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东问西》:东邪西毒

883

朝鲜变脸太快,世界表示不适应:从参加平昌冬奥会、到会晤韩国高级代表团、再到决定跟美国总统商谈,都是短短几周之内发生的事情。

小布什当政时期,美国把朝鲜定义为邪恶轴心国家,朝鲜的所作所为的确够“邪”。去年还频频放炮,转过年来就向宿敌美国示好,这种极端摇摆的政策在西方国家会觉得不可思议,对于朝鲜这样的极权国家却很正常,因为它的政策都是围绕一个人制定、一个人说了算,目的就是为了维护金家统治,为了这个目标,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对于朝鲜新一轮的外交攻势,世界有理由持严重怀疑态度。1993年和2003年,朝鲜先后爆发核危机,当时国际社会为解决问题作出了很多努力,结果都未能如愿。

韩国中央日报认为,随着中国积极参与对朝制裁,现实的艰难摆在了朝鲜的眼前,于是朝鲜选择通过与中国保持警惕的美国进行交易向中国发出警告,最终借此让国际社会解除制裁。

BBC的分析称,金正恩想要的是减少制裁、先发制人制止美方采取军事行动,并试图让国际社会接受朝鲜成为合法拥核的国家。

朝鲜的“邪”其实有套路可循。朝鲜不甘心做地缘政治的棋子,善于在大国缝隙之间周旋腾挪,经常上演以小博大的戏码,通过把紧张对峙带至悬崖边,制造对自己有利的局势,屡试不爽。

朝鲜从前没什么资本跟美国叫板,现在有了宣称可以打到美国本土的弹头,增加了跟美国交易的筹码。朝鲜的表态表明,中国执行联合国的制裁协议,对朝鲜产生了巨大压力,这是朝鲜改打美国牌的主要原因。

真正让朝鲜完全彻底不可逆地放弃核武器十分困难。金正日时代把拥核列为事关生死存亡的一项基本国策,金正恩时代强调了经济建设,但是并没有放弃拥核自重突破困境的野心。

FT中文网分析:当前金正恩对韩国和国际社会伸出橄榄枝,正说明国际社会的制裁完全必要、并取得了实际效果,金正恩撑不了很长时间了,因此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的执行不能有丝毫松懈,而应继续坚持。在这个阶段如果在制裁上松了口子,半岛无核化的努力必将功亏一篑。

在英国,俄罗斯间谍斯克里帕尔遭毒剂暗算的消息占据了上一周的头条。

斯克里帕尔长期在俄罗斯情报部门工作,后来服务于英国军情六处MI6——也就是大名鼎鼎的007邦德的工作单位。斯克里帕尔在俄罗斯情报部门里的辈分不高,却掌握了克格勃在欧洲间谍网的人员信息,根据斯克里帕尔提供的情报,很多俄罗斯间谍被所在国驱逐。2006年,斯克里帕尔斯被俄罗斯特工逮捕,承认收过MI6的好处费10万英镑,被判了13年徒刑。2010年,美国和俄罗斯进行间谍交换,斯克里帕尔得到英国庇护,来到英国定居。

这次跟66岁的斯克里帕尔一起遭毒算的还有他33岁的女儿。英国警方称,导致斯克里帕尔父女中毒的是一种神经性毒剂,这种毒剂是通过饮料还是通过邮寄包裹让父女中毒的,目前还在查证。调查进而发现,斯克里帕尔的妻子2012年去世、接着儿子车祸离奇丧命,死因同样可疑。

现在这笔账都被算到俄罗斯的头上。再早,2006年变节的俄罗斯特工利特维年科在伦敦遭茶水投毒而亡,以及另外数起俄罗斯流亡人士死亡事件,背后均怀疑有俄罗斯特工的身影。英国首相和外交大臣都已经表态,一旦查实,将对俄罗斯进行制裁。

斯克里帕尔遭下毒事件已经演变成为了一场公共卫生危机。在他毒发前待过的酒吧、餐厅都发现了毒剂残留,最初接触斯克里帕尔并对之施救的警察出现了中毒症状。天空电视台的评论员把这次下毒事件的性质跟金正男遭神经性毒剂毒杀并论。使用国际禁止化学毒剂,当街清除异己,显示了邪恶力量的不择手段。

从涉嫌传播假消息,干涉欧洲大选,涉嫌干涉美国大选,试图在西方挑起不和,俄罗斯政府的套路也是有章可循,就是为了恢复昔日冷战时期的帝国旧梦,无所不用其毒。这也引起人们警惕,去年底在布鲁塞尔,特蕾莎·梅直接向普京发出警告,“我们知道你在做什么,你不会成功的。”

(来源:英中时报 文:杨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