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宣言」背后的反思

32

“亲爱的,你看现在葬礼也可以全世界直播了,而且你想请什么明星来参加都可以。”一位老奶奶指着报纸上的图片说道。

在她身边的老爷爷扫了一眼图片后,严肃且认真地回应道:“等我走的那天你可不允许直播我的葬礼啊。不过,邀请明星的话,我可得要好好想想。”

老奶奶看了眼一本正经的老爷爷,自己偷偷地笑了。

反倒是我不禁好奇起来,究竟是什么人的葬礼竟然能上报纸,还请来了众多明星?于是,我瞄了一眼老奶奶手中的报纸。

原来,那不过是本届金球奖的图片报道。而刚刚那番对话,我不知道是英国人特有的冷幽默还是老奶奶故意地调皮捉弄。

的确,这一届金球奖为了力挺「女性权益」和反对「性骚扰(侵犯)」,无论男女都以黑色礼服作为参与该项盛事的「dressing code」。这场关于「Me Too」和「Time’s Up」的黑色宣言在新年伊始便成为本年度好莱坞的「重头戏」。

在金球奖的开场秀中,脱口秀主持人塞斯·梅耶斯(Seth Meyers)一上来就毫不客气地说道「女士们和剩余的男士们晚上好」。顾名思义,有些男士,比方说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ain)、凯文·斯佩西(Kevin Spacey)等人就无法参加了。

但这只是个开头而已,接下来梅耶斯更是火力全开。他继续调侃道,近来好莱坞的男士们,一听闻自己的名字被提及就紧张万分,可是今晚在座的男士终于不用担心自己被点名。此外,梅耶斯还讽刺道,韦恩斯坦在20年后很可能会回到金球奖的「缅怀」环节,但那应该是嘘声最多的时刻。

自从韦恩斯坦的丑闻曝光以后,女性主义运动似乎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点。而权势、多金、男性白人等字眼更时不时与歧视,甚至是性骚扰等词语沾上边。

有许多机构,尤其是有「象牙塔」之称的学术机构对于「女性主义运动」或「性别歧视」等问题甚为在意。于是,只有女性才能参加的学术会议、编程活动在学术界纷纷展开。而学校人力资源中心还会刻意打电话询问在校的知名教授,尤其是男性教授,对是否支持女性学者等问题的看法。

对此,一些学者调侃道,这种只有一项选择的问题,除非是想自我断送前程的人,谁都知道该怎么回答,这简直是浪费时间。而至于说那些只有女性才能参加的学术活动,也总免不了会收到来自女性的抗议,因为她们既不希望自己被贴标签,更觉着这样的做法似乎在歧视男性。

当然,关于「女性主义」和「反歧视」这个事情的确有它存在的益处。比如说,只要涉及到女性主义题材的影视作品基本鲜有差评,像《神奇女侠》,而一部涵盖了黑人文化外加同性恋题材的电影更是有可能获奥斯卡奖,像是《月光男孩》。

再回到学术圈,如果一个非白人的学者,哪怕只是学生,只要他们在合理的情况下打出「少数族裔」的牌,又或是在遇到刁难时善意地提醒对方「歧视」二字,那么很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即便他们知道自己不过是一枚代币(token),但只要对自己有益,又何乐而不为?

可问题来了。我们都听过一个词叫做「物极必反」。我们很难去鉴别每一件所谓丑闻背后的真实性,更无法避免「种族」、「女性」、「性骚扰」等字眼的被滥用。我只怕到头来,这一切会演变成《狼来了》的故事或是「祥林嫂」的悲剧。

不可否认,现在的确如狄更斯在《双城记》中所写的那句话一样,对于少数族裔、女性以及曾被边缘化的人群来说,「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但在我看来,当有些权利被利用或滥用后,接下来的后果恐怕不堪设想。毕竟,那些原本就在暗处虎视眈眈的人们就等着一个机会。是的,有时候就只需要一个机会,就能把一切打回原形,甚至万劫不复。

我们不要忘了狄更斯在《双城记》中接下来的那句话——「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还有:「这是智慧的时代,也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任的时代,也是怀疑的时代;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绝望的冬天;我们面前应有尽有,我们面前一无所有;我们都将直奔天堂,我们都将直奔地狱……」

人们常说,有些话是不能摆在台面上说的。可现在能摆得上台面的话语似乎越来越受限制,而台下因此充满着各种暗涌。只怕哪天有一个小小的缝隙或是缺口,让那台底下的暗涌喷发,之后再想挽回恐怕却已为时过晚。

(来源:英中时报 作者:006与W)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