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给媒体讲段子?特朗普:没人比我更擅长自黑式幽默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最近,特朗普干了件他以前从未做过的事儿。

3日晚上,特朗普参加了在华盛顿举行的烤架俱乐部晚宴,被自己常常嘲笑的主流媒体包围着,给他们讲笑话。

烤架俱乐部晚宴是华盛顿记者和美国政要们的传统年度聚会,美国总统在此得以享受揶揄媒体和政敌的乐趣。

今年的晚宴是该俱乐部举办的第133届年度聚会,65名华盛顿记者和一些民主党人士出席了聚会。

不过,特朗普总统去年并未参加,他甚至还跳过了2017年的白宫记者协会晚宴。

潜入白宫的作家迈克尔·沃尔夫在《火与怒》中写道,特朗普的工作人员担心,他会在在沸腾和轻蔑的观众面前挂掉。

事实上,特朗普曾经尝试过说笑话,但通常都以尴尬收场。

有一次,特朗普在史密斯基金会纪念晚宴上嘲讽希拉里,说她“假装不讨厌天主教徒”,台下嘘声一片。

于是,他大声问,大家是在给希拉里还是自己喝倒彩。

台下一位观众大声回答道:“你!”

但是,针对这次晚宴,特朗普则自信满满地说:

“我的工作人员担心我不能幽默地‘自黑’。我告诉他们不要担心,没有人比我更擅长自黑式幽默了。”

那么,特朗普都讲了哪些笑话?

这次晚宴,一向“护短”的特朗普首先拿家人开涮了。

最近,女婿库什纳因“通俄门”而被降安全权限。他调侃道:

“我想为迟到向大家道歉。你们知道的,我之所以迟到,是因为库什纳无法通过安检。”

自特朗普上台后,媒体还多次曝出总统与第一夫人梅拉尼娅不和的消息,以及白宫班子跟走马灯似的不停变换。

对此,特朗普是这么解释的:“这么多人离开白宫,真是令人振奋。白宫需要新思想,我喜欢流动,喜欢混乱。下一个该谁走了?史蒂芬·米勒还是梅拉尼娅?”

黑完家人后,特朗普继续黑现任和前任“小伙伴”。

由于副总统迈克·彭斯总是被爆要辞职,特朗普说:“彭斯每天早上睁开眼睛就问‘我被炒了吗?’,迈克,如果你没有犯罪就不会被炒,请记住这一点。”

最近,司法部长塞申斯主动回避“通俄门”调查,而没有为特朗普站台,他调侃道:“我来晚宴路上问他要不要顺路带他一下,结果他说要‘回避’!”

而前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因为向外界泄漏了太多白宫八卦而跟特朗普闹掰,特朗普嘲讽道:“班农一离职,CNN一下子失去了自己的年度最佳记者,班农的大嘴比泰坦尼克漏得还多。”

CNN躺枪后,他继续怼盛产“假新闻”的《纽约时报》:“嘿,纽约时报!你们是纽约的标志,我也是纽约的标志。唯一的不同是,我还拥有自己的房产。”

最后,他还不忘叫嚣民主党,称他们可以尽情幻想赢得2020年大选,因为他们才是真正的梦想家。

在这次晚宴上,特朗普难得地放下恩怨和怒火,在展现幽默感上小试牛刀。

虽然有一些不错的反响,但还是有人会怀念“段子手”奥巴马。在前年的白宫记者晚宴上,奥巴马来了场“单口相声”告别秀。

他拿希拉里演讲挣钱的事寻开心,表示如果这次晚宴上的段子反响热烈,他可以去挣“大把大把的塔布曼”。塔布曼为美国废奴主义者,头像被印在改版后的20美元纸币上。

他还调侃特朗普有一些外交政策经验,因为“他多年来一直在跟世界各地的领导人见面——瑞典小姐、阿根廷小姐、阿塞拜疆小姐。”

演讲结束时,他模仿NBA球星科比在退役前的告别赛上的举动,只说了两个词“奥巴马走了”(Obama Out),让话筒落地,转身走下讲台。

英国首相梅姨作为这位欧洲政坛的铁娘子,也是位开玩笑的高手,她在下议院与政敌科尔宾的叫板堪称一场相声比赛。

去年圣诞节前夕,工党问喜欢烹饪烤鹅的梅姨,今年圣诞烤鹅是不是该取名叫鲍里斯,鲍里斯为英国外交大臣,当时正跟梅姨闹别扭。

梅姨犀利回应:“我可得强忍内心的冲动,好想给这只鹅取名科尔宾。”

一次首相质询中,一位议员盛情邀请梅姨品尝自家美食,她乐呵呵地开玩笑称,今天有事去不了,之前有场美食活动也没能参加,不过人家特地把土特产给送来了。

完了还不忘叮嘱一声:“我可没暗示什么。”

被媒体称为“十项全能”的普京自然也是段子高手,不过他似乎更偏爱冷笑话。

一次记者会上,记者提问:“提高军费不怕降低国民生活水平吗?”

然后,普京说起了冷笑话:从前,一位退休的军官家里有把佩剑,这把剑被儿子拿去换了块表,军官看了看手表说:“好表,干的漂亮,如果明天有土匪强盗来咱家,把我和你妈都打死了,把你姐侮辱了,然后你出去和他们说:‘晚上好呀,现在是莫斯科时间晚上12点半!’”

总之,不会讲笑话的段子手不是好总统。

(来源:上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