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性骚扰#MeToo运动在中国难扩散?

256

BBC在1月6日报道了中国的性骚扰事件,对在网上广泛流行的抵制性骚扰的#MeToo网络行动能否在中国顺利传播提出疑问。

新闻介绍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毕业生罗茜茜公开实名举报该校陈小武教授性骚扰女学生的事件。罗茜茜使用微博帐号“cici小居士”发布《我要实名举报北航教授、长江学者陈小武性骚扰女学生》一文,文中描述了计算机学院教授陈小武在十二年前对其性骚扰的经历。文章在一天之内就获得了300多万次的浏览,引发了中国网民有关性骚扰的热烈讨论。

事发之后,北航宣布陈小武已经被停职,针对此事的调查正在开展当中。

目前罗茜茜在美国生活,她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席卷全球的反骚扰行动#MeToo给了她“很多勇气”,使她敢于站出来实名举报自己曾经遭遇的性骚扰事件。

全球已经有数百万人参与了#MeToo行动,与他人一起分享自己遭遇性骚扰的经历,这些受害者的声音汇聚起来,形成了非常强大的舆论力量。然而,BBC指出,这个网络行动在中国社交媒体上似乎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主动参与其中、愿意与他人分享自己遭遇性骚扰经历的人就更少。

很多中国妇女组织都在鼓励有过遭受性骚扰经历的女性,仿效罗茜茜的行动,但她们均认为,如果#MeToo在中国也传播开来,其形式肯定与国际上的现有形态不同。

旨在抵制性暴力的非政府组织Equality的共同创始人冯媛(Feng Yuan)说,罗茜茜在公开自己的经历之前,已经做了非常仔细的筹划,在面对公众时态度也足够灵活,这是她此次实名举报能够取得良好效果的重要原因。

在将这个案子递交北航官方之前,她与其他几名也曾遭遇陈小武性骚扰的女性联系,收集了很多证据,包括录音。她耐心地等待了很长时间,直到北航官方决定对陈小武停职之后,才在社交媒体上公布自己调查所得的材料。

冯媛表示,要让其他遭遇陈小武骚扰的女性也像罗茜茜那样公开自己的经历,可能会很困难。她说,“中国针对性骚扰事件没有相关立法。学校和官方机构对这种事,也没有正当的应对机制。其他受害人,不像罗茜茜准备得这么充分,她们即便公开自己的经历,也不会得到太多关注。所以,罗茜茜这次挺身而出,受到公众的注目,是非常罕有的事。”

BBC分析说,在中国,性骚扰通常会被视为“潜规则”。这个词汇意味着,大部分人认为那些性骚扰的受害者都不是真的遭遇了什么不公之事,而是在半推半就你情我愿的状态下屈就了对方,目的是为了在事后得到好处。女性主义者李思磐(Li Sipan)认为,所谓的“潜规则”暗藏着一种谴责受害人的基调,忽视了这些受害人在面临强力胁迫时,是多么脆弱的处境。中国社会中流行的“潜规则”认识,是很多受害人不敢讲出自己遭遇的原因之一。

BBC还提到,在西方,#MeToo行动主要是在娱乐行业开始发起的,逐渐扩散到体育和政治领域。可是在中国,这个行动主要是在大学发起的。

但中国女性主义者萧美丽(Xiao Meili)对此并不觉得意外。她告诉BBC,“在中国,教授和学生之间的力量不对等,是非常可怕的”。中国人对教授掌握的巨大权力,有广泛的认可。他们可以阻止学生发论文,停止他们的研究项目,不让他们毕业。这意味着,如果惹恼了教授,那么一个人的学术生涯就会彻底终止。

BBC在报道的最后提到了中国的女性主义者遭到拘留甚至逮捕的事情。对中国的性别平等运动的未来,显然持悲观态度。

事实上,我对此也持悲观态度。欧洲最近不是有一百名妇女发声,认为反性骚扰运动伤害男性,表示要捍卫他们求欢的自由吗?堡垒常常是从内部攻破的,想想中国到处都有的女德班,就能发现,在追求性别平等运动的道路上,那些妨碍进步的人,不一定是男性,而很可能就是与#MeToo的参与者们,持有相反意见的保守分子。这些保守分子,有时候可能以更激进的面貌出现。

1月9日,包括法国著名演员凯瑟琳·德纳芙在内的众多女性艺术家、医生、记者在法国《世界报》上发表公开信,表示她们捍卫男性纠缠求欢的自由,持续、笨拙的勾引并不算犯法。她们认为,一些男性只是碰了某位女性的膝盖,或者发送了性暗示的短信,却因“#MeToo”活动失去了工作。公开信中提到,“我们捍卫纠缠求欢的自由,这对性自由来说必不可少”。这些为了捍卫“性自由”,而努力否定“对性暗示说不的自由”的激进派,对性别平等的进步,究竟是促进,还是阻碍,需要人们更进一步的观察与思考。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