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英国福利制度

70

西欧的福利制度,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人艳羡的对象,但对于身处其中的英国人而言,这个福利制度究竟是“福”,还是常常折磨人的,给人带来额外痛苦的渊薮?昨天,BBC的网站叙述了一个几乎被英国的福利制度摧垮的中年人的故事。

这名中年人名叫托尼·莱斯(Tony Rice),是一名性情随和的男子。在离开学校之后,一直从事体力劳动,受雇于Hawker Siddeley公司,干些建筑、粉刷、开吊车之类的活。

在与女友分手之后,由于无法独自负担公寓月租,他只好搬回去与父母同住。他与父母关系很好。他的父亲患有肺癌,母亲心脏有点问题,一家三口住在伦敦东北部的廉租房中。每天早上,闲不下来的父亲都会在花园里忙活半个小时,而托尼也常常驾车带父亲出去兜风,因为患病的父亲不喜欢整天窝在室内。

正当生活平稳地运转之时,不幸发生了。他的母亲在做完一次心脏搭桥手术不久后突然去世。而父亲身上的癌细胞也很快从肺部扩散到全身,父亲也死了。前后不到两年时间,偌大的房屋里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

父母去世后,地方议会要求托尼更换房屋,搬到一间小点的的公寓去,托尼照办了。此后,不再需要照顾父母的托尼开始以上门推销雅芳产品为生活来源,但可能由于年轻时常年累月的体力活,以及很久之前发生的一起车祸,他的颈部和背部都产生了严重的不适感。更倒楣的是,在一次应邀去朋友的朋友家喝酒时,喝多了的主人抽刀将他刺成重伤。这场飞来横祸让托尼患上了严重的创伤后精神失调和抑郁症。他从此恐惧人群,对任何人都不再信任。

医生认为,由于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再加上肉体上的旧创新伤,托尼已经不再适合工作。这样,他开始领取失业福利(Employment Support Allowance)。同时,福利机构还直接向地方议会支付租房补贴,以支付托尼的房租。但几周后,工作和养老金部(DWP)把托尼叫去进行工作能力评估,在问完一长串复杂且奇怪的问题之后,评估师决定,托尼仍然可以工作。于是,托尼收到的福利全部停止。没有收入,又无法工作,托尼只能去食物银行领取食物。当然,他还得不停地去就业中心询问有没有工作可以做。

消瘦、疼痛、抑郁,就在世界的黑暗一点点地落到托尼头顶上,几乎要把他彻底淹没的时候,七个月后, DWP突然告诉他,现在他有资格领取福利了,而现在发放的是一种新型福利:通用补贴(Universal Credit)。与以前分成生活福利与房屋补贴等分项不同,这种福利是把所有补贴一次性发到你的帐户中,包括租房补贴。这是保守党政府引进的一项重要福利改革。

但对托尼来说,为什么他突然又有资格领取福利了,这种福利跟以往有什么不同,他统统不知道。没有人向他解释。

但故事没有在这里结束。DWP突然召唤托尼到就业中心开会,让他讲讲自己为找工作付出了哪些努力。但托尼没有收到消息,没有信件通知,没有人告诉他,他也没有电脑。因此,错过了开会的他受到惩罚。每个月317.82镑的生活福利被扣除了。但这个决定也没有人通知他。托尼只知道自己每个月收到的钱似乎少了,但他并不知道这是惩罚。这样的惩罚持续了212天。

由于不知道通用福利的钱包括了现在需要自己缴纳的房租,托尼也拖欠了一大笔房租。在欠款超过一万镑时,地方议会决定向法庭起诉,将他逐出房子。

即将在耶诞节流落街头的托尼终于运气好转。他去找了法律顾问。幸运的是,慈善组织为他找到一位免费律师,助他打赢了官司,重新赢回了福利。在法庭上,法官说,类似的案子已经见过太多。

整个故事一波三折,留给我们的问题很多,比如,DWP在判断一个人是否有能力工作时是否有绝对的权力?福利的本质究竟是什么?领取福利的人都是不愿劳动坐吃等死的懒汉吗?

在很多人(尤其华人和上中产白人)眼中,福利好像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是一种恩赐。但现实中,人都有旦夕祸福,谁能保证自己一辈子顺顺利利一直上升,不会在某一天落到无家可归的田地?福利不是一种赏赐,是一张安全网。在一个纳税人组成的社会里,它是每个纳税人为自己交的一种担保,担保自己在某一天遇上生活的风险,不至于真的沦为乞丐。而那些领取福利的人,不过是不幸地真的落到了这张安全网上。

人都有向上生活的动力,我们不应预先判定,那些前来领取救济的人都是不愿劳动的懒汉。如果不做这样的有罪推定,托尼这样的人间戏剧,也许可以在更大程度上得到避免吧?

(来源:英中时报 作者:拉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