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美国开监狱每年赚50亿,囚犯的钱太好赚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美国,这个只占全世界 5% 人口的国家,

却关押着全球四分之一的罪犯,

在这令人不解的现象背后,

暗藏一个每年创造 50 亿利润的私立监狱产业。

自 2017 年特朗普上任以来,

美国监狱类股价形势大好,

和奥巴马执政时期面临终结的窘境,

可谓天壤之别,

媒体甚至将这些私立监狱称为 ” 吸金监狱 “,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囚犯:” 一个不想离开的地方 ”

在路易斯安那州偏远地区的一家私营监狱,囚犯哈利正 ” 愉快 ” 地度过他的服刑期。

” 在这里感觉比公立监狱好得多 “,四年来,他一直出入于美国各类不同的监狱。

在公立监狱会完全失去人身自由,不能随意走动,我们没有餐厅,所以他们会把饭送到牢房,并且经常是在你熟睡时点名,硬生生地把你从梦中拉起来,逼你端坐在那里。

而私立监狱截然不同。

看起来和学校单间没什么两样了

这里的收费模式与价格和酒店类似,从 0 点开始计时,按人头和天数收取床位费。每个床位的费用为 40-60 美金,一些 ” 豪华 ” 的样板房则收费 70 美金。

住进这里哈利不需要担心床位费,因为政府已经替他买单,他完成每天 6 小时的工作即可。

虽然一个月下来只能拿到 20 美金的酬劳,但他可以学到木匠、园艺、电脑应用、建筑装修、电器维修等等各种手艺。

对于这些事情哈利并没有什么抗拒,毕竟这些技能培训放到社会,可需要不少学费。

一段日子下来,小到缝缝补补的针线活,大到敲敲打打的体力活,个个都不在话下。

结束了每天 6 小时的工作,还将得到专业的职业规划培训,以便帮助他们更好地适应社会。

只要有学习意愿,监狱的图书馆大门也随时敞开。

通过远程教育课程系统,监狱会帮助囚犯准备高中毕业水平测试(GED)或研究生入学考试(GRE),蹲完监狱出来就成了读书人,想想有点小激动呢。

这还没完!学习之余,私立监狱的运动设施也很完善,足球场、篮球场、桌球台,可以随意选择想要的项目放松心情。

今天上个瑜伽课,明天打个羽毛球。

要是觉得运动量太大,就打打桌球,聊聊天。

连监狱长都说,私人监狱吃饱穿暖还可以赚钱的生活,让很多囚犯到了刑期都不想出狱。为了重新回到监狱,有的人甚至故意犯罪,并强烈要求更长时间的监禁。

事实上,美国私立监狱这一传统早在 35 年前就已兴起。光是依靠囚犯的劳作盈利,私立监狱已成了华尔街投资者们升值最快的 ” 摇钱树 “,创造着年均 50 亿美金的利润。

然而,为什么企业能够 ” 靠囚犯发财 “,政府又默许着这个庞大的利益网络?这一切,都要从美国 20 世纪的时代背景说起。

监狱长:” 蒸蒸日上的上市公司 “

20 世纪 80 年代的美国,毒品买卖猖獗,由南美洲毒枭建立起的毒品网络,将大量毒品走私贩卖至国内。震怒的里根政府宣布 ” 毒品战争 ” 策略,大力打击毒品买卖与非法移民。

就在这项举措取得成效的同时,美国抓捕的罪犯数量创下新高,政府不得不面对犯人羁押这一严峻的现状。

面对庞大的罪犯数量,现有的公立监狱体系已不堪重负,哪怕新建监狱,也需要经历繁琐的审批流程,耗费四、五年时间。

美国拥挤不堪的监狱,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 25 万人,

增长到目前的 240 万人

1983 年,时任田纳西州共和党的主席 Thomas Beasley 正在为监狱人满为患、预算拮据的问题发愁。

这时,Thomas 想到自己的两个朋友,一个是律师 R. Crants,另一个是美国惩教协会主席 T. Don Hutto。三个好友聚集在一起,突然灵光乍现 ” 公家监狱不够,我们自己开呀。”

于是,全美第一家犯罪监狱公司 CCA 正式应运而生。

全美第一家私立监狱公司 CCA ( Corrections Corporation of America ) ,三位联合创始人

最开始,三人租下田纳西州首府纳什维尔一家汽车旅馆,花了 3 个月的时间将它改造为临时监狱。

CCA 不仅帮国家解决了人满为患的罪犯关押问题,得到了政府的补贴,其联合创始人还摸索出一套稳赚不赔的 ” 商业模式 “(文章后面会讲到),导致此后 CCA 如同开了挂一样在美飞速发展。

