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看中国》:将古老中国智慧引入现代城市规划

941

近期卫报做了多篇有关中国当代城市规划和建筑的报道。在3月21日的报道中,文章介绍了当代中国城市规划师俞孔坚和他的作品。

俞孔坚是北京大学风景园林学院的创办人和院长,建筑事务所“土人景观设计”的创办人,以将中国古代水系引入现代设计而闻名。

文章介绍了俞孔坚是如何帮助城市应对极端天气的,并将关注放在了中国的传统上。在这个过程中,他将中国一些最工业化的城市改造成了绿色建筑的标准承担者。

俞孔坚的设计目标是为面临海平面上升、干旱、洪水和罕见风暴的城市建设抗灾能力。53岁的他最出名的作品是“海绵城市”,用柔软的材料和梯田收集水,然后可以提取使用,而不是采用通常的不吸水的混凝土和钢铁材料。

文章说,欧洲的城市设计方法包括排水管道,这些管道无法应对季风降雨。但是中国政府现在已经采用海绵城市作为城市规划和生态城市的模板。

在参加墨尔本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举行的“墨尔本设计周”时,俞孔坚表示,海绵城市的主要好处是能够再利用水。俞说:“海绵结构吸收的水可以用于灌溉、补给含水层、清洁土壤和生产。在中国,我们保留雨水并重新利用它。即使是个人家庭的房屋,我们也会在屋顶收集雨水,并利用阳台管道灌溉菜园。”

海绵城市的格言是:“保留、适应、减速和再利用”。《卫报》提到,俞的公司现在有600名员工,在中国200个城市工作。该公司已完成600多个项目,并获得了一系列重大建筑和设计奖项。
文章介绍说,俞孔坚使用的策略是“基于农民耕作技术,使农民灌溉系统适应城市环境,以及使建筑物适应季风气候的经验”。第一种策略——“基于中国数千年的智慧”——是“当雨水从天空落到地面时,从源头遏制水分。我们必须保持水”。“在中国,淡水资源短缺,”俞说。“中国只有世界上8%的淡水,养活了20%的人口,所以任何来自天空的淡水都需要储存在含水层中。”

俞从小在农场长大,后来在哈佛大学学习建筑,他自称从“古代农民中学到了智慧”,认为有必要在规划中对水的设计保持必要的意识。

“在旱季全年调节水的能力是人们生存的一个非常关键的战略。我学到的一件事是减缓排水过程。所有现代工业技术和工程解决方案都是在洪水过后尽快排水。因此,现代科技是加速排水,但古老的智慧,已经适应了季风季节,是减缓排水,这样水将不再具有破坏性。通过减缓水的速度,它可以培育栖息地和生物多样性。”
在英媒的报道中,常有对中国传统生存技术的正面报道,如之前对黄土高原窑洞的报道。事实上,中国的传统在面对现代世界时,一直面临着“创造性转化”的难题。然而,就在文科学者们仍然纠结于对古代经典究竟应该持更为保守的,还是更为开放的阐释立场时,理工科的实践者们已经先行一步,实现了文科学者尚未抵达的“创造性转化”。

运用古老的农业水利智慧来进行城市规划,诚然是一件创举,这就像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从本土植物中发现治疗疟疾的青蒿素一样。然而,在城市里建造海绵结构的湿地,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回到农耕时代,复制其实从未真实存在的田园诗一般的生活方式;发现青蒿素的价值,也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死守中医的诊断与治疗方法。一个更自信,更雍容大气的现代中国,应该涌现出更多像俞孔坚和屠呦呦这样具有创造性的人,而不是那些以为经典和传统能够包治百病的抱残守缺者。在中国最高领导人满怀深情地拥抱民族传统的当下,我们可能还需要警惕传统糟粕假借这股东风,死灰复燃。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