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清博弈——中英联合舰队始末(上)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编者按:去年年底,中国海军军舰访问伦敦,激起了本地华人华侨的极大热情。华人皆知1840年鸦片战争中英国的炮舰硬将中国拖入了近代世界,却鲜有人知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后,竟然还出现过一支中英联合舰队的构想,以及围绕这支舰队的英清博弈……

1860年10月,英法联军攻陷北京,咸丰皇帝仓皇逃到热河。以前只是在沿海耀武扬威的洋人如今居然打到了 “金銮殿” ,这对当时的清政府高层无疑产生了极大的冲击。朝廷中如恭亲王弈䜣等一批有影响的人物开始对洋务产生了兴趣,也有了想将外国的船炮长技取为己用的想法。而另一边太平天国运动进行的如火如荼,严重威胁到了清政府的统治。这时的清政府在长达数年的利益权衡中也逐渐意识到一手对付太平天国起义一手对付外国侵略者的想法已经变得不切实际。1860年10月24日,清政府同英国签署了中英《北京条约》,次日同法国签订中法《北京条约》,随即英法联军撤出北京。条约签订后,弈䜣为首的洋务派当权者明确提出太平天国为“心腹之害”,“外夷”不过是“肢体之患”,“藉夷剿贼”未尝全不可取的论点,咸丰皇帝也开始接受借洋人之力的想法并付诸行动。

(和硕恭亲王奕訢,道光帝六子,咸丰帝异母弟。咸丰、同治、光绪三朝名王重臣,洋务运动的首领,道光三十年(1850年),封恭亲王。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薨,谥曰忠。)

1861年春,时任清政府海关税务司的李泰国在上海参加抵抗太平军进攻时身受重伤回国休养,并推荐当时26岁的赫德暂代其职。当时,弈䜣曾请求英国驻华公使普鲁斯“协助购买欧洲战舰”,普鲁斯在复函中向弈䜣推荐了赫德。同年6月,普鲁斯邀请赫德来到北京,并安排赫德同弈䜣会面。随后赫德向总理衙门提议从海关关税中拨款购买兵船枪炮,并且大谈购买外国舰船有“克服沿海失守各处”等六大好处,又说建立水师可以同步军夹击南京,“一日之内可保成功”。李泰国(Horatia Nelson Lay 1833~1898),英国人。他10岁那年,父亲为英驻广州第一任领事,带他来到中国,为把他培养成“中国通”,提供优越条件。先后担任过英国驻广州、香港和上海等领事机构的翻译秘书、代理副领事等职,1859年担任总管各口海关总税务司。总理衙门被赫德一套说辞说的心动,向朝廷奏请从速购买军舰,并于6月底任命赫德担任署理总税务司,7月7日,咸丰皇帝颁谕同意速购。然而,尽管此时的清政府已经意识到旧式水师的落伍,也知道购舰“可以剿发逆,可以勤远略”,购舰计划进行的依旧十分缓慢。

(罗伯特·赫德(Robert·Hart,1835年2月20日-1911年9月20日),英国政治家;1854年来到中国,1861年起在上海担任海关总税务司职务,1863年正式接替李泰国担任海关总税务司。)

1861年12月9日,太平军李秀成部攻占宁波杭州,上海形势陷入危急。而据朝廷获得的情报显示,太平军攻打上海的原因之一就是想借此“取百万置买火轮二十个”(洪仁玕《洪仁玕自述》)。此消息一出朝野一片哗然,弈䜣惊呼“更恐滋蔓之势,延及北洋三口”“发逆已有购买轮船之事”。1862年1月31日和2月1日,弈䜣以总理衙门的名义分别致函江苏巡抚薛焕,两广总督劳崇光,福州将军文清,命令迅速筹款安排购舰事宜。2月27日,劳崇光在广州同赫德最后议定,向英国购买中号火轮三艘,小号火轮四艘,连炮位火药共计六十五万两,这笔拨款于1862年5月陆续凑拨。3月14日,赫德写信给在英国休养的李泰国,请他就近代为办理相关事宜。

英国怂恿清政府购买兵船枪炮成立舰队自然是心怀鬼胎的,他们想利用这次机会控制住中国海军。1862年6月16日,李泰国向英国外交大臣罗塞尔递交呈文,请求批准他为清政府在英国“购买舰只和聘用官兵”,“成立一只欧洲海军舰队”,即“英中联合海军舰队”。他认为“这只部队不会在任何方面妨碍女王陛下政府,反而会使它在进行直接援助时那些烦恼的情况下,享有一切好处”。呈文还向英国政府提出了三点请求:废除1854年颁布的“中立条例”,给予参加这只海军部队的英国海军军官假期,向英国驻华的“民政和海军当局”表示该舰队的成立和装备已由英国海军默许。与此同时英驻华公使普鲁斯也向英国政府提议支持该舰队成立。罗塞尔同意该计划后将其递交给海军部,海军部在同意该计划的同时对李泰国的意见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1)1854年的“中立条例”“已由最近发给英国驻华官员的训令在实际上予以废除”,问题只是“是否采取任何更加正式的方式”;

