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里可以喝到最纯净的水?还得往冰山上走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1980年,Mary Killiktee搬到了加拿大努纳武特地区一个名叫QikIqtarjuaq的城市,成为这里第一位女性市长,而在此之前,她从未见过如此多的冰山,而且全年都能看到。

在这个音译读起来有些拗口(齐齐克塔胡亚克)的城市,在2016年人口普查时人数为598人,他们彼此都认识对方。一到假期,大多数家庭都会去到度假小屋,冬天通过雪地摩托车到达,夏天冰面薄不安全,就会乘船旅行。这里是距离格陵兰岛最近的因纽特社区之一,正处于以地质动态明显著称的奥伊特克国家公园入口处。

因为受到了戴维斯海峡南部海角和浅水的阻碍,冰山似乎都在这里停了下来一般,风景和文化都因此而被塑造,这里的人保留了传统和语言,最重要的是,这里的水也一如百年之前一样纯净。冰山不会完全融化,随着降雪的发生和时间的推移,最下层的积雪会越来越紧实,从冰川中流出的水几乎没有细菌,而且富含矿物质,这里的人取水时还保持着古人的做法,斩冰、将冰块舀出融化饮用。

世界各地的因纽特人,不管分布在格陵兰、阿拉斯加还是加拿大和俄罗斯,都是在数千个残忍严酷的北极冬天幸存下来的,如果要问他们是如何做到的,他们会总结出一个独特的词:Naglingniq,涵盖了爱、怜悯、尊重多重精神含义,也用这个词来表达对全世界的同情和关心,比如看到911这样的世界性灾难时,他们会说New York naglingniq。

在QikIqtarjuaq,大多数人还在说古老的因纽特语(Inuktitut),这得益于现在还活着的一些老因纽特人的努力,还有当地所有人对传统的尊敬。Daisy Arnaquq是当地居民,她和家人的度假小屋是父亲建造的,现在也经常与家人一起在这里附近打猎、钓鱼,还会登上附近QikIqtarjuaq公园义务帮助接待登山者和前来冒险徒步的游客。“在20世纪50年代我们去寄宿学校上学时,老师们和加拿大政府总告知我们要学会英语听写说,但是我们仍然保持用Inuktitut交流,现在这里的年轻人还在说这种语言。”

现在政府和因纽特文化活动家提供了许多保护传统的课程,来教导年轻的因纽特人们许多生存技能,比如如何建造一个圆顶冰屋,如何在艰苦的北极冬季里生存下来,毕竟在最冷的时候,这里的温度是-60摄氏度,再比如如何正确处理捕杀到的猎物。当然也有改变,大约50年前,这里建立了更大、更持久的因纽特人社区,社区之间互通形成了一些新的语言表达。

“我们的传统语言在这里非常强大,它既年轻又古老,我们对传统知识的力量是我们深爱着社区的重要理由。”Mary Killiktee作为市长,对自己管理的这片社区能够长久不衰存在下去非常自信。

来源:界面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