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东问西》:英国的“秋菊”

1052

最近发生在英国的两起维权事件引起公众注意。巧合的是,两位当事人都是女性,且都和中国有密切关系。

第一起新闻事件的当事人是从香港来英国的黄璞(Pok Wong),她指就读的英国大学在招生宣传中夸大就业前景及教学质量存在问题,因此将大学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学费和生活费共计六万镑。

黄璞2010年来剑桥旅行,偶然接触到了某英国大学的宣传,黄璞称她并没有做过多调查,就决定进入该大学读书。入学之后,黄璞感觉学校的质量跟之前宣传存在很大距离。毕业后,她越来越觉得拿到的学位没用,只是个“米老鼠学位”。米老鼠学位指的是大学里开设的被视为毫无价值或者无关紧要的专业。于是她起诉了大学。

这引出了一个话题:当大学生付出了高额学费但得不到相匹配的教育,依靠什么来保护和伸张权利?

第二起新闻事件的当事人是BBC驻中国编辑凯瑞·格雷西(Carrie Gracie),她是一位优秀的新闻工作者,曾在北京长期工作。去年7月,凯瑞得知在前一个财年,两名男性编辑的工资超出同样职位的两名女性至少50%,凯瑞不满遭受薪酬性别歧视,写公开信抨击BBC,并辞去了中国编辑的职务。

两人的维权行为,都有相似之处,都以一己之力对抗一个庞大机构,她们维权的对象,分别是英国的两个优秀象征:久负盛名的高等教育和最具公信力的新闻机构。

她们因此承受了压力。有人批评黄璞,认为她起诉大学的行为很可笑,就像一个在健身房锻炼的人,没有达成减肥目标,却把责任推给健身房一样。还有报道称,黄璞是因为毕业找不到工作所以故意找母校难堪。

黄璞澄清,告大学并非找不到工作,而是当初大学在招生时夸大跟一些大公司拥有良好关系,夸大可以帮毕业生争取工作机会。她说,“如果早知道大学这么差劲,我根本不会到那里读书。”

黄璞曾投诉到大学部门,称相关人士“不正视现实,还推卸责任,隐瞒真相”,在毕业典礼上,她进行和平抗议,也被武力拉下场,关到后台。为起诉大学,2014年黄璞又回到英国读法律,边学边找资料,收集证据,2016年末开始走法律程序。当时经验不足,写的诉讼文件不合法律规范,于是在2017年末重新找法律人士帮助修改后,将母校告上了法庭。

同样,凯瑞在发出公开信后,很担心和BBC发生冲突,也担心同事们认为她对公司不忠,或者被外界想象成是贪得无厌。但是,很多同事都对她表示鼓励。她为了男女同酬而战的故事引发了广泛共鸣。BBC是英国的脸面,一直鼓吹普世价值,但是居然在BBC内部,也长期执行一套不公正的男女薪酬标准,足见实现男女平等的任务很艰巨。

两位女性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在战斗,也是为了公众利益发声。黄璞说,她的性格是“不平则鸣”,希望借此改变英国大学的教育制度,保障学生的合法权益。

凯瑞也是奇女子。她是苏格兰人,牛津大学毕业后派到北京做记者,爱上了一个中国摇滚鼓手,两人婚后生下了一对儿女。不巧女儿被查出白血病,后来凯瑞自己诊断得了乳癌,鼓手丈夫要留在中国发展事业,于是两人分手。凯瑞自己带着两个孩子,一边治疗,一边在BBC承担繁重的采访任务,显示出惊人毅力。

当她付出了满负荷的工作量,却遭遇不公正的评价体系以及对于女性工作能力的轻视,可想而知她有多么愤怒。

两位女性还在继续各自的抗争,她们是当之无愧的充满韧性的“秋菊”。

她们面对的挑战很具代表性:目前,英国高校平均学费突破每年9000英镑,学生申请助学贷款利率高达6.1%。为了让学生付出的高额学费物有所值,也理当对高校的教育质量进行严格的考核和监管,以保障学生权益不受侵犯。

另一方面,2017年开始,按照英国政府的新规,雇佣人员数量超过250人以上的公共部门和私营公司必须公开披露男女薪资中位数和整体性别收入差距。同时公司有必要制定相应计划以缩小性别收入差距。

实际上,世界劳工组织的相关研究表明,如果男女薪酬差异得到弥合,那么女性就业人数将会大增,由此可能创造1.6万亿美元的经济产出增长。女性收入的提高将使得全社会的整体生活条件得到进一步改善,相应的观念也会得到改变。

(来源:英中时报 文:杨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