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洛杉矶时报的华裔富商:低调、传奇又充满争议

4

据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报道,5亿美元收购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和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San Diego Union Tribune),一直想低调的华裔富豪黄馨祥(Patrick Soon-Shiong)这次又要被高频曝光了。

他有太多耀眼的头衔,洛杉矶市首富、世界上最有钱的医生、美国华裔首富、湖人队股东、生物医学界“奇人”、著名企业家、慈善家……

2017年6月,黄馨祥一口气买下美国南北加州六家医院。其中位于洛杉矶麦克阿瑟公园(MacArthur Park)的圣文森医学中心正是20多年前他进行首创人工胰脏移植手术的地方,随后他设立了最先进的癌症治疗和诊断中心,为癌症患者提供下一代开创性的治疗是黄馨祥的心愿。

时隔半年时间,黄馨祥再次出手,这一次5亿美元向Tronc公司收购洛杉矶时报和圣地牙哥联合论坛报。

(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

父母来自台山 杂货店走出的低调亿万富翁

黄馨祥很低调,正因为他的“不声不响”,他的名字曾被华文媒体误译为陈颂雄。

三十年代抗日战争期间,由于战乱他的父母从台山逃难到南非,并在当地开了一家杂货店为生。1952年7月黄馨祥出生于南非伊丽莎白港,由于南非采取的前名后姓。结果他的名馨祥(Soon-Shiong)被当作姓。后来就将错就错,整个家族均用“Soon-Shiong”作为英文姓氏。这也就是他英文名Patrick Soon-Shiong的由来。在他成为亿万富翁后,他和妻子米歇尔-陈(Michele B. Chan)建立了一个叫做“Chan Soon-Shiong Family Foundation”的家庭基金会。华文媒体把“Chan Soon-Shiong”音译为中文“陈颂雄”,还误以为就是这个亿万富翁的中文名字,不过他也从未对此纠错过。

16岁高中毕业,23岁在南非著名金山大学医学专业毕业后,黄馨祥留学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并在美国获得医学博士学位。之后举家搬往美国洛杉矶。

(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

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科研期间,他逐渐从外科手术中分离出来,开始白手起家,创办制药公司,他的名字出现在美国近50个专利中,其中包括食品药品监督局批准上市的治疗乳腺癌的药物,他的研究中心还开发出多种治疗糖尿病和癌症的药物。

之后他以86亿美元出售了生产这些药物的公司,让他一夜之间成为了世界级的超级富豪。

从媒体业到体育界 他不再是简单的医生

2011年,他从“魔术师”约翰逊手里买来NBA湖人队4.5%的股份,直到跟娱乐体育界沾边时各大媒体才意识到身边竟然有这么一个隐身的富豪。“对我来说,篮球是一种放松,让生活保持平衡很重要。”自从来到美国,他就迷上篮球,不仅爱看,也爱打。

收购NBA股份对于他就像一句轻松的:我喜欢就买喽。

(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

如此感性了一把的黄馨祥这两年又把投资领域扩展到了文化行业。2016年黄馨祥买下论坛出版公司7050万美元的股权,成为论坛出版公司(Tribune Publishing)的新副主席和第二大投资者。该公司旗下有《洛杉矶时报》和《芝加哥论坛报》。

当年有人采访时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说作为中国移民后代,他在种族隔离时代的南非长大,深知新闻自由的价值。他认为报纸是“公信力public trust”,他想要保护报纸及其后面的公信力。

但是每当媒体采访他时,黄馨祥依旧是个理性的医生和科学家,他的谈话总是从医学开始贯穿始终,似乎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治愈癌症,虽然多数时候他讲的东西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黄馨祥最大的成就是开发了抗癌药Abraxane。2005年,FDA批准该药可用于治疗乳腺癌,这是全美第一个以蛋白质为基础的纳米粒子药物,也是全球首个获批的无溶剂型紫杉类化疗药物。这个药的开发本来可以稳稳妥妥吃上一辈子,但是他并不满足于至此对抗癌症的手段,于是2010年他以29亿元把这家公司卖出。因为他下一步做的事情外人来看“更不靠谱”。

最懂癌症的慈善家

成为全世界最富有的医生并不是黄馨祥人生最终目标。在他获得巨大财富后,夫妻两人创立的Chan Soon-Shiong Family Foundation基金。继续用他的学识和远见去开拓整合一项具有革命性的影响医疗、影响抗癌治疗的恢弘计划。

