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亿镑协议能否为首相解内忧外患?

19

很多人或许都听过这样一个典故。战国初期,鲁国与齐国、晋国及楚国相邻。由于鲁国国君鲁穆公担心有天齐国会侵略鲁国,便打算与晋国、楚国两个强国结交,以便将来鲁国遭到齐国侵略时,能得到晋、楚两国的援助。

鲁穆公为了达到睦邻友好的目的,专门派遣鲁国的公子们到晋、楚两国去做官。对此,鲁国大夫犁鉏却不以为然。

他对鲁穆公说道:“越国是水乡之国,那里的人都善于游泳。但如果我们这里有人掉进水里,却要请越国的人来相救,也许等不到人家赶来,溺水的人早已淹死。又好比说,如果着火时,偏要去千里之外的大海取水,即便海水再多,可大火却很难扑灭。正所谓「远水不救近火」。同样地,晋国与楚国虽强大,但相比于齐国,它们都离之甚远。若是齐国侵略,恐怕晋、楚两国终将难以相救!”

这个典故源自《韩非子·说林上》。不过,和任何的典故一样,虽然内容人人皆知,道理也人人皆懂,可在遇到困难时,人们却总会将其抛之脑后。

就像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在面对各种悬而未决的内忧外患时,却在出席达沃斯论坛期间突然决定接受中国总理李克强的邀请,于上周携同先生及数十名企业家一起前往中国进行访问。

据英国媒体报道,梅的这次访问将带给英国共计约90亿镑的商业及各种合作项目。这似乎是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但《金融时报》的一篇报道却指出,从以往中英贸易协定来看,很多协议,尤其是由中方在英国本土投资的项目,恐怕未必能如期进行。该报以当年中国集团华森自由控股有限公司(Sam Wa Resources Holdings)在威勒尔(Wirral)签署的超过45亿镑废弃码头重建项目为例,该项目由于中方资金迟迟未能到位而终告失败。也就是说,一切合作,即便签了协议,只要资金难以到位则一切化为泡影。

幸好,还有一位美国朋友在梅的身边。可这位美国朋友着实任性。他在推特上一会儿与伦敦市长萨迪克·汗隔空对骂,一会儿又转发英国右翼极端分子的消息。甚至上个月,明明说好到访英国的行程,也因为他的一个不高兴说不来就不来了。

没错,这位任性的美国朋友就是特朗普。记得去年他刚上任美国总统时,接受的第一位外国最高领导人的访问就是刚刚上台的英国首相梅。不过一年,原本两手紧握堪比当年里根总统与撒切尔夫人的两人,就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尤其是英国在联合国大会上公然反对特朗普单方面宣称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议后,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

直到达沃斯的重逢,特朗普才再次对媒体表示自己与英国永远都是友好关系,并对外宣称英美关系不会受到任何外界因素影响。随后他在接受英国ITV访问时,也表示自己愿意就转发极右翼分子的推特一事向英国民众道歉,只要人们告诉他该组织成员是非常恶劣的种族歧视者。

正当人们以为这位美国朋友回心转意时,特朗普却又在同一访问中批评英国说,如果自己跟欧盟谈判,一定会态度更强硬,会拿到更好的「离婚协议」。不仅如此,本周伊始特朗普又在推特上抨击NHS,称NHS已经破产。这种种言论,不得不让外界猜测他与梅的友情还能不能回温。

看来,无论梅如何与中国强调「黄金时代」,或与美国总统如何进入「新友谊」的阶段,都很难保证她在面临英国脱欧谈判或是内阁质疑时有任何可喜的发展。《泰晤士报》的评论更是毫无情面地批判称,拥有梅的唐宁街终将埋葬任何的好议题(May’s No 10 is where good ideas go to die)。于此,或许梅只能用一句「I am not a quitter」来应对。

综合上述种种,我认为无论美国或中国对于梅,都是所谓的远水,是难以扑灭发生在自己身边的近火的。

当然,政治对于普罗大众来说,永远都是雾里看花,没有人真正知晓一切。但那些所谓大权在握的领导人就比普罗大众更清楚一切事物的发展吗?果真如此,他们难道不应该始终能做出明智之举?

但无论如何,新年初始,这位英国首相便遇上层层关卡(面对脱欧及内阁成员给予的各种压力),只愿她选择求助的远水在她有需要时,能为其一解燃眉之急。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