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政府宣布脱欧后脱离关税同盟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2月5日,首相府声明,英国将在脱欧后离开欧盟的关税同盟。2月7日,在首相问答中,梅重申了政府的这一立场,即英国将离开单一市场与关税同盟。关税同盟是指英国可以与欧盟之间以零关税进行贸易,但同时也失去了与其他国家自主签订贸易协议的能力。脱离关税同盟,意味着英国将可以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自由构建贸易协议。这一决定将为英国带来什么?

综合报道 震洲

脱欧公投之后,保守党内亲欧派(留欧派及软脱欧派)与疑欧派(脱欧派)的冲突从来没有停止过。最近一次的公开表现是,前大臣、亲欧派的安娜·索伯里(Anna Soubry)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梅应该让那些顽固的脱欧分子统统滚蛋,她表示,如果梅不这么做,她会选择退出保守党。而亲欧派与疑欧派之间最大的分歧,就是在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的问题上。后者主张彻底告别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拥抱世界其他国家,与他们签订贸易协定。

在周三的首相问答中,梅说:“正如我们在一开始就已经说过的,我们会听到很多噪音,我们会听到各种各样的意见,各种各样的立场。不过,真正有意义的是当我们坐下来,与对方讨论最佳协议时,我们究竟应该采取什么姿态。我们将会证明我们能够得到最好的结果,就像我们在12月份已经做过的那样。”

这番话加上她离开关税同盟的决心,似乎证明,首相已经决定了在面对欧盟谈判时采取脱欧派的姿态。但这个选择会有什么结果?

消除不确定性

英国脱欧后最大的问题是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来自两个方面,一是英国国内,英国政府内部存在分裂,迟迟不能拿出坚决的方案。2017年7月脱欧第二轮谈判结束后,欧盟官员曾表示,“脱欧”谈判进展艰难,不是因为英国提出了不可接受的要求,而恰恰是因为英国在许多问题上根本没有立场。二是欧盟方面的态度,此前,英国希望尽快与欧盟谈判“离婚后”的关系,尤其希望能够尽快进入“脱欧后”双方贸易安排的谈判。英国工业联合会(CBI)副会长乔希·哈迪(Josh Hardie)曾在去年表示:“时钟正在倒计时,现在的重点是要让公司有信心尽快继续他们在英国的投资。”但是,欧盟却坚持要先将“离婚”条件谈妥才行。

经过去年年末特丽莎·梅与欧盟主席姜克的一次关键性协商之后,“离婚”条件总算谈妥,欧盟已经同意与英国进行第二阶段的谈判。但英国却再次出现内部纷争。内阁对“离婚后”英国应当与欧盟建立什么样的关系无法达成统一意见。这意味着,对经济造成极大负面影响的“脱欧不确定性”这口黑锅,只能由英国自己来背负。

在这种情况下,梅政府决心脱离关税同盟的表态似乎正是为了解决不确定性的问题。

2月5日,欧盟委员会英国“脱欧”首席谈判代表米歇尔·巴尼尔到访伦敦,针对“脱欧”过渡期和下一阶段“脱欧”谈判相关议题与英国首相梅、英国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等举行会谈。当天他在唐宁街表示,英国是时候就2019年“脱欧”之后何去何从做出选择了。他说,希望英国能够更清楚地表明想要在“脱欧”后与欧盟最终达成何种伙伴关系,希望英国尽早提出“官方立场”。

而戴维斯则表示,英国的立场“非常明确”。英国希望不仅能与欧盟达成自贸安排,也能拥有与其他国家达成贸易协议的自由。这再次确认了英国政府的立场。而这番表态也似乎证明了内政大臣拉德周日在接受BBC的Andrew Marr Show访问时的话:“我们给脱欧派准备了一个惊喜,那就是向他们证明,我们的委员会能够做出一致的决定,比他们能够想象得还要一致。”

