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记》登陆伦敦:展示似是而非的中国戏剧美学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1月25-27日,英国伦敦Hackney Empire剧场上演由广州话剧艺术中心制作的《邯郸记》。广州话剧艺术中心版《邯郸记》诞生于2016年,是对中西方两位戏剧大师——汤显祖、莎士比亚逝世四百周年的致敬。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Hackney Empire剧院是伦敦东部的文化地标。《邯郸记》的上演为哈克尼多元的文化添上一笔中国元素。

《邯郸记》由中国明代伟大戏剧家汤显祖所作。汤显祖辞官归隐后,创作了为后人称道的“临川四梦”—— 《牡丹亭》《紫钗记》《南柯记》《邯郸记》,而《邯郸记》正是这“四梦”中的最后一梦。《邯郸记》中的卢生在邯郸客店中遇到仙人吕洞宾,用其所授瓷枕,睡梦中历数十年富贵荣华。醒来,店主炊黄粱未熟,官海沉浮只是黄粱一梦。幡然醒悟的卢生随吕洞宾而去。

导演王筱頔将《邯郸记》用全新的形式重新搬上舞台,,以“词剧”的概念,融合了戏曲和话剧,呼应了莎士比亚的“诗剧”。它以简约写意的舞台风格,通过华丽夸张而不失分寸的服装造型,展示人性的矛盾和复杂,营造出虚实相生的东方美感。王筱頔特别希望英国观众能够领略中国——这个有着五千年文化历史的民族美学,通过《邯郸记》的演出感受到’似是而非’的中国戏剧美学意境。

《邯郸记》将中国传统戏曲元素与现代话剧创意结合,之中加入了快板等中国传统元素,并融入量身订做的音乐、唱词和舞蹈,大量保留了汤显祖《邯郸记》的原词,在展示经典的同时,融入了诙谐的内容,使之与现代人的审美达成了共识。京剧大师关栋天参与演出清远道人,浑厚的唱腔响余音绕梁。

符合“梦境”的表演状态

王筱頔表示,英国拥有深厚的戏剧历史,莎士比亚和汤显祖是同一时代的戏剧大师,能带着中国的作品到英国来是自己长久以来的一个心愿。“《邯郸记》普遍被认为是对明代官场黑暗腐败的抨击。其实,这是汤显祖本人仕途经历的回顾,因为最有感触,所以是成为一系列品中的最后一梦。他回头笑看自己的经历,善意地讽刺自己不具备走仕途的潜质。这番难得的人生境界,敢于否定自己的态度,在今天看来还是非常感人。”

广州话剧艺术中心版《邯郸记》与原著相比,有所改动。王筱頔认为,这些改动是基于自己经过大量研究后对汤显祖的认识。“原著中吕洞宾给了卢生一个瓷枕,吕洞宾为了度化卢生而制造了一个梦。经过改编的版本中,卢生自己做了梦,对自我得到认识。中国古代的知识分子学而优则仕,唯有仕途可以证明自身价值,他们不愿鸡鸣狗盗苟且一生,也想仕途坦荡。这种矛盾的心理体现了知识分子的傲气和无奈,于是在梦里实现了现实中不敢做、不屑于做的事情。”

剧中对“鸡”与“狗”的生动刻画展示了“鸡犬升天”“鸡鸣狗盗”等含义。夸张和诙谐的表演让人回味古代官场文化的百态。王筱頔在剧中融入了虚实相生的中国写意美学原则,把众多独具特色的元素达到和谐统一。演员们达到了一种符合“梦境”的表演状态,用中国传统戏剧的身段和现代话剧的表现方式吸引了各个年龄层的观众。写意的山水幕布在舞台流动,幕布和灯光典雅的色彩更增添了梦境的魅力。

《邯郸记》中传统戏曲造型细腻,戏服穿着的顺序、配饰的颜色等都有考究安排。为了凸显故事里梦里梦外的差异,服装在梦中色彩斑斓,现实中以灰调为主,造型和色调的对比强烈,让人感叹两个世界的反差。《邯郸记》中拟人化的动物角色被赋予了极具个性的现代服装造型。这些充满含义的服装由世界顶级舞台造型设计师李锐丁一手操刀。李锐丁曾为奥运会开幕式、亚运会闭幕式、上海APEC会议、芭蕾舞《梁祝》等大型国际作品主创设计服装。

王筱頔坦言,《邯郸记》没有因为面对国外观众而进行任何改变。“只要观众觉得美,感觉满足,就是成功。”去年四月,《邯郸记》在戏剧大国俄罗斯上演,获得圣彼得堡观众的盛赞。“观众非常喜欢这种艺术处理方式。这非常有利于传达中国文化。”

王筱頔认为,一个作品可以经过400年长演不衰,最重要的内核是它的美学价值;戏剧是全人类的,是超越国界的,不会因为语言障碍产生隔阂。

让英国观众没有心理负担

《邯郸记》在Hackney Empire剧场提供了同步的英文字母,让英国观众能够欣赏到原文的信息和韵味。记者观察到,英国观众能够充分体会到剧中对话的幽默诙谐,时而发出会心的笑声。很多本地观众是第一次体验到中国传统戏曲表演中的严谨的板式,从唱腔到身段,每一个细微之处都极其考究。

受到家庭的影响,王筱頔自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就一直从事戏剧的工作。她说,从事戏剧工作的人需要一份单纯,要能耐得住寂寞。“戏剧带不来大富大贵,却能为精神世界创造养料。戏剧本身难以盈利的性质需要政府、国家和基金的支持。戏剧作品的价值在于人群中的覆盖率,并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就像是莎士比亚和汤显祖的作品。人的精神离不开戏剧的滋养。”

文化交流咨询机构Performance Infinity的负责人董一燃是将《邯郸记》引进英国的推动者,他也是本次演出的当地制作人。“伦敦的哈克尼是个充满生趣和多元的区域。Hackney Empire剧场是卓别林等大师曾经登台的地方。《邯郸记》是Hackney Empire剧场第一次上演的中国剧目。我们希望借此剧的成功,与英国剧场建立长期合作的关系。”位于伦敦的Performance Infinity自2013年以来,已将大量中国优秀剧作带到英国,同时也让中国观众领略了英国戏剧的魅力。

董一燃认为《邯郸记》是培养英国当地观众群的一个好机会。英国大致有两类观众:一类抱着“文化猎奇”心理,虽然他们不是常去剧院的观众,却希望看到与自己经历完全不同的“异国体验”,中国元素对他们很重要。另一类是经常去剧院的观众,他们喜欢比较和品味熟悉内容的差异化表演。“多数英国观众最担心的是看不懂外国的剧目。《邯郸记》的故事情节清晰,用一两句话就可以阐明,内容容易理解,让观众没有心理负担。”

如今在英国上演的中国艺术以戏曲和芭蕾舞居多,例如青春版《牡丹亭》、京剧《满江红》和现代芭蕾舞剧《长恨歌》都受到了热烈的反响。中国话剧作品在英国上演的次数相比之下较少。“《邯郸记》的词剧形式对英国观众而言非常新颖,是很好的卖点。这也是英国观众了解中国女性导演的好机会。”

随着中国春节庆祝在英国的推广普及,用文化表演的方式庆祝春节让《邯郸记》对于英国观众有了非凡的意义。

作者:蔡安洁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