1994 年,CCA 公司在证券交易所上市,通过股票融资获得更大的利益。2011 年,CCA 实现收入 17.3 亿美元,纯利润 1.6 亿美元。

从州监狱、联邦监狱、移民拘留中心到看守所,

CCA 各级各类的监狱分布在美国 50 个州内

CCA 发展至今,已拥有 65 个劳改设施,近 1.7 万名职工,超过 9 万个床位,关押着 8 万个囚犯,占了全美私立惩教市场 45% 的份额。

在过去的 10 年里,CCA 的年收入平均每年增长将近 8000 万美元,《福布斯》杂志更曾在 2007 年将它评选为 400 家 ” 美国最优秀大公司 ” 之一。

” 请把更多的人关进监狱,我才有钱赚 “

在监狱产业飞速膨胀的背后,眼尖的商人们早已意识到,是美国居高不下的犯罪率、严厉的量刑政策和日益增加的非法移民,供养起了这桩长盛不衰的利益产业。

CCA 高层每年都会投入巨额经费游说美国政府,影响立法机构的判决,试图增加犯人服刑时间,实施更严厉的标准,以达到 ” 把更多人关进监狱 “,” 在监狱关得更久 ” 的目的。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自 1989 年以来,美国最大的两家私立监狱公司 CCA 与 GEO 惩教集团已在资助政治候选人和游说上投入超过 3500 万美元。

据记载,1980 年代早期,联邦法规定的犯罪行为有 3000 余项,而到 2008 年这个数字已经上升到 4450 项。

法规越细枝末节,囚犯数量也就与日俱增。

曾经的地产商人,现在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已看清了这一切。在他上台前,就表示将大力推广监狱私有化。据《纽约时报》报道,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第二天,美国 2 只监狱概念股 CCA(后更名为 Core Civic)和 GEO 的股价分别窜升 43 和 22 个百分点。

在美国这个商业国度,金钱和政治是一对密不可分的 ” 搭档 “,而在私立监狱产业这张庞大的利益网络中,数目庞大且源源不断的囚犯,便是产业链上核心的棋子。

据 CCA 的 2011 年财报显示,私立监狱每接收一名犯人,每人每日就可以从中获得政府 58.48 美元补贴,去除运营监狱所需的支出,可以净赚 18.33 美元。

CCA 在劳伦斯维尔的一所监狱里,超过 750 名犯人只有 5 名卫兵看守,囚犯 ” 表现良好 ” 可以获得减刑,但任何违规行为都会再加刑 30 天——这意味着更多的利润。

能够参与到私立监狱产业的财团如同挖到了金矿,从 IBM、联想、戴尔、到微软、摩托罗拉、露华浓纷纷涌来,那些你熟悉的全球 500 强,都可能是私立监狱的合作客户。

不同企业的需求各不相同,生产线从军用物资、家庭产品到办公用具一应俱全。

有利可图的私立监狱产业日益在美国根深蒂固,滋润着许多特殊利益集团。为了获取更大利益,一些企业解雇员工从而与私立监狱签订协议。一家原本位于墨西哥边境附近的组装厂不惜关闭业务,迁往加州圣昆廷州立监狱附近。

前俄勒冈州众议院凯文 · 曼尼克斯甚至以,” 我们为您提供有竞争力的监狱劳动力,不会有任何运输费用 ” 为由,敦促耐克公司削减位于印尼的生产线。

企业的介入无疑了提高监狱行政体系的效率和监狱的服务水准,但将私立监狱产业化后,公私边界的日益模糊化。《赫芬顿邮报》就曾批评到:

” 私立监狱已成为繁荣产业。借口严厉打击犯罪,政府填满企业捐助者的牢笼,也充实着自己的金库。”

在私立监狱出现后的这 35 年内,美国的犯罪率增长了 500%。有相关司法项目负责人指出,在制定刑事司法政策的过程中,不是考虑如何减少犯罪或者节省纳税人的钱,而是被刑事司法系统的经济效益所驱动。

据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报道,曾有 6 万美国非法移民表示在羁押期间,被强制要求进行免费劳作。他们也就此向私立监狱提起了诉讼。

” 这些在羁押期间,被强制要求工作,并未给于正常工资的人,我们给他们起了个名字——奴隶 ” ,美国一位参与公民自由国家监狱项目的律师表示。

从人权问题到监管缺失下的勾结腐败,美国私立监狱开始饱受公众指责。

监狱是维护社会不平等的铁拳。但当初为缓解危机创立的私立监狱体系,如今却助长着走高的犯罪率,演变为政治影响力与日俱增的利益集团,这不禁让人反思,权力的边界到底在哪里?监狱的意义又是什么?

来源:这里是美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