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的中产父母都在焦虑,原来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329
Mother and daughter using digital tablet

合璧儿按

上周六去听了一个魁省的小学系统讲座,小学的三个阶段,每一年都有各自的教学重点,没有轻重缓急之分,甚至每一天都要认真对待。语言、数学,时事、爱好,月考、省考……想要孩子顺理成长,哪一项都不能有短板。哎呀呀,顿感亚历山大啊,焦虑缠身啊。看来全世界的妈妈们都不轻松呢。

无独有偶,周末在网上搜TED演讲视频,有位演讲者的内容正好贴合我现有的心境,她是Jennifer Senior,是六岁男孩的妈妈,她还是美国《纽约》杂志、《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出版过畅销书《All Joy and No Fun》。从自身的角度为我们带来关于她对子女教育一点看法,很有启发,值得一看。

Jennifer Senior是一个六岁男孩的妈妈,她还是美国《纽约》杂志、《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出版过畅销书《All Joy and No Fun》。在书中开篇Jennifer Senior便吐槽:当她出生时,父母们只有一本《斯波克育儿经》作为参考,可是当她成为妈妈的时候,书店里育儿书籍满天飞,有关于如何环保地养育小孩的,有关于养育百病不侵小孩的,有教你培养孩子金融思维的书,也有培养孩子科学头脑的书,除了教小孩拆除核弹,其它似乎应有尽有……当我看那一架子书时,我看到的不是它们会给我带来什么帮助,我看到的是焦虑。就像一座高耸的糖果色的碑,聚集着整个社会的恐慌。

Jennifer Senior籍此提出一个疑问:养育孩子,这件人类薪火相传了上千年的事情,为何今天却让人摸不着头脑?答案是:知识储备的多寡不能解决人们养育孩子的焦虑,是因为养育孩子没有标准版本,宛如一场没有剧本的即兴表演。如果是戏剧表演大师,即兴表演也许会很棒,可是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这场即兴表演说是危机页无可厚非。没有指引,我们又如何在育儿的浩瀚世界中,做到游刃有余?这,是个难题,全世界的父母都面临的难题。

我们是否也和Jennifer Senior一样,当看到我们刚出生的孩子时,会不由自主地说:“我会非常努力地去做到不伤害你。”这句出自希波克拉底的誓言。然而走着走着,随着孩子的成长,我们便不会满足于只是做到“不伤害”,更是会希望孩子能够幸福。看似简单的“幸福”二字,是一个再好不过的目标,实则却没那么简单。让孩子幸福与自信,不同于教他们如何犁地,也不同于教他们如何去骑车。没有教程告诉我们如何实现它,幸福与自信是随着其他事物而生的。而不是作为一种目标,强加于他们身上。孩子们的幸福,让父母来承担是不公平的,但如果让孩子们承担,更不公平。

我们不知道究竟哪一种智慧适用于我们的孩子,现在是世界日新月异,凡事难以预料。也许有些父母似乎预料到了一些事情,但是没人能确定。所以,既然我们无法预知未来,想当称职的父母的话,我们就的为孩子们准备好一切,来应对将来的不时之需,希望总有即使是一分的努力,也会有用武之地。于是,我们让孩子学下棋,以来培养他们的分析问题能力;我们让孩子参加团体运动,以培养他们的团队合作能力。

我们试图将他们培养成为一名独有金融思维、科学思维、艺术修养……这些我们这代人成长过程中也许也不曾拥有的才能。因为,就现在而言,对于我们那个时代的人人而言,曾经足够好的东西,对于我们下一代来说已不再足够了。于是,我们才会一窝蜂地涌向那个书架,因为我们觉得,凡事不尝试一番,就相当于什么都没做,就是没有履行对孩子应尽的义务。当我们把孩子的教育放在首位,学习便成了他们的首要任务。然而当我们希望他们能够成功,便会发现学校教育是不够的,尤其是在我们的教育部又成天在喊“减负、减负”!所以,你看,如今的各种课外活动一跃成为了孩子们的心功课。随之而来的是,作为父母的心功课,便是因为正是我们把他们拉入足球训练场,堆积如山的作业是他们的新任务,同样也是我们的任务,因为我们得检查作业啊!

Jennifer Senior的一位朋友将家庭作业形容是“第二顿晚餐”!哈哈哈,是不是顿时画面感极强,原来不是我们一个人在战斗啊!外国妈妈也有作业暴怒症的啊!现如今,中产阶级把所有的时间、精力和资源完全都投入到了孩子身上,哪怕他们能够给予的越来越少,如今,母亲陪伴在孩子身边的时间多于1965年,而那时大多数女性还都不需要外出工作。父亲也在更多地抱怨工作与家庭的失衡。

作为父母,我们总是在为孩子的未来操心,但我们又无法知晓未来世界的准则,但可以从这样更小更有效的目标出发,把自己能给孩子的给孩子,再送上祝福就好。

(来源:英中时报 作者:IVY)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