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织家的故事:专访插画作者石倩

1366

石倩是一位生活在伦敦的自由职业动画插画师。近来,她的第一本童书绘本《编织家》(The  Weaver)刚在英国出版就受到业界好评。这本书讲述了小蜘蛛Stanley用蛛网收集各式“宝贝”的故事,画风温馨精致。今年夏天,《编织家》的简体中文版将在中国出版。《英中时报》记者蔡安洁对石倩进行了专访,了解这本精美绘本背后的故事。

记者:能介绍一下你在伦敦作为自由动画和插画师的工作吗?

石倩:目前我大部分的时间用在商业动画和Motion Graphic的制作上。在快速文化消费的时代,动画的表现方式简明直接,能快速地传达信息。Motion Graphic是用具象的方式表示抽象的概念,例如TED-Ed 会邀请很多动画和插画师把话题做成Motion Graphic。

我毕业之后第一份工作在蒂姆波顿的工作室进行动画片《科学怪狗》(Frankenweenie)的后期制作。在职业生涯之初,全职工作为我提供了很好的学习平台。随着经验的积累,我开始渴望更多的挑战和机会。在一个短期项目的契机之下,我开始登记为“自雇”状态,成为自由职业者,接手不同的短期工作,希望能留出更多的时间做自己喜爱的事情,例如插画。伦敦动画类型的工作种类和职位多,能为我提供稳定的收入。作为自由职业者,这种经济保障很重要,这样才能保证我有足够的时间做插画。

在动画行业的自由职业者会接触不同公司,有些项目从头到尾都要跟进,有些项目只需要负责一部分。虽然是自由职业,我的工作时间与合作公司的全职员工是相同的,同样的朝九晚五。有些需要与客户远程交流的工作就需要用邮件或Skype的方式进行联系。而插画师的工作时间是相对灵活自由的,只要在交稿日期之前提交作品,工作时间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安排。

记者:在伦敦有很多做动画的华人吗?

石倩:我认识伦敦一些从中国传媒大学毕业之后出国留学,毕业后在伦敦工作的华人动画师。有些是我在中国传媒大学的师弟师妹。我家住在充满文化气息的东伦敦,有中国邻居就是做动画的。

记者:为什么插画是你的兴趣所在?

石倩:动画是非常优秀的传播工具。然而它的传播途径非常有限。一部耗资巨大的动画短片,传播途径只有将它送至动画节参展,或是放在网上。作品在动画节参展只有业内的专业人士能了解,放在网上,若是没有获得病毒式地传播,那一周后就淹没在海量的视频中,其实它在被上传的那天就被埋没了。

出版图书是一种有效而直接的传播方式。虽然从创意到书出版的周期非常漫长,例如《编织家》就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但是一旦进了书店,它就出现在目标读者面前。如果是个值得讲述的故事,那出版是一种非常值得的传播方式。

记者:从事创意工作的你是把兴趣变成了工作吗?

石倩:可以这么说吧,但是走到今天也颇费周折。我从小喜爱看漫画,画漫画,高二的时候受到好友的启发,决定报考动画专业。在这之前,我没有接受过正规的美术训练,于是在高二高三之间集中突击美术,考上了中国传媒大学的动画专业。两年之后我到挪威进行交换,需要学习挪威语和完成挪威本科的所有课程。北欧的移民政策对外国人不是很友好,后来我来到英国继续读书,然后开始工作。

记者:《编织家》的灵感来自于哪里?

石倩:我看见一片树叶黏在一个蜘蛛网中间,接着就浮想联翩。我热爱收集书籍和家具。编织家的故事其实是我自己的故事——我来自中国,在挪威、丹麦和英国都生活过。在不断的搬迁过程中,我的生活被塑造和改变。

记者:你是怎么把《编织家》从设想变成一本书的呢?

石倩:三四年前,我有了这本绘本的构想。然而在英国出版需要有出版代理联系出版社,而我之前没有出版的经验。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儿童书展是业界最重要的书展。我想从那里直接获得有用信息,于是把构想的故事版和样图带到了书展。在书展上,我见到了很多对这本书感兴趣和不感兴趣的人。幸运的是,我联系上了一位感兴趣的出版社编辑,经过多次商谈和修改,最终和Andersen Press签订了合同。出版的过程非常漫长,有时候一份跟进的邮件要等上几个月。

记者:创作《编织家》的过程是怎么样的?

石倩:“每一只蜘蛛都过着充满探险的生活”是这本书的基调。我在写出整个故事之前就在纸上随手画出轻盈的蜘蛛握着一片叶子或是一朵花的图案。我希望这个故事是奇妙而充满诗意的。

我的脑海中经常同时出现这本书的故事和图像,有时候图像比情节更早出现。我通过研究植物绘图为这本书中有关植物的地方进行准备。作为素材准备的一部分,我连续一百天每天画出不同的花朵和树叶。

我和出版社的编辑商量了很多蜘蛛的名字,但是没有一个觉得特别满意。直到我去看了一场关于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的展览。斯坦利·库布里克是一位收藏家,充满创意,他指导的影片影响了几代艺术家。用他来做《编织家》主角的名字最合适不过了!

记者:对于有兴趣创作绘本的作者/插画家有什么建议?

石倩:我建议看很多很多的绘本。阅读大量经典的绘本,它们之所以称为经典是有原因的。一旦有了灵感就记录下来,即使当时还不够确定,想法需要时间来发酵。

记者:《编织家》在中国大陆的出版安排是什么?

石倩:《编织家》预计在今年夏天发行简体中文版。中文版是我自己翻译的,其实说改写更加准确,因为书中表达的故事很难逐字逐句地翻译。国内购得版权的出版社是外研社。我非常期待能看到自己的作品在国内上市。

记者:最近有那些工作上的计划?

石倩:我希望未来可以慢慢向插画转型。《编织家》出版后,我希望能出版同一系列的另一个故事绘本。我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设想。同时,我希望能把本科毕业的动画短片《鞋》(Shoe)转换成绘本,我正在寻找合适的出版社。《鞋》是受到爱丁堡童年博物馆的一件藏品的启发,那是一个由鞋子做成的娃娃。《鞋》讲述了维多利亚时期一个贫困家庭父与女的故事,想传达的意思是无论多么贫穷,只要有爱,就不会被艰苦的生活摧毁,也表达了每个孩子都需要有一个童年,都需要有一件哪怕看上去寒酸的玩具。这部作品的风格和定位更适合年纪大一些的儿童读者。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来源:英中时报 记者:蔡安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