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色盲之岛”,当地人眼中只有黑白灰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绿色的植被披上了苍白的粉色,澄澈的碧海蒙上了灰,人的肤色褪成黑白,这便是 ” 色盲之岛 ” 居民眼中的世界。

平格拉普岛是太平洋岛国密克罗尼西亚的一个珊瑚环礁,由三个岛屿组成,面积 1.75 平方公里,潟湖面积 1.20 平方公里。在比利时摄影师 Sanne De Wilde(桑妮 · 德维德)看来,这就是一个热带天堂,但在她的照片里,绿色的植被披上了苍白的粉色,澄澈的碧海蒙上了灰,当地居民的肤色则褪成了黑白。这是她为模仿当地居民的所见而 “P 图 “。

这里便是 ” 色盲之岛 “,常住人口不足 300,却有 4% — 10% 的居民是全色盲——他们眼中只有黑白灰,色彩是个难以形容的词,而全球每 3 万人中才有一个是全色盲。

当地居民经常游泳的地方,瀑布因为红外滤镜的作用变得梦幻。

刚洗好的床单挂在草木上。

兰马多考古遗址毗邻波纳佩岛东海岸。直到 1628 年,这里一直是当地土著王国桑德洛尔(Saudeleur)王朝的首都。

道波纳佩岛机场旁的石头,脚下晾着渔网。

其中原因要追溯到 18 世纪末的一场海啸,它的肆虐使国王的臣民仅有 20 人左右幸存。之后他生育了诸多孩子,又使平格拉普岛的人丁兴旺起来,但他的子孙后代也遗传了一种罕见的、能导致全色盲的基因。

出于对基因如何塑造人们和对社群的兴趣,桑妮跨越了一万英里,从西欧来到了西太平洋的平格拉普岛,距其约 300 公里的波纳佩岛上也有一个平格拉普人的小社群,但全色盲的比例还是很高。

一张被色盲患者上色后的鹦鹉照片,这只鹦鹉被桑妮视为热带的标志。

岛上的人们把垃圾全部焚烧,火把也有利于驱蚊。这张照片原本是一个举火把的小孩,色盲患者给它上了色。

上色后的鸭子。

桑妮此前因为拍摄以不同视角看世界或被视作 ” 不一样 ” 的人获得了诸多摄影奖项,一位她的听众告诉了她平格拉普岛的情况——她当时为自己拍摄南太平洋岛国萨摩亚的白化病患者录制了音频节目。

” 我先从美国本土飞到了夏威夷,接着去了马绍尔群岛,最终登上了波纳佩岛,一个密克罗尼西亚联邦较大的岛屿。从那儿我包了架四座飞机飞往平格拉普岛。” 桑妮说。初到 ” 色盲岛 “,她发现居民过着采集与打猎的生活,靠椰子和捕鱼维生。

” 全色盲对光线极其敏感,这对艳阳高照的热带小岛的居民而言无疑是个负担。他们在户外难以保持双眼睁开,白天的世界看起来像是一片烧焦的景象。” 桑妮拍摄黑白照片还原他们的所见。

埃里克面对闪光灯时的反应。岛上只有太阳能,人们晚上用手电筒照亮道路。

杰纳德拿着桑妮从比利时带来的迪斯科彩灯,她问杰纳德看到了什么,杰纳德说 ” 色彩 “,然后一直盯着它。

有些色盲患者声称能看出红色和蓝色的差异,桑妮便用红外线摄影的方式来 ” 还原 ” 他们的视角,曲解或减弱一些色彩,她还邀请他们用水彩笔根据眼中的世界给照片上色。

” 如果你问他们最爱的颜色,他们会回答绿色——即使他们看不出绿色。因为他们被绿色包围着,也喜欢被绿色包围,即使他们看到的绿不一样。”

这座岛的土壤很肥沃,树上果实累累。当地人赤手可以去摘椰子。

色盲的杰纳德在花园拿着香蕉树枝玩耍。” 他戴着我给他做的万圣节面具,很喜欢所以一直戴着它。” 桑妮说。

这位色盲的妇女住在河边的村庄里,许多平格拉普人在那里定居。

杰纳德爬上树采摘果实。

桑妮回到位于阿姆斯特丹的工作室后,邀请患有色盲症的合作者在黑白照片上涂画。

两个男孩把鱼尽量举高避免被鲨鱼啃食,他们生吃鱼肉。

来源:南都周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