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医生改行打游戏,月入3万!老爸说她不务正业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 我的鼠标垫被猫尿了!真不是我想鸽(放鸽子)。”

游戏主播莉莉丝在直播平台的个人主播室 ” 鱼吧 ” 里,解释着为啥原来定好的直播不能准时开始了,下面一水儿的评论都是 ” 那么今天还播吗 “、” 你漂亮当然说什么我都信 “…… 这么热情的刷屏,都快赶得上明星直播了。

莉莉丝

同时,在直播的首页,正轮播着 ” 快手主播骚白,2 亿签约费空降斗鱼 ” 的最新消息。网友们纷纷在弹幕里表示:妈呀,这签约费比我斗地主的欢乐豆还多!

玩游戏,一向被认为是不正经,但近两年冒出来的游戏主播,俨然成了最赚钱的正经职业之一。

于是,钱江晚报记者约访了两位目前定居杭州的游戏主播,他们的经历,能帮你了解这个暴起的行业,以及这群暴富的年轻人。

月入三万

爸爸仍觉得她不务正业

成为游戏主播,完全是莉莉丝人生规划里的意外。

2014 年,刚结束毕业实习来到杭州做医生的莉莉丝,参加了电子竞技真人秀《加油!Dota》。节目结束后,因为朋友在直播平台做直播,莉莉丝就跟着试了试,从此成为了万千游戏主播大军中的一员。这也是莉莉丝” 美女医生 “标签的由来。

刚成为主播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父母强烈反对就不用提了,更难的是,作为小主播,人气从零开始,最初每次直播人气值连 1000 都不到。而现在,莉莉丝的直播场均人气值过 7 万—— DOTA2 打得好的人多,好看的主播妹子也多,擅长跟粉丝聊天的主播更多,不过,” 三合一 ” 的主播,其实不多。

不过,要成为第一梯队的大主播,莉莉丝还有很远的距离。她不像大主播们拥有签约费,收入都来自粉丝们的礼物,跟平台五五分账后,莉莉丝每月能有三万多元的收入。

” 如果还在医院,可能月工资是 5000 元。至少现在,我能自己养活自己,即使我爸依然觉得我是在不务正业。”在莉莉丝父母眼里,即使女儿收入不菲,但也只是个 ” 打游戏的 “。

谁都不知道,当时白天上班晚上直播的莉莉丝,因为休息严重不足,曾经在洗澡的时候累到想吐甚至直接睡着。

慎重考虑后,莉莉丝最后还是选择成为一名全职游戏主播。

” 我的专业水平,让我可以几年后回来,仍能从事医疗行业。但主播是碗青春饭,错过以后就再没机会去尝试了。”对于长辈们的反对和不理解,莉莉丝很坚定,” 游戏主播只不过是一个职业选择,别人认可与否,不重要。”

他已经在 DOTA2 上

连续在线 16777 小时

游戏主播到底赚不赚钱,前 DOTA 职业选手、世界冠军、现游戏主播陈智豪应该是圈内最有发言权的人之一。

陈智豪

见到陈智豪是在他家里,刚打完一局 DOTA2(一款电竞类游戏),他还没有完全退出游戏界面,客户端上显示,陈智豪已经在 DOTA2 上连续在线 16777 个小时(相当于 1 年 11 个月 24 小时在线)。

2014 年,拿下 TI4 国际邀请赛冠军的陈志豪,被吉尼斯世界纪录宣布成为全球最高收入的 DOTA2 玩家,总收入约为 680 万元人民币。而在同年年底,陈志豪就被直播平台以 7 位数的价格,签约成为平台游戏主播。

与每天枯燥训练无数个小时,同时还要承受巨大压力的职业选手相比,游戏主播高额的回报率,成为很多职业电竞选手退役后的选择——2015 年游戏直播行业最火的 LOL 职业选手若风,通过直播赚到了超过 2000 万的年收入。

陈智豪觉得,游戏主播骚白 2 亿元签约,也并不是什么想象力之外的事儿,” 各大平台都还在抢主播,开出什么价格都很正常。”

游戏主播大致分为三种,要么是技术流,操作亮眼让观众大呼过瘾;要么是语言天赋过人,巧舌如簧让观众喜笑颜开;要么就是颜值正义,靠脸就能赢得万般宠爱。

不过,对陈智豪来说,即便有技术光环护体,刚踏入这个圈子的他,也并不是一个 ” 合格 ” 的游戏主播。

” 当时没退役,还在打职业,每天要保证训练时间。直播平台却要求每个月的直播时间达到 90 个小时,就跟紧箍咒在头上一样。” 陈智豪也因为不能稳定直播,流失了不少粉丝。

一年半前,陈智豪退役,终于有了更多时间,才觉得要完成合约并不难。每月 120 个小时的主播时长,是拿到百万签约费的硬性条件之一。

受潮流、偏见影响

不想一辈子干这行

不管是陈智豪,还是莉莉丝,这些拥有大量粉丝的游戏主播,也处在一种很尴尬的地位。

比如最让莉莉丝难受的,不是直播时游戏打得不好,或者是收入少了,而是 ” 有时候因为某些小事,会被观众骂到根本没有动力继续直播 “。

更让人意外的是,那个对父母说 ” 我能养活我自己,你们就别操心了 ” 的莉莉丝,其实并不太愿意跟现实生活里的朋友,过多聊起自己 ” 女主播 ” 的身份。

” 朋友们不太清楚我在做什么,但一聊到这个话题,我就会逃避,可能是怕大家对女主播的理解会有偏差。如果一定要介绍,我会说我是游戏主播。”

另一方面,受游戏行业更新换代的影响,更多的游戏主播们不得不为了粉丝们的口味,而去尝试新的游戏。

这种被潮流胁迫着的滋味也不好受——大神如陈智豪,也试过当下最火的 ” 吃鸡 ” 游戏,但凭着对 DOTA 的热爱,还是没有像大多数游戏主播一样寻求转型。

” 如果可以,我宁愿一直打职业,而不是做一名游戏主播。” 这位当年以打法激进、脾气火爆著称的 ” 上将 Hao”、” 砍手 Hao”,更怀念的是在西雅图 TI4 国际邀请赛上,高捧冠军奖杯的时光。

在陈智豪和莉莉丝的共识里,两人都觉得 ” 不可能做一辈子的主播 “,但对于未来的选择,他们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来源:钱江晚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