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看两会:双面解读政府工作报告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2018年3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也就是俗称的“两会”,分别于3日和5日在北京召开。本届两会涉及人大的换届选举,是第十三届人大的首次会议,又是中共十九大后的首届两会,赢得海内外媒体的瞩目。

特约撰稿:拉柯

四项民生在社交媒体刷屏

3月5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了十九大之后的首次政府工作报告。这份报告近两万字,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随后立即发布了800字左右的极简版,列举了报告要点。

根据《人民日报》的极简版,这次报告主要包括以下内容:

首先是十二届人大在过去五年当中所取得的成就,包括: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从54万亿元增加到82.7万亿元。城镇新增就业6600万人以上。基本医疗保险覆盖13.5亿人。贫困人口减少6800多万。重点城市重污染天数减少一半。基本完成裁减军队员额30万任务。高铁网络、电子商务、移动支付、共享经济等引领世界潮流。

在报告上述成绩的同时,李克强总理提醒大家保持清醒,因为“部分地区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在住房、教育、医疗等方面群众还有不少不满意的地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不同程度存在。”

其次提出了今年的全国目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5%左右。居民消费价格涨幅3%左右。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5.5%以内。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下降3%以上。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增长基本同步。

然后指出了今年全国的重点工作,主要包括: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降低农村学生辍学率,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居民基本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再增加40元。扩大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范围。再压减钢铁产能30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左右。再为企业和个人减税8000多亿元。加强新一代人工智能研发应用。加强雾霾治理、癌症等重大疾病防治攻关。健全地方税体系,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

此外,还要严厉打击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等违法活动,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再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000万以上。并使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下降3%。严禁“洋垃圾”入境。严控填海造地。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分置改革。新建改建农村公路20万公里。把新能源汽车车辆购置税优惠政策再延长三年。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完成铁路投资7320亿元、公路水运投资1.8万亿元左右。放宽或取消银行、证券、基金管理、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

从这份极简版的报告内容来看,这是一份内容丰富、从宏观到微观均有非常明确规划的报告,涵括了中国民间及海内外媒体和专业人士关切的绝大多数问题,也迎合了民间对政府的绝大多数期待。

尽管如此,有趣的是,在报告发布当天,中国各大媒体在社交媒体(新浪微博)上对两会的宣传重点一致集中在民生部分。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移动网络流量资费年内降低、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下调汽车及部分日用消费品进口关税,这四大与普通民众呈现最直接关联的民生政策在新浪微博上几乎以刷屏方式出现。

英国媒体看两会:国防预算与强人政治

如果我们掉回头,来看看英国媒体对中国两会的报道,会发现一些显著的不同。这当然是因为,对于英国人来说,他们对中国事务的关切点是与中国人完全不同的。

英媒首先关注的是中国的国防开支。BBC的报道直接以“中国政府设置万亿国防预算”为标题来报道这份政府工作报告。报道首先提到的是李克强总理的政府报告中,中国今年的国防预算将提高到11,100亿元(约合1,750亿美元,1,260亿英镑),与去年相比,增长了8%。《每日电讯》也同样以此为主题做了报道。

这显然是个庞大的数字。将这条消息放在首要位置,凸显出英媒对中国随经济实力一起上升的军事实力的担心。

不过,如果我们将世界第一经济强国美国的国防预算拿来做个对比,这种担心或许会化解不少。

根据美国国防部财务部门的公告,特朗普总统向国会提交的2018国防预算预案是6,391亿美元,比2011预算控制法(Budget and Control Act,BCA)为国防预算设置的上限多出520亿美元。而据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的估计,2016财年,美国国防开支为6,112亿美元,占GDP的3.3%;该机构估计中国当年的国防开支为2,157亿美元,占GDP的1.9%。另外一份来自战略研究国际中心(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的估计则称,两国2016年国防开支的数字分别是6,028亿美元与1,505亿美元。

这些数据显示,与世界第一经济大国美国相比,作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中国,其国防预算暂时似乎还算不上激进。

当然,除了国防预算,包括BBC在内的英媒最关心的问题是中共中央不久前的修宪建议,尤其是关于取消国家主席与副主席任期限制的提议,在本届人大的落实情况。

《卫报》引用一位自毛时代起就频繁访问中国的名叫奥维勒·谢尔(Orville Schell)的中国专家的话称,整个世界又在回转到从前强人政治的时代。他说,“我们在过去的好时光里,曾经遇到过一批这样的领导人,胡志明,斯大林,蒋介石,毛泽东,戴高乐,终生尸位素餐的人,恩威尔·帕夏,尼古拉·齐奥塞斯库。然后我们逐步走入目前这个由官僚式领袖们构成的苍白时代。而现在,我们似乎正在回到那个由伟人统治的时期。”

该报称,在人大开幕式上,其记者试图采访人大代表,向其询问有关取消任期限制的看法,而对方用英文“Sorry”拒绝回答。

在十三届人大开幕前一天的3月4日,卫报还刊出另一篇文章,谈到这次取消任期的提议,足见其对于这项提案的关切程度。文章引用了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政治学教授维克多·希(Victor Shih)的看法,“习近平对中国的未来有着非常具体的看法,他希望中国能够进入世界的舞台中央,并重塑全球秩序。他感到,自己必须控制住每一个微小的细节,以实现那些目标,如果有人胆敢挡在路上,他会让他沉默。”

而以《金融时报》为代表的财经媒体则更关注在这种形势下的中国经济(BBC也简单提到了中国政府要解决的债务问题)。《金融时报》中文网首席财经评论员徐瑾谈到了GDP指标在中国官方考核体系中的弱化,并认为,在中国的“投资和出口遭遇挑战的时候,政府过去追求的消费驱动,在资金推动与技术变革之下悄然发力。”

与英媒的关注点相比,中国官方媒体对两会报道的基调是正面的、积极的,这也是其一贯态度。而其对收入、通讯、旅游、交通等民生话题的引导,也准确把握了民众的敏感点。事实上,大多数民众的确只关心自己的生活,即便参与公共讨论,其着眼点也多以自己的利益为出发点,对更具抽象性的宏观数字和宏观话题,很多人既无讨论的知识,也无讨论的热情。

但另一方面,也有很多人关心更为重大的政治议题,只可惜这些议题在中国社交媒体上通常是受到限制的。如果公共讨论一味被限制在狭窄的民生领域,对于执政来说,也并不一定是好事。英国脱欧局势的混乱,开端于2016年的脱欧公投。而公投中脱欧人士的不满,很大程度上也来自于部分媒体经年累月地对眼前民生问题的渲染和片面解读,使民众无法从更大的视野来看待自己眼前的问题。当然,这是长远的话题了。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