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成就堪比律师行业30年 纽约女媒体人为“我也是”运动鼓与呼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摄影:李媚玲

“过去一年记者(为性别平等)做出的贡献,超过了律师们30年做的事。”布鲁克林学院法律系教授米娜·柯特金(Minna Kotkin)说。

美国当地时间3月13日晚,纽约城市大学新闻系研究生学院邀请多位在纽约工作的记者一起探讨了过去一年中的“我也是(#MeToo)”女性平权运动。讨论会的主题是“#MeToo,你准备好(报道)了吗?”

“最近我见到的因为性骚扰和性侵犯被从高位上解雇的有权势的男人,比我这辈子里之前见到的总和还多。”《纽约时报》记者艾米莉·斯蒂尔(Emily Steel)说。斯蒂尔因报道福克斯新闻(Fox News)高收视率节目The O’Reilly Factor 前主持人比尔·奥雷利(Bill O’Reilly)的系列性骚扰案件闻名。

斯蒂尔说,过去一年中的“MeToo”运动是让整个美国社会和法律体系倾听更多女性的声音,而媒体在这场运动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职场性骚扰发生的根本是男女权利的不平等,男性在职场上占有压倒性的权利优势,”为《卫报》等媒体撰稿、专注于性别报道主题的记者寇艾·贝克(Koa Beck)说,“这就是为什么你看到在这场运动中被拉下马的全是位高权重的大公司高管。”

至于职场性骚扰为何难以杜绝,柯特金分析说,当女性在职场中处于弱势地位时,她们很难站出来质控她们的上司、雇主,因为这会让她们面临失去工作的风险——尤其对低收入女性群体来说,保住工作是她们生存的底线,这让她们没有选择。

柯特金说,职场上通常有两种常见的性骚扰,一种是不正当的行为,如触摸,肢体过度亲密等举动,二是诱导性地劝说,比如暗示女性通过性行为可以获得诸如升职加薪等好处。但随着很多媒体报道了职场性骚扰的案例,性骚扰的法律边界也在变得越来越清晰,关键是女性要勇敢地站出来,“拒绝沉默”。

“我知道这场运动很艰难,”专注于政治报道的记者亚历桑德拉·德桑克缇斯(Alexandra DeSanctis)说,特别是“当我们发现白宫里居然也会发生这种事情,尤其是当指控指向的是共和党的高官,甚至是白宫里正坐着的共和党的总统”的时候。

“但关键是记者在报道这一事件时应该保持政治独立,不应该带有政治倾向,”德桑克缇斯说,“这也让我们开始反思,为什么男性会如此对待女性?”

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柯特金表示,很多美国高校也是性侵和性骚扰高发区,其中也不乏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常青藤名校,而校方之所以对此问题采取回避的态度,是因为他们不希望这种事情变得公众化。他们甚至提出校园性侵、性骚扰案的处理应该是警方的职责,“但我认为校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她说。

MeToo(或#MeToo,直译为“我也是”)运动是2017年10月好莱坞著名电影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性骚扰事件后,在西方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的一个主题标签,用于遣责性侵犯与性骚扰行为。在那之后,成百上千万人使用这一标签来公开她们的不快经历,其中也包括许多知名人士。

随后,这场指向职场性骚扰的运动从影视界蔓延到音乐界、学术界、传媒界甚至政界。去年11月16日,纽约州联邦参议员陆天娜在被问到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参议员艾尔·弗兰肯以及罗伊·摩尔等政界人物被指控有不当行为时,特别提到了“MeToo”运动。

在这场运动中被拉下马的美国名人包括NBC“今日”主持人马特·劳厄尔(Matt Lauer)和CBS “This Morning”名嘴查理·罗斯(Charlie Rose),还有《纸牌屋》男主角凯文·史派西(Kevin Spacey)等一大批影视界重量级人物如多米诺骨牌般倒下。此标签目前已在全球超过80个国家中被广泛使用。

来源:界面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