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预测结果遇到人为因素

22

我小时候最喜欢看的一档节目是「天气预报」。原因有二:其一,是遗传因素。因为我爷爷每天都会专心致志地收看这档节目,并且认真记录。其二,我不喜欢背着沉重的书包上学,尤其是要把伞这样的物体放进去。

随着年月的推演,我认为后者占据较大的比重。因为天气预报总是与我作对。

在根据天气预报带伞的日子里,几乎超过一半的时间都会放晴。相反,在天气预报称「天晴」的日子里,有接近三分之一的时间我会被淋成落汤鸡。

最可气的是,当我渐渐放弃「天气预报」而随机带伞上学时,这一情况反而变本加厉。

每当我跟身边的小伙伴说「明天我不带伞」后,第二天几乎都会下雨。以至于我身边的小伙伴在放学前会询问我第二天是否带伞,并以此决定他们隔天是否带伞。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天气预报一如既往地只有参考价值,没有预测功能。我甚至怀疑天气预报的准确度还不及「雨神」萧敬腾的功力。

天气预报为什么如此不准确?或许众多建模人士也百思不得其解。

细微差距的数据即便套入同样的数学模型当中,也会得出差之千里的结果。而同样的数据套入到不同的数学模型中也有可能得出不同的结果。但最棘手的是,如何从这些结果中选择最可靠的预测数据公诸于世。

最终的结果是,我们得到了许多不可靠的天气预报。不仅是天气预报,其实任何官方预测在很多时候不会比小道消息的准确率好多少,最终的结果在未真正发生时都是难以预测的。

记得在英国宣布脱欧时,许多专家根据模型演算预测出,英国的经济将因此而一泻千里。可事实上,前首相卡梅伦在上周达沃斯论坛接受记者采访时却说,「脱欧是个错误的决定,但它并非灾难」(Brexit is ‘a mistake, not a disaster’)。换句话说,脱欧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差。

的确,根据2017年的统计数据,英国经济指数比同期不但没有下降反而还升高了。而曾经低迷的英镑汇率也在近期呈现上升趋势。

不过,本周一份所谓泄密的「内部文件」却声称,无论采取哪个脱欧政策,英国经济都将面临下滑的预测。

这个说法当然也遭到了质疑。其中一个理由是「以往脱欧预测的数据都被现实证明是错误的(almost every single forecast on Brexit has been wrong)」。

这让我想起另一个打脸的例子。在特朗普当选时,很多人预测美国经济会发生动荡。但事实是,特朗普上任以后,美国的经济并没有出现预期的动荡。相反,在这一年里,无论是美国就业率数据,还是通货膨胀的控制都收到了良好的成绩单。美国股市也在2017年创出了历史新高。数据还显示,美国的经济更是实现了42个月的持续增长。

如此这样说来,难道所有的预测统统都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了吗?

我看也未必。

我们不妨把这些所谓的「预测」看作「算命」或是「看星座」,有的人可能会深信不疑,有的人或许会嗤之以鼻。但当现实中的结果与预测不谋而合时,我们总是很难分清究竟是预测的准确,还是因为是我们自己在由果至因地进行逆向选择。这其中或许也未必没有好的一面,无论是命运的顺应者还是抗衡者,毕竟,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人们的选择。

在我看来,或许正是因为人的选择,即所谓的人为因素,才令许多预测难以在现实中出现原本通过各种模型所计算得出的结果。

回到脱欧和特朗普的例子,我猜想也许就是因为有相当一部分人不看好,甚至是抗拒这个选择,所以当专业人士进行预测评估时,往往更倾向或被倾向选择那些负面的运算结果。这或许就是预测结果频频被打脸的症结所在。

试想,如果脱欧后各项预测结果是一片向好的话,那欧盟的地位岂不岌岌可危?而如果一介商人能把世界第一大强国运作自如的话,那政客们的地位岂不也将摇摇欲坠?

因此对于现阶段来说,大部分的预测结果仍只能处于半信半疑的状态。

(来源:英中时报 作者:006与W)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