近4万人次,成为义乌外商最大群体。

数以万计的印度商人在中国合法经营,但难免有个别商人闹出点“风波”,2012年曾发生印度商人因拖欠当地商人大额货款被扣事件。

2009年,怀卡尔当时所在的一家德国企业把他派遣到上海,担任亚太区销售高级副总裁。现在,他11岁的大儿子和7岁的小儿子都在上海上学。

2012年,怀卡尔被选为印度人协会主席,这个2006年由“上海印度女性联盟”和“上海印度商人联盟”合并的印度人社团,在他负责的这3年里,会员从700人增加到1500人。

在印度人协会的网站上,能查到所有委员会成员的手机号和电子邮箱,协会成员的名字和手机号也都在年度刊物上公开。

怀卡尔说,印度人协会经常组织公益活动,联络在华印度人的感情,比如一年一度的印度排灯节公益晚会。此外,他们也愿意为上海市民做些贡献。

去年11月,上百名印度人协会的成员在上海市血液中心参加献血。在今年6月14日“世界献血日”,协会也举行了这样的活动。怀卡尔说:“我们很高兴这样做。”

采访中,怀卡尔再三称赞中国人的守时和勤奋,他还说:“每次遇到新来的印度人,我都会告诉他上海给我们的安全感超过世界很多地方。我们应该给上海颁一个‘安全奖’。”

普拉迪普?库马尔和太太安?丽塔住在上海世贸滨江花园的高层公寓里,天气好的日子,从他们家的客厅能俯瞰黄浦江。在这个高档社区,总共住着七八十户印度人。

在这个高档社区,总共住着七八十户印度人。库马尔来自印度首都新德里,有在日本、新加坡以及中国的香港、上海等地做跨国企业高管的经历。

2006年,库马尔看到中国咨询行业的机遇,创立了自己的咨询公司,同时也是另一家咨询公司的合伙人。他说,那时中国的GDP增速很快,相关政策使跨国企业在中国投资和运营非常容易,商业发展前景很好。

上海的生活让库马尔一家感到满意。谈到在广场跳舞的中国大妈,已经当上奶奶的丽塔说:“中国老年人比印度老年人更活跃,也更快乐,退休仿佛是他们新生活的开始。”

由于一家人都是素食主义者,丽塔还教会来家的钟点工做印度菜,这大大提高了他们在上海生活的幸福感。

现在,丽塔是上海一家名为“米饭妈妈”的公益组织成员,她们致力于帮助上海的弱势儿童群体。

丽塔说:“印度人与西方人差别很大。中国人把我们看成半个外国人,因为我们的语言、相貌,也因为我们的亚洲特性。我很高兴,当地人接纳了我们。”

“印度要学中国的地方有很多”生活在中国的印度人,有时愿意把两国做对比。北京泰姬楼印度餐厅总经理麦赫诺?帕斯塔卡亚来中国24年了,1997年他娶了中国妻子,1998年在北京国贸开了第一家印度餐厅。

帕斯塔卡亚学的是酒店管理专业,毕业后在印度创业,想出一个“工业厨房”的点子,和做外卖差不多,但不太顺利。

几年后,他决定出去闯闯,曾考虑过到颇受印度人欢迎的中东地区,那里有700多万印度人,直到一个朋友问他“要不要一起去中国”。

在那个信息相对闭塞的年代,帕斯塔卡亚对中国一无所知,但他还是做出了选择。来中国不久,就认识了会说英语的郑女士,用帕斯塔卡亚的话说:“印中文化真的有很多不同,我们认真交往、磨合了好几年,1997年才结婚。”

那时候,他想买咖喱等家乡的调料要去友谊商店,但现在方便多了,网购就可以解决。

说起北京的变化,帕斯塔卡亚侃侃而谈:“那时刚修完的二环路、三环路没过多久就又拥堵了。以后北京有七环也不奇怪。”

对于北京的雾霾,他也会抱怨,但他觉得“污染和发展有关,哪个国家都一样,印度也有污染”,而且北京近几年已经好多了,几乎没有沙尘暴。

帕斯塔卡亚在北京开的印度餐厅很受欢迎,吸引了很多社会名流。短短几年内,他又开了两家分店。

生意走上正轨,让帕斯塔卡亚更热衷于传播印度文化,他说:“很多中国人对瑜伽的印象就是减肥美体,其实它更强调呼吸冥想,是用来修身养性的。我希望能尽一己之力,让更多中国人了解印度。”

来自印度南部城市安得拉邦首府海得拉巴的珊妮,是独生女,她有个好听的中文名字“月光”,是当年一个去印度的中国女孩给起的。

月光很喜欢这个名字,来中国后,她得知“月光”有了新的含义,不过,这个开朗的女孩笑着说:“在中国发展不可能成‘月光族’的,这也是我来中国的原因。”月光说,印度人口多,很多人都有兄弟姐妹,所以像她这样的独生子女很少见。

