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0英国人围观70位中国老师上课,这里数学真是体育老师教的?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的访华行程,昨天就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除了各种签协(大)议(单)之外,还记得周三梅姨刚到武汉的时候,宣布了一项价值超过5.5亿英镑的教育协议吗?

这项协议的内容,除了学前教育人员联合培训、职业教育信息分享、启动“非凡英文”计划、推动中国英文教育等之外,还包括将数学教师交换计划延续至2020年。

而在这次“续约”之前,根据英国国家数学卓越教育中心(National Centre for Excellence in the Teaching of Mathematics,简称NCETM)公布的数据,这项交换计划自从2014年启动以来,已经完成了4次交换项目,其中包括3次小学数学教师交换,以及1次中学数学教师交换。

2017年11月和今年1月期间,来自中国上海的70名小学数学教师先后在英国35所小学进行了为期两周的教学示范。他们的公开课吸引了超过7000名全英各地的数学老师、专家和政府部门官员进行观摩。

英国为何对中国数学教学如此感兴趣?该两国之间的数学教师交流项目开展近四年来是否取得预期效果?《欧洲时报》记者访问了多位中英数学教师交流亲历者,探寻英国政府近年积极推进的“数学兴国”战略背后的中国智能。

去年,超过7000名全英各地的数学老师、专家和政府部门官员观摩了中国老师在英国的示范教学。

一年级教完中国三四年级内容

但英国人并不懂“掌握式教学”

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的黄兴丰老师,是教师交流项目具体执行人之一。

据他介绍,每一轮的教师交流项目都是跨年度进行,前一年的项目评估和下一年的教师招募工作会从年初展开。上海师范大学负责中方老师的选拔,而2017-18年度的70名老师来自上海9个市区的43所小学。

他说:“我们需要考虑学校的地理位置,也要在老师的教学经验、英文水平中取得平衡。”

英方教师选拔由国家数学卓越教育中心NCETM负责,在全英格兰35个数学中心(Maths Hub)各招募两名老师。

待中英双方各自确定交流名单之后,英方70位教师在9月前往上海进行交流对接。来自同一数学中心的两位老师与两位中方老师配对,建立“学习小组”,一同完成互访交流项目。

对于中国教学方法的奥秘,黄兴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掌握式教学”的重点在于帮助学生理解并且熟练运营数学概念:

“我们注意教学的连贯性,一堂课只讲一个主题,步子小但是扎实。同时我们强调‘全班教学’,对每一位学生提出同样的要求,而不是有人可以有人不行。”

戴蓉老师来自上海市普陀区金洲小学,今年1月是她第二次来英国进行教学示范。在伦敦东南郊Tubbenden小学的两周时间里,她为五年级的29位学生讲解了“分数”的概念。

英国教育带给她最直观的感受是,老师会把很多知识点很早就告诉学生,却没有进行深入讲解:

“英国老师会在一年级就把分数的概念告诉学生。在国内这是三、四年级才会接触并学完的内容。”

黄浦区卢湾一中心小学的陈祎琳老师认为:“中国的数学教学遵循的是螺旋式上升的逻辑。”

去年,她向一个二年级班级教授了“乘法”的概念。在讲解乘法之前,她先为学生们巩固了加法:

“国内一年级的学生只会接触加减法,但英国的学生在此时已经知道乘法的概念了,但他们却解释不出2乘以2为什么等于4。”

“因此我需要向他们传递‘加法是乘法简便运算’的概念,先构建好100以内的加减运算,在用‘同数连加’的概念引入乘法的意义。并且教会他们规范的数学用语,以及如何用这些用语去表达数学的思维。”

扛着争议和怀疑态度

中国模式融入英国课堂

在真正拥抱中国模式之前,很多人对于上海的数学教学方式是否能在英国取得成功抱有很多疑虑,而文化隔阂是很多人持怀疑态度的主要原因。

首先是教师配置的差异。

和英国“我的数学真的是体育老师教的”情况不同,中国老师只负责一个科目的教学。他们每天通常只用上两节课,其他的时间用来与同事讨论课程和帮助需要额外支持的学生。在中国,老师们用来备课的时间远多于上课的时间。

伯明翰Slade小学今年接待了两位来自上海的数学老师。该校数学计划负责人克莱尔·威廉姆斯(Clare Williams)说:“在中国,除非你参加数百小时的持续专业发展训练,并进行很多公开课,否则不可能进步。”

其次是学生努力程度的不同。

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教授莎莉·萨多夫(Sally Sadoff)于2016-2017年间对上海和美国的五间中学的学生进行实验。学生们被分成两组,回答相同的25道PISA数学题。不同的是,第二组在回答之前会收到25美元,并被告知每答错一题会被扣除1美元。

研究结果显示,美国学生中第二组的成绩明显好于第一组,中国学生中则没有看到明显的差别。该研究指出,如果将第二组学生取得的成绩转化为PISA排名,美国学生的成绩会从36位提升至19位。

