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清博弈——中英联合舰队始末(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回到清政府方面。此时的清政府还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依旧按部就班地筹备着舰队的相关事宜。1862年10月,总理衙门收到赫德来信,称李泰国来信声称的原定款数六十五万两不足以购买原定的船只大炮,请求再加银二十万两。总理衙门经过商酌决定再拨十五万两白银,其中闽海关拨出十万两,厦门海关拨出五万两,这是总理衙门的第二次拨款。10月24日,总理衙门在给李泰国的信中提到了授予李泰国的权限:“一,购买船只并各船内应用之炮药,煤斤及各类零星等件。二,邀请应坐各船之武弁,招募炮手水手以及立定各项合同。三,酌留所需银两,以便照各项合同发给俸禄工钱,以及将来备赏各款之用。”简而言之,总理衙门授予李泰国的权限无非购舰招兵而已,前文提到过的合同十三条完全是逾权行事。

(罗伯特·赫德爵士,曾担任晚清海关总税务司达半个世纪之久)

11月20日,恭亲王向朝廷奏呈赫德草拟的轮船应派官弁、兵丁、水手清单。根据这份清单,中国方面应派总兵官一员,会同阿斯本总理一切。另派武官七人,分管各船,督带兵勇。大轮船派炮手,水手各四十名,水师兵三十名;小轮船炮手、水手、水师兵各十余名。炮手拟用湖南人,水手拟用山东人,水师兵拟用八旗人。同日奉上谕,着湖广总督官文,两江总督曾国藩相应机宜,悉心筹酌,所需官兵于船到之前一律配齐,船到即可上船练习。12月21日,总理衙门致函曾国藩,要求他预筹节制,经费和进剿事宜。而此时与太平军作战的曾国藩对这只舰队的到来也是期盼已久,他决定派统带巡抚营提督衔记名总兵蔡国祥统领这只舰队,水手,炮手及兵丁都从蔡国祥所属弁勇中进行挑选。

(曾国藩)

1863年5月,李泰国率领舰队从英国回到中国,在同总理衙门交涉的过程当中坚决要求清政府接受他和阿斯本签订的合同十三条,并且还提出了几项新的要求:

1,今后“各海关应由本总税务司各立银号,代收银税”,地方官不得支用;2,“现立兵船水师一切俸饷供费,应定立额数,在税银饷下支给”,上海,浙江所雇佣的外国士兵全部交由李泰国管理,包括他们的俸饷经费也由李泰国在税银项下支配分发;3,“现办军务,税务,必须银两充足,可以由总税务司向外国“借款一千万两,以税银分十年带利抽还。本总税务司有这些款在手,则于中国事事可办,事事有益”。(《海防档》(甲))

很显然,这几条要求不仅让总税务司可以进一步控制中国海关,而且还控制了海军和陆军,李泰国的野心此时已经毫不掩饰。由于英国也意图控制中国的财政和军事大权,所以这些荒唐至极的建议得到了英国驻华公使普鲁斯的支持。普鲁斯同时照会总理衙门,要求清政府接受:

1,清朝中央政府将关税掌握在自己手中,作为按时支付给军队人员待遇的资金;2,这些军队直属于中央政府,他们只接受中央政府的命令,也只向中央政府负责任。

上述要求基本和李泰国所提内容一致,某种程度上也相当于以英国政府的名义加强李泰国在交涉中的地位。这绝对不是总理衙门乃至清政府所能接受的,他们想要的只是借洋人之力将太平天国运动镇压,而不是将大权借于洋人之手。所以总理衙门在接到李,阿二人的合同十三条后,看到“其意愿思藉此一举将中国兵权,利权全行移于外国”,当然是不会全盘接受的。但是为了得到舰队,镇压太平天国,得到英国的支持,清政府也是不可能全盘否决的。于是清政府做出了让步,再三谈判下,总理衙门和李泰国议定《轮船章程》五条,主要内容包括:中国派武职大员担任舰队总统,聘阿斯本为帮同总统,舰队一切事宜由两总统“和衷商办”,舰队“所在用兵地方,应听督抚节制调遣”,也应随时挑选中国人上船学习。恭亲王奕訢还与李泰国议定,在攻下南京后所掠得“财物,就十分而论,以三分归朝廷充公,以三分半归阿思本分赏外国兵弃,以三分半归中国官兵作赏。如系阿思本克复,并无官兵在事,则七分归阿思本充赏”。尽管如此,但在英国侵略者看来,这些让步同它控制中国的军权和财权的目标,仍然相距太远。1863年6月。李泰国以“所定之八十万两,万难敷衍”为借口,擅自在英国借银五万英镑,约合中国银十五万两。之后,李泰国到上海又擅自借银十二万两。而这二十七万两的借款,李泰国把它算在买船经费内,而清政府也只能选择敲碎了牙往肚子里咽,毕竟都等着这只舰队助剿,时间不等人。1863年7月,总理衙门奏准该十五万两的摊付方法,其中粤海关出三万两,潮洲关出三万两,闽海关三万两,厦门关二万两,江海关二万两,九江关二万两,另外十二万两由江海关分十二个月按月交一万两。然而江海关只交了三个月合计三万两白银,依旧有九万两缺口,于是李泰国将闽厦两海关多拨出来的两万两抵作江海关两个月的还款,计银合计五万两。这便是清政府的第三次拨款。