月光的父亲曾在英国、中国香港经商,她13岁首次来中国时第一站就是香港,然后又去了广州和深圳。月光说:“你问100个印度人刚来中国时是否适应,可能99个都说不适应,因为印中的文化差异很大。

可是我很适应,我想是因为从小到大我一直都和中国有联系的原因。”现在,她最喜欢的中国小吃依然是粤菜系中的虾饺。

一年半前,月光到北京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MBA。谈到为什么放弃美国名校而选择中国大学时,月光说,印度以前是英国殖民地,印地语和英语都是官方语言,她在印度的商学院里学到的知识也都以欧美为范本,因此,选择去美国留学意义不大。

相反,她认为,再过二三十年中国肯定能超越美国,因此,她想“毕业后留在中国工作,见证历史”。

月光说,印度要向中国学习的地方很多,我注意到中国商场里的售货员、旅游景点咨询处和高速公路收费站等服务场所的工作人员多是女性,而这些工作在印度都是由男性来做。

“我在中国有3份工作,所以都没时间刮胡子了。”来自印度班加罗尔的尼廷?达尼一见面就和记者开起玩笑。在意大利读研时,一次到上海实习的机会让他对中国产生兴趣。

2011年毕业后,达尼来到上海,现在,他是一家名为“绿色倡议”的环保组织负责人,同时兼职做室内摄影和建筑咨询。“绿色倡议”经常组织宣传环保的活动,如每月邀请环保产业的相关专家和高管讲座,每次参加的人数都有上百人。

达尼对政治话题不感兴趣,但更关注中国政府的环保举措。达尼说:“在印度,环保问题还没有像在中国这样被重视。印度政府面临的主要挑战仍是电力、供水等基础设施建设,大气污染和食品安全问题最近才被重视。”

达尼认为中国政府的治理很出色。他举例说:“与上海相比,班加罗尔的交通很差。10公里的路程,我需要花一小时甚至一个多小时。”但他觉得,印度在旅游业上有优势,景观和风俗仍保持原貌,但在中国,“所有的东西都被装点过,越来越西方化”。对达尼来说,他希望可以简化来中国的签证手续。

在中国喝水不担心闹肚子。《印度教徒报》曾发文:在中国,热水是多种多样的 对初到中国的人来说,简简单单喝一杯水都是一种考验。当你在夏日匆匆跑进餐馆,大汗淋漓地向服务员要一杯水,送上来的很可能是一杯滚烫的茶,能把舌头烫掉一层皮。

中国人喝的水分为不同种类,这从汉语里饮用水的多种叫法就可看出:滚烫的“开水”、热乎乎的“热水”、比热水温度略低的“温水”,以及看似冰凉其实微温的“凉水”。如果你想喝不热的水,就只有开口要“冰水”,即便这样,有时端到面前的仍是一杯热水,只不过里面加了一块能迅速溶化的冰块。

事实上,许多中国人很少喝“白水”,他们一天到晚喝“茶水”。

对生活在中国的印度人来说,中国人的这种喝水传统未免令人奇怪和失望,因为印度人习惯于喝凉水解渴。但是,这种传统其实挽救了无数生命。把水烧开再喝是一种有力的预防疾病的法子,可以比得上最先进的疫苗。

如何获得清洁饮用水是当今世界面临的最紧迫的卫生挑战。

全球因不洁饮水引起的腹泻造成儿童死亡的人数要多于艾滋病。据联合国最新数据,全世界每年约有180万儿童死于腹泻。

在这些因腹泻死亡的人当中,印度占了很大比重:一年45万。相比之下,在人口超过印度的中国,腹泻引起的死亡人数每年只有印度的1/3。

令人吃惊的是,印中其实在获得清洁饮用水和卫生设施的相关指标上相差不大。两国1990年持续获得清洁饮用水的人口比例都是70%。到了2004年,中国上升为77%,印度甚至达到86%。

许多到印度的游客都容易闹肚子,轻一点的得“德里肚子”,重一些的住院治疗,绝大部分是因饮用被污染的水引起的。大多数游客不愿用自来水刷牙,旅行社甚至建议游客自带洁水装置。

而在中国,外国游客当然也会闹肚子,但不是普遍现象。许多人知道“德里肚子”,但从未听说“北京肚子”。住在中国的外国人大多不用担心水不干净,首要原因在于中国的水都是煮开才喝的。

当然,开水并不能完全解释印中腹泻人数的差异。但不管怎样,对中国人来说,喝开水的习惯足以预防疾病。下一次你到中国发现难以喝到一杯“简单”的水时要记得这一点。

 

(来源:凯迪社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