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德小姐:接受自我方是成长开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年少时,你是否认为自己跟平庸的环境格格不入?

年少时,你是否认为自己理应成为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年少时,你是否不屑于世人的目光和愚蠢的社会规则?

年少时,你是否想要变成人潮中特立独行的存在?

也许大部分人在十字出头的年纪,都有类似的想法,所以“年少”这两个字后面往往跟着“无知”和“轻狂”这两个词。用现在更流行的说法,这叫做“中二病”。

少年们总是喜欢自以为是地活在自己世界,“中二病”是青春期特有的价值观的总称。按照心理学的观察,每个人儿时都认为自己是宇宙的中心,观察宇宙万物都以“我”的价值观出发。但随着年岁渐增,我们知道世界上有不同的价值观和多种人生可能,也发现了自己并不是宇宙的那个唯一。而逐渐意识到这点的过程,我们称之为“成长”。

所以“中二病”也是普遍而可爱的,要不然电影理论中不会有专门的名词来命名这个时期——Coming of age,也不会有《朱诺》、《壁花少年》、《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初恋这件小事》等电影,让电影院里的观众掏了钱还掬了泪。

最近有几部有关“青春”的电影都引起了观众的注意。一部是《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而另一部就是《伯德小姐》了 。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背景是在意大利乡下。美少年在高知父母的默许下,经历了一场探索性和爱的冒险,是一部跨越性向的意大利小清新。而《伯德小姐》的背景更加具有普遍性。

《伯德小姐》的女主角是一位出生在美国西部的小城市中二病少女。小镇姑娘厌恶父母给取的名字,也厌恶自己平凡的出身和乏味的小镇生活。她想要特立独行,所以拒绝了爸妈给的名字,自称Lady Bird。也许她希望像小鸟一样在天空自由地遨游,不受拘束还可以接受众人仰望的目光。就像《阿甘正传》里的珍妮一样,在稻田里祈求老天把自己变成一只小鸟,逃离现在的生活。

《伯德小姐》剧照

在准备申请大学的时候,父亲突然遭遇失业,妈妈不得不打两份工维持家庭,全家人都紧巴巴地过日子。在如此需要“接地气”的时刻,少女活得却仿佛像“漫步云端”。即使家庭财政紧张,她也拒绝去家附近便宜的公立大学,而是要去东海岸逐梦,入读花费昂贵的文理学院。她嘶吼到:“继续留在这座城市生活,我就要疯掉了。”

在电影中,跟母亲的冲突成为推动情节发展的动力。跟母亲吵架时,她本子一摔,立誓要赚钱还清父母在自己身上发的钱,从此一别两宽,两不相欠;在车上跟母亲起了争执,为了发泄愤怒,她甚至敢在高速行驶的车上跳车。

除了抗争,她还在不停地为自己编织不切实际的梦境。她假装自己住在铁路对面中产阶级社区的大房子里;为了引人注目,以Lady Bird的名字参加学生会竞选和舞台剧的选角;主动勾搭白富美同学,只为融入校园风云人物的小团体……听起来多么愚蠢和势利,但也多么写实。

因为那个时候的我们,也曾经历过压抑无趣的学校生活,跟父母剑拔弩张、火药味十足的时刻,跟异性产生若有若无的情愫,可以为了出风头而做任何事情……Lady Bird做过的事情,也许我们也曾做过。正因为细节的这种真实感,才让《伯德小姐》变得如此感人。

《伯德小姐》剧照

“抗争”是青春期的主旋律。抗争越激烈,我们越能看清楚自我,知道自己以后的方向。就像山本耀司所说,“‘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撞上一些别的什么,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所以,跟很强的东西、可怕的东西、水准很高的东西相碰撞,然后才知道‘自己’是什么,这才是自我。”​​​​相比而言,那些小时候活得温吞和顺从的孩子,长大后反而更容易迷茫,因为他没有经历过激烈的碰撞去找到自我。

如果说青春的主旋律是“抗争”,那么成长的主旋律是什么呢?那就是接受自我,特别是接受自己与身俱来、无法改变的东西。例如自己的姓名、家庭、出生地等。

就像电影结尾里描述得那样,心比天高的伯德小姐最后如愿以偿地离开了小镇,去了东海岸的私立大学。但到了纽约这个举世瞩目的花花世界里准备放飞自我时,以为找到了归属的Lady Bird却发现自己不属于这万花筒一般绚烂的世界,“小镇”才是自己永不泯灭的记号,是她灵魂和内在的一部分。于是她坦然接受自己的出身和名字,并且坦然地向父母表达自己的爱。她说:“你们给我的这个名字挺好的。”

《伯德小姐》剧照

坦然接受自己的名字和出身,不再被“要做一个特立独行的人”这个观念绑架时,她的灵魂才能得到彻底的自由,才能够做真正无拘无束遨游世界的Lady Bird吧。

电影里描绘的青春期很清新也很现实,就像万能青年旅店在《十万嬉皮》里所唱的,少年时期的我们就是“敌视现实,虚构远方。东张西望,一无所长。”虽然很中二病,但依然美好得让人不忍苛责啊。

(来源:英中时报 作者:璎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