他们对于医疗保健的慷慨捐赠和关注在洛杉矶随处可见,捐献给南加圣莫尼卡的圣约翰健康中心1.35亿美元。2009年,他看到电视新闻说一名医师的失误导致一名妇女死在急诊室内,随后他同意支付1亿美元让马丁·路德金医院得以重新运作,服务市内低收入人群。他捐助本地大学和他们合作。自己创立“创新奖”每年为本地有创新精神的本地企业发奖支持。还参与巴非特发起的“给予承诺”(Giving Pledge),死后将把自己一半财富捐献。迄今为止,他们已经向慈善机构捐款数十亿美元。

(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

年过花甲的黄馨祥并没有想退休,他的新的宏伟计划一个个的闪现出来。2011年他成立了一家新公司(Nantworks),他要做的是用高科技攻克癌症。

他描绘的理想场景是这样的:

假设一个癌症病人去医院诊断。他全身所有的,从DNA到血液中的蛋白质能够借用超快的网络做几乎即时分析。然后数据实时自动采集,电脑做大数据分析给出可用药的建议。病人无论在家还是旅游,医生可以继续监控到病人用药情况,了解药的药效以及医疗成本,所有信息都在所有联网医院共享。

这个理想的情怀下,他开始有钱任性地花钱收购和合作了一系列配套公司,自掏腰包4亿美元去铺设全国光线网络去联接整个国家的癌症诊所。收购位于亚利桑那的超级计算中心去快速做全人类基因组测序。他还花费1亿美元去收购一个叫做National LambdaRail的国家范围高速网络,购买癌症病人组织样本和基因组测序研究库,还去购买拥有家用医疗监测设备终端的公司,和全国范围的医院、诊所和护理中心达成研究合作,还和通讯公司AT&T,Version等达成协议。

2020登月计划

你以为他已经玩的很大的时候 ,更多的疯狂计划陆续推出。2014年末,时任副总统拜登的儿子不幸犯了脑癌,黄馨祥被邀请参与诊断治疗,但最终没能妙手回天。之后,他写了一份利用基因组测序与大数据加速癌症免疫疗法的白皮书,并花4个小时向拜登推销了自己已在实践的这个新理念。

再之后,奥巴马宣布了“治愈癌症新登月计划”,黄馨祥则宣布了他自己的“登月计划”——Cancer MoonShot 2020,并发起成立了美国全国免疫治疗联盟(NIC),以领袖身份奔走斡旋,联合政府、业界和学术界一起向癌症宣战。在此计划中,黄馨祥也将他一直推崇的利用人体自身免疫抗击癌症的免疫疗法作为重点,希望通过现代信息技术与生物技术的融合,让癌症不但可以治疗,甚至能够像打种流感疫苗一样可以预防。

富可敌国的他 却被哥哥告上法庭 形同陌路

身价120亿,富可敌国的黄馨祥这些年低调的同时,法律官司却每每紧随其后,毕竟一夜暴富性格又大胆,媒体不放过他也是有原因。

早年,他宣称成功治疗了很多糖尿病人,但被查出有弄虚作假。他跟一家药厂签了将猪器官移植到人体的协议,遭到伦理批评,后来他自己也认为这样不好,单方毁了协议结果又被药厂告上法庭。

他发明Abraxane改善了癌症治疗,但也被指责在药物的商业化过程中手脚不干净,甚至包括与医生团体勾结谋利以及操纵公司股价。

去年9月,老牌艺人Cher向洛杉矶高等法院提出控诉,指控黄馨祥等人,以欺诈的方式让她售出了原本持有的股权。

近一年来,市场上频传黄馨祥名下两家医药公司的股价暴跌,并有多位投资者对其提起诉讼,认为他透过误导和夸大诱导投资者信任。两名公司前高管已经向公司提起诉讼,指控公司在技术可靠性方面做出欺骗性的陈述。

著名的神药Abraxane也引起了他与哥哥最终兄弟之间法庭相见。黄馨祥的哥哥一直声称自己联合某大药厂高管,一起投资了500万美金给黄馨祥创办第一家公司VivoRx,但据一些新闻报道称,黄馨祥却非法挪用他们的投资转做了另外一家公司来开发Abraxane。僵持下,他的哥哥把他告上法庭,而他非但否认这些指控,甚至坚称哥哥根本没有这个投资,并且赢了官司。最终,兄弟俩从此形同陌路。

在媒体的眼里黄馨祥的成绩毁誉参半,或者可以理解为有钱就是任性,但是他却依旧夸张地为自己的理想义无反顾地任性。

每当有人质疑,他会说真正的人生从你离开舒适的环境开始(Life begins at the end of your comfort zone),然后的日子继续我行我素,突然有一天媒体就又报出一个他的胆大设想,随后安静下来的日子伴随着新的负面新闻……

当然收购了洛杉矶时报后,也许就多了一家特别爱他的报业,但是大家相信对于黄馨祥来讲这些没什么,他只关心自己心中正确而重要的事。

来源:中国侨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