英国政府的选择

财政大臣哈蒙德的助手、保守党议员克瓦西·克瓦腾(Kwasi Kwarteng)在被BBC Radio 4的Today栏目问及,他如何看待哈蒙德此前曾表示,从贸易的角度来看,英国与欧盟之间最好能够彼此体谅,英国最好能够留在单一市场之内时,他表示,“彼此体谅并不意味着必须留在关税同盟之内”。他表示,政府必须明确,其主要目标是与欧盟建立一个自由贸易协定,而不是其他。

因此,脱欧后与欧盟达成自由贸易协定无疑是英国政府的头等诉求。但2月5日听闻英国这个宣告的巴尼尔却警告说,一旦英国离开关税同盟,那么双方之间的贸易壁垒将不可避免。

他说,“既不在关税同盟之内,也不在单一市场之内,那么贸易和服务的壁垒就是不可避免的。”

他还表示:“做选择的时候已经到来了。”

英国政府的选择是什么?据BBC报道,唐宁街表示,去年8月,政府已经设置了两套可能的替代方案。一种是新的关税“伙伴”关系,英国将与欧盟之间就进出口事务建立起“精确的同盟”,双方会同时放弃任何就对方货物的关税检查。当然,英国会继续对欧盟之外的进口货物进行关税检查,也会防止任何不符合规则的货物进入欧盟。另一套方案是,英国将会对欧盟的货物进行关税检查,但却是以一种“高度流水化作业”的形式,以便将码头和机场的入关工作量减到最小。如果采取这种方案,那么现有的关税检查系统将会被改造得更有效率,例如说,在码头使用车牌识别技术,这就能够自动识别出车辆所装载的货物是否已经进行了关税申报,避免叫停车辆和人工检查。

唐宁街没有说自己更倾向于哪个选择,只是说,他们在继续就两套方案进行工作。

退出关税同盟的弊端

根据财政部最近一份被泄密的研究报告,如果英国留在欧盟单一市场内,英国汽车工业的GDP将会缩水1%;如果英国与欧盟达成自由贸易协定,其GDP将会下降8%;而如果英国与欧盟未能达成任何协议,回到WTO的框架下,其GDP将会下降8.5%。看来,无论是进是退,英国都将成为输家。

此外,根据《金融时报》的分析,退出关税同盟至少会产生如下五个弊端:

在进出口手续方面,按照海关监管规定办理手续可能会带来繁重的负担。该报认为,如果英国退出关税同盟,即使英欧之间达成某种贸易安排,英国公司出口产品至欧盟也会变得更加困难。

在原产地规则方面,一旦英国退出关税同盟,根据原产地规则,英国货物出口可能无法被减免关税。此前,只要英国货物有50%至60%的欧盟或英国的原产地含量,即可减税,但如果退出关税同盟,英国货物很可能无法满足含量要求。汽车制造商表示,一辆汽车最多只能有40%的英国本地含量,无法达到原产地含量的门槛。

在海关清关负担方面,退出关税同盟后,每天进出英国和欧盟海关的待清关货物增多,双方海关是否具备这样的清关能力值得担忧。

在网络技术基础设施方面,英国国家审计办公室曾对脱欧后新的海关电脑系统是否能够负担激增的进出口量带来的压力表示了质疑。尽管脱欧投票后,海关表示立即开始升级系统,但是审计办公室表示,新系统的设计方案不能满足增多的贸易需求。

最后是货运司机的自由流动问题。如果英国货运司机不能自由进入欧盟境内,货运卡车会在边检排队,造成拥堵并降低运货效率。

英国能否与欧盟成功签署自由贸易协定,退出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以后,如何在实际贸易过程中解决工商业担心的上述问题,尚未有定论。本周三与周四,特蕾莎·梅领导内阁委员会就英国与欧盟未来的可能关系进行商讨,重点探讨边境、移民以及贸易关系。截至发稿时,首相的发言人仅透露,周四的会议略超过两小时,但拒绝透露更多讨论细节。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