(2)同意英国海军军官参加这只“欧洲海军舰队”;

(3)外交大臣认为适当时即可通告英国驻华“民政与海军当局”,但是舰队动态需要让海军部了解。

1862年7月8日,英国外交部致函海军部,要求发给英国皇家海军上校阿斯本“许可证”,准其“担任中国政府的军事职务”。次日海军部致函阿斯本,批准了阿斯本的“许可证”,指挥“英中海军联合舰队”,并且安排了一批皇家海军少校来指挥舰队的军舰。作为参加过两次鸦片战争,并且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指挥“狂暴”号军舰与太平军作战过的海军军官,阿斯本对中国相当熟悉,也自然成为了指挥这只舰队的不二人选。8月30日,英国枢密院颁发了一项不必经过议会同意就可以施行的特别法令,内容包括两方面:

(1)授权李泰国,阿斯本二人为清政府组织陆海军部队;

(2)英国臣民只允许加入李泰国,阿斯本二人组成的“中国政府的陆海军部队”,不允许参加其他任何人雇佣或征募的为清政府而组织的武装部队。

(阿斯本)

这两条特别法令极大的保障了李泰国和阿斯本在中国的利益。9月2日,《伦敦政府公报》发表此项法令,同日英国外交大臣罗塞尔将该法令告知英驻华公使普鲁斯。1863年1月9日,英国枢密院宣布“延长并扩大上述法令的各项规定”。

尽管尚未接到清政府的“委托书”,1862年8月份,李泰国就已经在英国政府的支持下早早的买好了五艘舰只,并请求批准他为该舰队拟定的旗帜。9月2日,罗塞尔告知李泰国海军部已经向英国海军军官发出训令,尊重李泰国所选用的旗帜。9月10日,外交部致函李泰国,英国政府同意在普鲁斯的保证下继续支持李泰国。让他购买舰只的工作不致”产生任何拖延”。在这般全力支持下,舰船的筹备工作非常顺利。购进的八艘船由李泰国命名,分别为炮舰“北京”号,“厦门”号,”广东”号,“天津”号,”江苏”号,”中国”号,补给舰“盛京”(Mokeden)号,交通舰“遐荒”(Thule)号,并且招募了英国海军官兵六百人组成了舰队。英国政府为嘉奖李泰国控制中国海关和组织舰队的“功勋”,授予他三等男爵的勋章。

随后的1863年1月16日,李泰国和阿斯本签订合同十三条。主要内容包括:

(1)阿斯本担任“欧洲-中国海军舰队”司令,任期四年,期间中国不得另任其他外国人担任司令一职;所有中国境内欧洲制造的船只,或受雇于中国皇帝由欧洲人驾驶的本国船只,或中国皇帝统治下属于中国人但由欧洲人驾驶的中国船只全部受阿斯本管辖;

(2)阿斯本只执行由李泰国转交的中国皇帝的命令,其他人转交的命令不予执行;如果该命令阿斯本不能满意,李泰国有权拒绝担任中转人;

(3)舰队所有船员,军官均由阿斯本任命选用,并呈报李泰国批准;中国官员对这只舰队任用的官兵提出的任何控诉均由李泰国和阿斯本“负责调查”;

(4)舰队作为外国水师,舰上官兵都是外国人,需要挂上外国旗号才能尽心尽力,让外国商人慑服,所以需要悬挂李泰国设计的旗帜。

同日李泰国和阿斯本参照英国海军章程制定了“英中海军联合舰队章程”,并同雇聘的舰队官兵订立合同八条。根据这合同十三条的规定,阿斯本不仅是舰队总司令,而且是清政府的海军总司令,能够控制整个中国的新式船只,甚至可以不执行“中国皇帝的命令”。毫无疑问,这合同十三条完全将中国主权视之如无物,而在总理衙门没有授予他们这方面权限的情况下更是非法而且荒谬的。阿斯本在后来的报告中就曾向罗赛尔说明,他们订立合同十三条是”经过长时间深思熟虑而决定下来的行动计划,可以不致在今后迷失方向”,“在这一切方面,我们必须小心谨慎,不要让女王陛下以枢密院法令授于我们这样重大的权力与之相适应的责任,为我们自己、我们的继任人或中国官员所滥用”。

李泰国和阿斯本两人在向英国政府所作的报告中还多次谈到,所谓“英中联合海军舰队”是他们“根据女王陛下枢密院法令的授权而组织起来的”。英国的野心也正如《北华捷报》所说:“中国应以一个英国军官为部队司令官,而他除承认英国最高统治权之外,不应承认其他权力;除为英国效忠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利益。此外还应该有一个英国军官为一只海军舰队的司令官,他应能控制所有水上主要交通线,使英国的势力和权威不断发展”(1863年3月21日)。

作者简介:史图馆,全世界历史爱好者组成的历史社团。 公众号@浅绿的历史盒子

作者:呆毛(史图馆)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