(晚清总理衙门)

7月8日,《轮船章程》获总理衙门奏准,次日总理衙门咨行各地,通报《轮船章程》获奏准一事。所购得军舰改名,“北京”号改名“金台”号,“中国”号改名“一统”号,“厦门”号改名“广万”号,“盛京”号改名“德胜”号,“广东”号改名“百粤”号,“天津”号改名“三卫”号,“江苏”号改名“镇吴”号。

此时在前线进攻太平军的湘淮军首领对不能指挥新购舰船和此前弈訢和李泰国关于攻克天京分财产的约定感到十分不满。就连最初支持购舰计划的曾国藩在总理衙门也不禁发起了牢骚:“轮船章程奉行甚难,拟令蔡国祥仍住旧式师船,不遽以汉总统自居,亦不停泊一处,且与阿思本交往查看,若不甚居骄,方可徐讲统辖之方。若意气凌厉,把轮船当做奇货,把汉总统看成堂下厮役,倚门剑客,则水陆将士必将视为大耻,不如早为之谋,干脆讲此船分赏各国,不索原价,以挫李泰国的锐气。”李鸿章也表示“金陵已成合围之势,可毋庸外国兵船会剿。”在金陵指挥围城的浙江巡抚曾国荃也表达了相同意见。

9月18日,阿斯本率舰队到达天津,旋抵北京,同李泰国一起要求清政府接受他们的合同,表示如果不按合同十三条行事,他们拒绝从事任何活动。并且以舰队威胁,宣布如果四十八小时内不答复,立刻解散舰队。普鲁斯一如既往的表示了支持。10月25日,总理衙门照会普鲁斯,详述购舰事件始末,并表示“中国兵权不可假与外人”。接着,总理衙门又照会英国,宣布中国不能批准李-阿舰队合同十三条的理由,并请求将轮船撤回变价出售,将船款交还中国,并免去李泰国的总税务司职务,改由赫德担任。美、法两国在得知英国意图控制中国财政和军事大权的野心近乎得逞时表现出强烈的嫉妒和反对,而在华的英国人也认为李泰国其人刚愎自用,在多方压力下,英国同意撤出舰队。这是第二次鸦片战争以来,清政府第一次对外采取强硬立场。

11月6日,总理衙门同李泰国,阿斯本商定舰队遣散办法,议定船价,炮械军火价值,以及截止9月18日为止在船内所购得的食物,煤炭等交由阿斯本变卖,变卖所剩价银一律归还中国。清政府在购舰期间的花费如下:三次拨款一百万两,三个月月款二十二万五千两,回国经费三十七万五千两,上海零税银十二万,共计拨银一百七十二万两。从购船余款和船炮变卖中,清政府即共收回白银一百零二万一千余两。这样清政府一买一卖中白白耗费的银子就是六十九万九千余两。在中国停留了两个月的阿斯本舰队就这样草草解散了。
阿斯本舰队是清政府在建设近代海军的第一次尝试,结果却是碰了一鼻子灰。不仅搭了一大笔银子,洋务派还因为这次事件饱受保守派攻讦。这是洋务派在和外国人打交道过程中的第一次吃亏,当然也绝对不是唯一一次,但至少让洋务派在后来和列强打交道时表现的更加小心谨慎。

(漫画中蛮横的李泰国)

作者:呆毛(史图馆)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