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伦敦奏响《百鸟朝凤》

1163

2月12日,为庆祝中国新年,东方电影节(Filming East Festival) 与英国电影协会(British Film Institute, BFI)合作,在英国电影协会南岸中心(BFI Southbank Centre)特别展映中国导演吴天明的电影作品《百鸟朝凤》。

东方电影节总导演孙一曦女士在电影放映前对影片进行了介绍,与英国观众分享了吴天明导演在中国艺术电影做出的贡献。孙一曦表示,在商业大片一统天下的现况下,吴天明导演对艺术和传统的思考和珍视是留给未来一代的礼物,也是留给世界观众的礼物。“这是一部令人热泪盈眶的电影,是英国电影协会同僚、吴天明电影基金、导演之女吴妍妍女士和东方电影节群策群力的结果,是我们向吴天明导演郑重的致敬。”

让制片人跪求排片的电影

吴天明是我国著名导演,曾执导《人生》、《老井》、《变脸》等具有重要影响力的电影,先后荣膺数十项中外大奖。也曾培养出张艺谋、陈凯歌、黄建新、田壮壮、周晓文、何平、顾长卫等一批知名导演,被誉为“中国第五代导演的伯乐与恩师”。他的作品贯穿了对中国文化的思考,体现了传统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及市场大潮的冲突和对峙。

《百鸟朝凤》的故事改编自肖江虹的同名原著小说。在影片剪辑完成的两个月后,吴天明导演辞世,因此,《百鸟朝凤》电影成为其辉煌电影生涯中的最后一部电影作品。影片讲述了一名12岁的小男孩师从德高望重的唢呐老艺人学习吹唢呐的成长故事。

观众随主人公一起经历了中国经济转型带来的一系列社会、文化传统的巨变,唢呐的文化地位也逐渐被流行乐所替代,醉心于唢呐的师徒为了保持传统艺术的生命力,无奈地做出了大大小小的牺牲。耐人寻味的是,片中唢呐新一代传人的名字为“天鸣”,让人联想起导演“天明”的执着和热忱。

这部影片于2016年5月6日在中国公映。影片在中国市场发行的曲折命运与片中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故事不谋而合。影片在中国上映前几天排片率很低,导致票房表现惨淡。2016年5月12日,制片人方励在微博下跪磕头,请求各影院增加《百鸟朝凤》排片,引起微博热议,之后电影排片得到提升,票房也顺势得到大幅提高。在电影人和有识之士群策群力下,该片最终得到了令人满意的票房表现,并有机会获得广泛的国际观众。

中国电影之美

《百鸟朝凤》在位于伦敦的英国电影协会南岸中心的放映时间为下午,针对六十岁以上的观众免费,在座的当地观众多为白发老者,剧院座无虚席。观众对影片反响热烈,称影片“叙事细腻感人”,“对中国乡村的描绘充满了诗意”,因而“带给人深切的情感体验”。

不少观众表示,之前对中国电影了解不多,这是第一次在银幕上观看中国电影,也是第一次了解有关中国葬礼的风俗以及师徒间的关系。有位年长的女性观众表示,她迫不及待地想和朋友分享这部电影,希望可以买到DVD,与亲朋好友分享中国电影之美。

从2012年以来,东方电影节与英国电影协会每年于中国新年春节期间联合举办伦敦春节展映,已将《千里走单骑》、《鸦片战争》、《孔子》、《启功》、《飞越老人院》等数部具有深刻中国文化蕴涵的华语电影带给伦敦的国际观众。孙一曦表示,东方电影节在过去的十多年来都拣选有文化涵养的电影。“我比较了解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推进青年电影人发展的宗旨。我从心里敬佩他们的工作,想帮助他们把《百鸟朝凤》带到国外观众面前。”

孙一曦认为,《百鸟朝凤》踏踏实实地讲了一个故事,叙事方式质朴。它呈现了文化传承的挑战和现状。这种挑战和挣扎不仅仅在传统乐器演奏方面,也是在深厚的中华文化的各个方面。“持久的艺术需要动态有机地发扬继承。艺术的生命力是天然的,不拘泥于某种形式。虽然现代中国人不会在葬礼上使用唢呐演奏《百鸟朝凤》,但是唢呐的艺术价值在其他方面也会体现传承。”

东方电影节是一群热心推广中国银幕艺术的海外华人的公益志愿组织。它的工作人员都各自有不同的工作,以志愿者的身份参与电影节策划筹备。“东方电影节选取高品质的中国电影,推广中国文化。通过十多年的展映,我们对西方观众的视角有所理解,也培养了一批中国电影爱好者,观众群不断扩大,受到西方观众的喜爱。” 孙一曦期待地说,随着海外华人的数目增多,她希望电影节能给当地华人带来归属感,增加他们的参与度。她希望在经费和机会允许的情况下,日后给选取的影片更多展映的场次和地点,增强中国影片的影响力。

导演之女:我还是选择了电影

《百鸟朝凤》与观众见面的背后,少不了吴天明导演女儿吴妍妍的努力和心血。通过邮件,本报记者向她了解到《百鸟朝凤》背后的故事。以下为访谈内容:

英中时报(以下简称英中):在该片的发行过程中有哪些特别精彩和困难的故事?

吴妍妍:可能众所周知的就是,当时他拍完了,然后我爸就…… 所以这部片我背着特别特别大的一个责任和我内心对父亲的爱。觉得他最后也没能看到这部片子上映,所以我必须让这部片子上映。我当时心里一个坚定的信念就是必须要让它上映。

当时在发行的过程中极端困难,很难找到投资。直到碰到方励老师,直到碰到那么多志愿者,这个片子才得以在中国上映。当时没有想到最终票房和观众反响那么好。也许就是因为方老师的一跪,让大家注意到这个片子。但最后是因为这部片子的内容和真诚,打动了中国观众。

我们做了许多的路演活动,和观众面对面交流了很多。当时来了很多年轻的观众,而且最让我感到庆幸的是很多年轻的九零后说非常喜欢《百鸟朝凤》。他们表示,“90后就喜欢看无脑电影”的说法毫无根据,事实是他们是看不到这样的电影。现在他们终于看到这样的一部充满诚意的电影,所以非常感动。一些平时不爱看电影的观众都进到电影院。有些年纪大的观众看完了就坐在地上嚎哭。观众的反应让我特别欣慰。

记者:把该影片带到伦敦对您意味着什么?

吴妍妍:我觉得能把《百鸟朝凤》带到伦敦非常开心。这算是《百鸟朝凤》与欧洲观众的第一次正式碰面。这部电影之前在日本展映过。我特别期待知道英国观众的反应。遗憾的是我自己不在放映现场,不太清楚大家的反应。有关中国传统文化的题材可能对外国观众来说有一种隔阂,如果他们在放映现场观看也许更能身临其境中国的故事和叙事方式。

记者:您的父亲在您的职业生涯中产生了什么影响?

吴妍妍:我父亲对我的职业生涯的选择,应该说是非常大的。他一直反对我做电影,然而我从小在电影制片厂长大,看着他接触电影,看着他对电影的热爱,看着当时西安电影制片厂的红火,看着中国电影到世界吸引大家的热情。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记到心里。后来我去了美国。其实他不让我学电影,我就开始学的是服装设计,但是我学着学着,就觉得心里头少了一块东西。对电影的热爱已经埋到我的血里,就是就像长在身上,不做也要去做。所以我后来选择了学习电影,跟父亲的影响有很大的关系。

(来源:英中时报 记者:蔡安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