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礼拜堂的进化简史:从单一到多元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机场宗教服务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根据国际民航的统计,全世界有140个机场有特别配备的礼拜堂,250个机场有专属牧师。就以美国来说,20个最大的机场中,有16个都有自己的礼拜堂或冥想室。从社会学的角度看来,它们反映了美国宗教适用于更广泛空间时的变化模式;而从旅行者的角度看来,它们只是简单地激发了人们的好奇心:机场为何要开设礼拜堂?都是什么人在使用它们呢?

最早开进机场的礼拜堂

在美国,最早的机场礼拜堂建立于1950年代,是为员工而非乘客设立。1951年,波士顿大主教Richard J. Cushing在波士顿洛根机场(BOS)建立了美国首个机场礼拜堂,它只对于在机场工作的人们开放。教堂设有一个不大的霓虹灯指示牌,在献堂典礼上,Richard大主教亲临礼拜堂念了祝辞。不久之后,第二座礼拜堂在当时的纽约艾德威尔德国际机场、如今的肯尼迪机场建立。

波士顿大主教Richard在洛根机场礼拜堂的献堂典礼上

继天主教礼拜堂之后,基督教的礼拜堂也开始落户机场,首个基督教礼拜堂的地点仍旧位于纽约肯尼迪机场。1970年代和1980年代,亚特兰大的哈茨菲尔德-杰克逊机场、德克萨斯的达拉斯机场等也纷纷开设了供基督教信众礼拜的教堂。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教堂往往距机场有着一定的距离,因此,想参观它们的旅客不得不走出机场,从外面进入。

更加包容的宗教精神

在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相接的年代,单纯强调信仰的礼拜堂逐渐变得不受欢迎。机场的礼拜堂除了服务于信徒之外,也逐渐成为更加多元化的空间,为匆匆赶路的人们提供一方安静休憩的场所,或是供疲惫的旅行者沉思。

譬如在旧金山国际机场的礼拜堂,又被称为亨利·伯曼的冥想室(Reflection Room),伯曼是旧金山机场委员会的前主席,这个由他提议建造的礼拜堂如同其名称,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安静的等候室,里面布满绿植与长条形状的座椅。一个看上去没有任何宗教符号或与宗教有明显关联的小屋子,可为有宗教信仰的人们提供不受打扰的空间。2012年,冥想室的旁边还设立了世界上首家位于机场的瑜伽室。

旧金山国际机场的瑜伽室位于冥想室旁边

亚特兰大机场的冥想室同样类似,只有几张椅子和透明的玻璃入口,看上去像一个供旅客们安静思考的空间。在北卡罗莱纳的夏洛特国际机场,礼拜堂内甚至放有不同的宗教经文,以及相应的祈祷地毯、念珠等辅助用品,以便服务于不同信仰的人们,普通游客也可以来此领取一些悲伤、宽恕等不同主题的心理治疗的小册子。

亚特兰大机场的礼拜堂有着时尚现代的外观

不同的机场,不同的规则

上述的例子还包含着关于机场礼拜堂的另一条普遍规律:不会有两个机场拥有看似一样的机场礼拜堂,换言之,每座机场的礼拜堂都是不同的。其中的原因主要在于宗教的地域性影响:一个城市所提倡的宗教文化,通常是当地的历史、文化以及人口——包括该地区的宗教人口组成及其影响力的大小——等不同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在另一个城市也许完全不适用。

譬如,有的机场允许神职人员利用公共广播系统宣布宗教仪式的开始或结束,另一些机场则禁止这样的公告,譬如芝加哥奥黑尔机场的礼拜堂,不仅对于宗教集会有着严格的规定,甚至不允许机场牧师在礼拜堂周围摆放任何具有宗教含义或暗示的标志。

波士顿洛根机场礼拜堂的入口有着明显的宗教标示

不同的机场礼拜堂所在的位置也有所不同:大约有一半的机场礼拜堂位于安检关口之外,另一半则需要人们进入安检关口之后才能进入。通常,礼拜堂的符号是一名弯下膝盖的祈祷者的标志,在机场的地图和指示牌上都有明确的显示,不过,即便如此,大部分机场礼拜堂仍然很难被发现。

机场礼拜堂大多标识清晰,但通常难以被一般旅客发现

未来会怎样呢?

尽管机场礼拜堂的存在形态总体来说仍然偏于保守,但它们的数量的确在逐渐增多,以美国为例,全美只有四座没有礼拜堂的大型机场:拉斯维加斯、洛杉矶、费城以及纽约的拉瓜迪亚,据悉,拉瓜迪亚已经把开设机场礼拜堂列入计划中,目前,机场的天主教牧师可以在指定的会议室内举行宗教仪式。

因此,下次在机场停留的过程中,不妨顺道去机场礼拜堂看一看,它们不仅是宗教信仰者在旅途中的精神殿堂,对于路过的旅客来说,也是一窥当地宗教精神和文化的独特窗口。

来源:界面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