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施会丑闻:谁赋予他们「神」的权力?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2010年1月,海地经历了一场里氏7.0级的大地震。这场灾难导致超过50万人口的伤亡,以及150万以上当地居民的流离失所及陷入穷困。

因此,来自世界各地的救援组织纷纷抵达海地,为当地居民进行灾后重建工作。但在2011年期间,来自英国乐施会(Oxfam)的数名驻外人员因为涉及性丑闻纷纷辞职或被辞退。关于该事件的具体情况,时至今日却才被英国《泰晤士报》逐一披露。

根据爆料者称,在海地有一个被称为「粉红小屋」的住所,那里居住着来自英国乐施会的外派人员。人们会时不时看到当地女性被专车接送前往「粉红小屋」参加派对。据悉那些女性往往会穿着乐施会的T恤、半裸着下身,与住在此处的工作人员寻欢作乐。

故此,这座「粉红小屋」亦被称之为「妓院」(the whorehouse)。据爆料者称,被运送往来的女性大多为当地的性工作者。而那些司机及车辆原本是乐施会用来接送员工的,因此被雇佣的司机往往是当地人。但这些司机被告之,如果还想续约的话,最好将女性送来此处供乐施会的员工享用。而爆料者更向记者描绘称,「粉红小屋」的派对简直堪比罗马帝国卡利古拉(Caligula)的荒淫聚会,而参与派对的男性员工更是时常谈论着那些「烤嫩肉」。

爆料者还称,当年东窗事发后,相关人员随即关闭并销毁了有关资料。

这般骇人听闻的爆料传出,不难想象各界对乐施会发出怎样的谴责。一波接一波的爆料与评论,让乐施会的丑闻连续两周都占据着英国各大媒体的头条。

乐施会的副首席执行官彭妮·劳伦斯(Penny Lawrence)在新闻曝光的几天后,便辞去了职务。而乐施会首席执行官马克·戈德林(Mark Goldring)在接受访问时,却气急败坏地说,「外界那些强烈而凶猛的攻击,让人不禁怀疑说,我们到底做错什么?是将婴儿扼死在他们的婴儿床上了吗?」

尽管事后戈德林为自己不当的言行表示了歉意,但他内心深处也许或多或少就是这样认为的。

回顾近来发生的一系列性丑闻,从去年10月的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事件,到今年1月份的「总裁俱乐部事件」,再到这个月的「乐施会丑闻」。似乎它们都在讲述着同一个故事,一个关于权力的故事。

韦恩斯坦认为自己在好莱坞只手遮天,只要女星为他提供性服务,拥有权力的他就可以帮助她们取得非同寻常的成功。总裁俱乐部也无非是一群拥有金钱与权力的男人们恣意妄为的行径。而乐施会丑闻更包含了一种「救世主」搭救世人,自封为「神」的意味。

有媒体声称,类似乐施会丑闻这样的事件在国际救援组织或非营利机构中层出不穷。否则,当初那位因性丑闻辞职的乐施会负责人罗兰·范豪威尔麦仑(Roland van Hauwermeiren)怎么会在事后又被其他慈善机构再次聘用?

一位曾被范豪威尔麦仑「资助」过的海地女性米可兰琪·伽柏(Mikelange Gabo)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道,她认为范豪威尔麦仑是个不错的人,因为事后范豪威尔麦仑都会给她小孩奶粉、尿布或是钱财。伽柏认为,「如果神派遣某人在你的人生道路上来帮助你,你应该对此表示感恩」。

伽柏还在采访中说道,自己唯一不满的是范豪威尔麦仑没有兑现他的承诺,因为在他突然离开前,没有让那些曾与他发生性关系的女人得到他所承诺的工作。她还补充道,与范豪威尔麦仑发生关系的不仅仅是性工作者,还包括当地的普通居民。

也许,对于那些被外派到满目苍夷的灾区的救援人员来说,当他们被当地居民视为「神」派遣而来的救世主时,他们会产生这样的一种错觉,仿佛即便是高高在上的神,也无法像他们这样掌控着当地居民命运。他们用这种权力不仅让当地的居民敬重,更让居民们畏惧。

其实,对于那些外派人员来说,他们所面对的环境或许正如CNN报道中所描述的,几乎可以用「人间地狱」来形容,而他们的性命也处在各种威胁之中。在压力之下,乐施会的首席执行官尚且会出言不逊,而身处当地的高压环境,手握大权的他们怎么不会觉得自己超越了「神」?

这当然不是给那些人开脱罪名。因为对于救援人员,正如作家瑞秋·莫兰(Rachel Moran)所说,他们首要的职责是“将食物而非性器官放入你所要救助的人嘴中”。

但在这样的环境中,让这些权力拥有者更好地被监管恐怕将是一条漫长而久远的道路。披露他们的恶行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来源:英中时报 作者:006与W)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