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二、一切都在暗示聚会的散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122

世界给我的答案是:我一定要变化得这么快。因为接下来的事情是,在我还没来得及刷新夏晨同志的思想状况之时,一条爆炸性新闻传来:刘远退学了。

这件事说来蹊跷,当时正逢刘远他们专业交论文的大限前夕。据说刘远经过一个月孜孜不倦的奋斗,已将论文写完,只待时日一到,便可如期上交。不料,张天宇去他们家玩儿了一次,我没去,回来之后没两天,刘远便退了学。他写完的论文也没往上交,说是就算交上去,也怕是过不了。

此事一传出,我顿时对张天宇刮目相看,认定此人将来必能飞黄腾达——有句话不是这么说么:那些业绩不凡的销售人员都有个特点,就是能将人们最不需要的东西,在最不合宜的时间,以最高的价钱,给卖出去!天晓得,那天张天宇究竟跟刘远说了些什么。

当然,刘远退学之后也曾一度出现后悔莫及、捶胸顿足等并发症,但每到这时,张天宇便会十分大气地一掌拍向刘远的肩膀,道:“没事儿,回北京哥们跟理工大学门口给你丫来两张,喜欢什么学校,随便挑!”刘远听罢此言,便也顿时高兴了起来。后来他情绪逐渐稳定,日新月异地向张天宇看齐。二人于是心安理得加入“失学一族”,天天欢吃欢长,过得煞是开心。

123

而就在我把毕业论文上交学校的同一天,我又获悉了另一件叫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刘远和谭小娜居然“又”分手了。这下我完全蒙了,让我无法理解的是:他们自第一次分手之后,从头到尾就没有和好过,何来“又”分手?

没想到,原来刘远也是个十足的作货。据说就在前一段谭小娜找房子不顺心之际,刘远突然不合时宜地想起了什么“衣不如新,人不如旧”之名言,并宣称要“念在旧情”,将他们家空出来的一间房留下来,给谭小娜住,还可以借此机会看看有无可能重归旧好。难怪前两天谭小娜还神秘兮兮地打来电话,跟我说:“我知道他分手以后心理不平衡,其实他一直忘不了我,这些我都知道!”

本以为这件事情到此也算是个了结,然而谭小娜的神奇程度显然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要细说这件事情,不用个五千字怕是难以做到。为了满足大家的好奇心,我决定言简意赅地概括一下。

简单说来,刘远很快便觉得自己被骗了。刘远的这种感觉,源自于当时谭小娜并未将自己早已结交一位新男朋友之事告诉刘远。

谭小娜的这位新男友并不住在纽卡斯尔,而是常年蜗居于曼城念大学。谭小娜搬入刘远家后不两日,也不知怎么想的,硬是热情爆棚地把这位新男友从曼城给煽乎来了纽卡斯尔。更让人欲哭无泪的是,此人还非拉着新男友和她一同住进了刘远家。当然,刘远与新男友皆对此中奥妙毫不知情。

另一方面,由于谭小娜热衷情感上的攀比炫耀,因此常年在新男友耳边翻来覆去讲述自己的情史,自然新男友也对刘远早有耳闻。并且,在谭小娜的加油添醋之下,该新男友一厢情愿地认定:刘远定是位恬不知耻的纠缠者,遂对其恨之入骨。

然而世事本如戏。一日,刘远的某室友欲邀刘远一道出门,又由于该室友生性懒惰,于是他为了省事儿,便隔着楼道站在自己的屋门口,冲刘远屋方向大叫了一声:“刘——远——”不巧的是,此时刘远正在自个儿屋内将音乐开得震天响,戴着耳机进行自我熏陶,对于室友的高声呼唤并没听到。见刘远毫无反应,室友以为是自己的声音不够大,于是调高音调,再次呼唤。如此反复多次,刘远没被叫出来,倒是谭小娜的那位新男友先闻声而至了。一听此乃刘远之家,此人顿时勃然大怒,径直冲进刘远房间,打算大干一场。谁知进屋之后,两人顿时傻了眼,三句两句便弄清楚事情原委。于是刘远愤然起身,惨兮兮丢下一句:“你们住吧,我走!”,随后夺门而出。新男友回到屋中,看见哭哭啼啼作无辜状的谭小娜,气不打一处来,于是收拾行李连夜赶回曼城去了。至此,谭小娜由于常年作恶多端,终于落得个应得的众叛亲离下场。

张天宇因为和刘远在表面上关系甚铁,于是遇到此等事情,他不得不第一个站出来,同谭小娜划清界限。我沾着张天宇的光,终于天时地利地同谭小娜断绝交往。真是皆大欢喜啊。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