因此研究人员认为,造成美国学生数学成绩不如中国学生的原因可能在于“他们没有付出同等的时间和努力”,而非单纯的教学方法所致。

但不可否认的是,欧美学生在“全面发展”问题上,相对有着更大的自由空间。

最后是教育体系的区别。

教材的使用是最突出的例子。正如黄兴丰指出,中国教育模式的重点就在于教材,“中国的课堂教学是教材驱动的。中国的教材积累了几代人的经验和智能,对学生来说是一个循序渐进有逻辑的学习体系。”

但英国只为学校设立国家课纲,指出最低教学标准,不对课程细节作出要求,并普遍抵制使用统一教材。

NCETM主任查理·斯特里普(Charlie Stripp)也对记者表示:“我知道上海的教学方式很棒,但是在完全不同的英国文化中,同样的方法是否依然奏效,一开始我不太肯定。”

但当亲身接触上海的数学课堂之后,他改变了自己的看法:“文化不可能被完全复制,但可以借鉴的经验非常多。”

更重要的是,在实际交流中大家发现,无论是英国的老师和学生,还是中国的老师,都非常享受这样的教学方式。

戴蓉和陈祎琳两位老师都认为,英国的孩子们和中国的同龄人一样好学、专注,能很好吸收知识,两个星期下来,对知识点的掌握基本可以达到国内学生水平。

多一个月学习 = 多200镑收入

英国将首次引入中国官方教材

2015年,在引入中国教学方法一年后,伦敦大学学院教育学院和剑桥大学针对“掌握式教学”效果,对1万名一年级和七年级学生进行调查。

调查发现,学生的分数取得了小幅增长,进步幅度大约等于每学年多出一个月学习时间。

该调查还预测,学生在10岁时的数学学习每多出一个月的进步,会在未来每年增加100-200英镑的收入。研究人员表示,即使有关该项目的长期效果还有待观望,但对于推进该项目成本来说,收益可谓非常可观,因此值得继续推进。

NCETM在接受记者邮件查询时表示,该中英数学教师交流项目的评估工作由谢菲尔德哈莱姆大学负责进行。截止目前,已发布三份中期报告,最终的评估报告将在本学年内发布。

 

2016年7月,负责学校事务的教育部国务大臣尼克·吉布(Nick Gibb)宣布,将会在接下来4年提供4100万英镑的资金,支持一半的英格兰小学(8000 所)采用“掌握式教学”。

英国教育部数学项目主管克莱尔·福勒(Clare Fowler)介绍,目前在全英格兰共有1000所学校采取了“掌握式教学”方法,教育部随后会提供更多的培训,希望在2023年将教学方法进一步推广到1.1万所中小学,“这是一个非常有雄心的计划,也从侧面证明了到目前取得的良好效果。”

与此同时,在教学方法之外,一些根深蒂固的英式教学传统也开始向中国模式转型。英国小学往往把学生分成不同的组,根据不同组的能力实施教学。这一方式已经随着“全班教学”的推进开始改变。

 

其次是教材的使用。斯特里普承认,这是中国教学方法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们的教育体系在很大程度上会避免使用教材,我感觉这或许不是对的选择。但需要注意的是,我们需要的是高质量教材。”

继上海的《一课一练》之后,由柯林斯集团出版的《真正上海数学》(Real Shanghai Mathematics)也即将在今年3 月与英国学生见面。

这是英国首次引入中国官方的教材,而主持全套36 册编译工作的正是黄兴丰。

其实,英国人对数学教育的关注,并不是一天两天累积起来的。早在1977年7月,英国国会开支委员会就发布了一份有关国民数学能力的报告,其中提到:

“人们一次又一次清楚地指出,孩子们的数学水平存在很多问题。这些问题需要比本次咨询更细致的分析。问题包括:很多儿童计算能力显着不足,对成年人数学能力要求的提升,缺乏合格的数学老师,各级别数学教学、以及学校与雇员各自需求、观点缺乏沟通等。”

在接下来的40年间,英国政府也采取了各种方法,试图提高英国的中小学数学教学质量,包括在1988年正式设立《国家课纲》对全国中小学教育设立指引,1996年推出“国民算数计划”等。

去年11月的秋季预算中,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更是罕见地用大篇幅提到,将为英国数学教育提供1.77亿英镑的额外支持,其中包括2700万英镑用于将“掌握式教学”进一步扩展到3000所中小学,以及4000万英镑用于建立全国性的“进一步卓越教学中心”,训练数学老师,传播最佳的教学方式。

现在,英国与中国之间数学教育的合作,随着交换项目的“续约”以及官方教材的引进,也在英国中小学越发深入人心。

也难怪梅姨访华,一下飞机宣布的第一个合作,就是教育方面的协议啦!

(来源:微信公众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