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生民乐:上海民乐团来英举办音乐会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2月7日晚,上海民族乐团在伦敦巴比肯中心举办“欢乐春节——中国春节民族音乐会”,上千名观众观看了演出。

欢乐春节——中国春节民族音乐会

当晚音乐会由著名指挥家汤沐海指挥,演出了音乐会版《海上生民乐》。整场音乐会分为风、雅、颂、和四个篇章,通过不同乐器和乐曲讲述山河之爱、家国之爱、生命之爱,用跨越语言的音乐抒发对世界和平、生活祥和的期望,体现“乐和天下”的主题。

据了解,此次巡演是上海民乐团首次以商业演出的模式“走出去”。

在当晚音乐会上,不熟悉中国传统民乐的英国观众也被动听的音乐吸引。记者旁边的一名观众在演出间歇一直询问演奏乐器和曲目的名字。被问到最喜欢的曲目时,这名观众说“梁祝”的旋律最动听,并对二胡很感兴趣。

记者注意到,当晚的音乐会上,乐曲中模仿的马嘶和鸟鸣声响起时,观众席上发出了一阵阵惊叹声。最后的返场曲目《花好月圆》掀起了音乐会的高潮,观众和着节拍一齐击掌助兴。

据介绍,该演出原以小编制重奏为主,配合多媒体视觉呈现,而此次欧洲巡演为适应当地观众的欣赏习惯,在原有基础上打造了全新的音乐会版,舍弃多媒体呈现,以民族管弦大乐队的形式,带来更纯粹的音乐表达。在原有的《海上生民乐》作品之外,还特别增加了四部当代民族管弦乐作品片段:赵季平的《卢沟晓月》、谭盾的《西北组曲》、刘长远的《抒情变奏曲》和姜莹的《丝绸之路》,全面地展现了乐队的整体实力和中国民族管弦乐的发展高度。

伦敦是上海民乐团此次欧洲巡演的首站。随后,乐团将赴法国、比利时和德国,在巴黎、布鲁塞尔、艾森、伯恩、柏林、汉堡、不莱梅等城市举办演出。

民乐的自信和难

此次音乐会是指挥家汤沐海和上海民族乐团的首次合作,也是汤沐海首次指挥民乐团。音乐会前,记者抓到了正在休息的汤沐海,想了解研究古典乐的他对于民乐、以及传统民乐“走出来”的看法。

著名指挥家 汤沐海

英中:这次音乐会上乐曲的选择出于怎样的考量?

汤:上半时是《海上生民乐》,融合了各个器乐品种,这一部分是去年年底在上海国际艺术节开幕上演的。那时用了很多深光、布景、字幕,舞台做的很漂亮。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会觉得音乐就有一点像配乐了。这次我们的演出没有灯光这些舞台效果,音乐会更突显,专业性也更强。我让专业创作团队把这些曲子重新编了一下,技术含金量高得多,音乐的逻辑性好很多,独立性更强,听上去也更丰满。不光是舞台配乐的类型了。

下半时我选了一些具有交响性的音乐。所谓交响性,就是交响乐会有不同的乐章,是有不同的情绪的,悲怆、抒情、诙谐等等。通过六段曲子,像一个六段的交响乐一样。音乐会更深沉,描写性格的更多一点。

英中:选择交响性的音乐,是出于让英国观众更理解的方面考虑的吗?

汤:不一定。英国观众的音乐素养还是很高的,很有悟性的听众。英国听众一直让我很感动,很深沉,他们对音乐的理解也比很多地方更好一些。

英中:这是您和上海民族乐团的第一次合作,今天伦敦这一场又是欧洲巡演的首演,您自己有没有不一样的期待?

汤:我想说的是文化自信。十多年前我在希腊国际音乐节上指挥过军乐团的演出,那时我对民乐还是有一定的看法的,觉得相比古典音乐好像稚嫩一些。这些年在历练学习,更多接触民乐后,我又觉得民乐反映了中华民族的文化。所以我自己的观念也在转变。所以能指挥这个音乐会我特别乐意,虽然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学习了中华民族民乐的特点,有的东西甚至很难。

英中: 难在哪里?

汤:比如说戏曲吧,有些人可能都不识谱,就拉就弹。民间戏曲有自己的一套锣鼓经,都是要研究学习的。

民乐和西方古典乐的思维方式是不同的,感受音乐、听音乐的习惯都不一样。简单举个例子,西方的音乐靠的是和声,是纵的关系。有好的和声在一起就有好的旋律,它的旋律是从和声当中延伸出来的。这个和声就是从宗教习惯里唱出来的。四部纯净的和声表达他们对上帝的热爱和尊敬。这四部和声就是和不同声段的人,男高音、男中音、男低音。

中国人是大家一起唱八度,一块儿跟着旋律上下。中国人喜欢横线条的旋律。有很多著名的作曲家写出了好的旋律之后,曲子甚至成名之后都不知道是怎么配的,随便润色一下就好。和声可以抛掷不管。这就造成了两方之间规律和理解上面有隔阂。

英中:从您研究古典乐的角度来看,民乐想要“走出来”,有哪些方法?

汤:当然隔阂是可以消除的。现在我们的音乐里有很多音乐家,都是接受西方教育的,可以把两者结合起来,比如谭盾。中国民间味道十足,又用西方和声的形式展现出来。中国精神加上西方的手段,把两者糅在一起。现在已经有很多作曲家在做这个东西了。

另外就是,还是要通过旅游什么的,多沟通,多增加相互之间文化方面的理解。有的东西不一定要懂,多听多感受,就喜欢了。现在西方有很多东方乐迷,有很多人到中国去学习戏曲什么的,都是知道了、了解了、喜欢了。

记者:王冬蕾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