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本科生创业者的诗和远方——专访Schema创始人荚德乾

638

记者:蔡安洁

出生于96年的荚德乾有两重身份——他是牛津大学物理和哲学专业的大三本科生,同时也是牛津创业公司Schema的创始人之一。Schema既是网络笔记工具,用于信息整理和存储,也是用户知识分享的社区平台。Schema在最简可行产品(Minimum Viable Product)推出后的短短几个月内已获得两个重量级风险投资人青睐,其中包含Twitter创始人Biz Stone和风险投资老手Massimo Prelz Oltramonti。最近,《英中时报》对这位以牛津为据点的创业新星进行了独家专访,了解他眼里的诗和远方。

从中国小镇到牛津

身材高大笑容和煦是陌生人对荚德乾的第一印象。“我出生在安徽省芜湖市芜湖县的湾沚镇,这和牛津多数学生的背景截然不同。童年乡间的生活让我对自然的美和秩序充满了好奇心,随着小学三年级家里搬到省会合肥,我开始了典型的中国学生生涯,随后,经过学校选拔,我去新加坡读中学。”

“好奇心”和“发挥主观能动性”似乎是荚德乾的行事准则。在新加坡学习的同时,他将触角伸进了设计类比赛。“当时有很多尝试自己感兴趣方向的机会。我对设计充满了热情,与合作伙伴包揽了新加坡学生设计界几乎所有的奖项,从玩具设计到珠宝设计应有尽有。我们经常拿着几张纸,对着设计不断修改讨论到凌晨。琢磨设计美感和协调性的过程让我着迷。”他后来才知道,这种发自本能的创作过程其实复刻了史蒂夫·乔布斯的设计理念——简约和使用体验。

在牛津,荚德乾体会到学术方面充分的自由和尊重。在极端严苛的要求和充沛丰厚的资源前,他的学习和思维能力得到质的提升。“我的专业一方面是对终极问题思考的哲学,一方面是对人类知识领域最前沿探索的物理,无论从抽象还是技术领域而言都是巨大挑战。经历过这番历练,我有信心在短时间内了解并掌握任何领域的核心知识。这种自信,是牛津的学术训练带给我的。”

“创业也要有人情味”

在荚德乾尚未明白“创业”两字含义的时候,他就痴迷于这个概念隐隐透露出来的影响力和魅力。“我第一次在报纸上看到Facebook上市的消息,就想着自己也要成就一番事业。”在牛津,他遇见了同样有这番热忱的工程学博士生Rangarajan (Rango),后来成功拉上计算机系的优等生Alexandru入伙。“我们是先有了团队,后有了项目。我觉得项目只要能改善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就是成功。”

通过与大量牛津优秀学生的聊天和访谈,荚德乾想开发一种提高学生学习效率的工具。钻研某一领域的牛津学生和研究员时常抱怨自己仿佛处于一个信息孤岛,只能了解头顶狭窄的一片天空,对周围的学科发展一无所知。“我首先想到的是创造一个巨型知识网络,帮助学者触类旁通。经过市场调研之后,很多学生反映学习是一种个人体验,他们更需要整理归纳知识的工具。于是我们想到了研发优化的笔记工具。”

Schema的设计基于学生的学习习惯,使用最适合他们思维方式的Bullet point为框架,同时可插入图片和PDF等多媒体文件,帮助用户体系化整理知识和思想。随着产品的发展,荚德乾又回到了最初“分享”的概念,为Schema加入了“知识分享社区”的功能。

“Word的设计是适合打印的,是桌面出版(Desktop Publishing)的思维。如今百分之九十的Word用户并不打印出整个文档,更多使用的是存贮信息的功能。然而使用Word存储多媒体信息非常麻烦。Schema是信息整理的工具,同时是信息交换和交流的工具,具有网络社区的活力。用一句话总结,Schema是smart Google Docs with Wki community。”

“现在网络上有Quora和知乎等问答社区,却没有一个全球意义上的知识社区,帮助知识的分享和积累。我们的愿景是大家需要学习某一专业就会来Schema找资源,把知识学习从1.0带到2.0时代,带到多媒体交流时代。”

荚德乾在创业团队中承担着产品设计和商业发展的责任,用实际行动贯彻“以人为本”的理念。“我的设计理念是简约、优雅和有效,注重用户使用习惯和体验。”他分享了在获得Biz Stone投资过程的一个趣事。当时在牛津商学院一场创业活动的过程中,Stone对Schema产生了强烈兴趣。荚德乾在随后的跟进邮件中表达了进一步合作的愿望。然而Stone因为工作繁忙一直没有回复。“我上网查了一下,那天是Stone的生日,于是发了份祝生日快乐的邮件给他。他立刻回复了谢谢,然后进一步向我了解Schema。由此可见,创业的过程也需要有人情味。”

荚德乾坦言,创业是一向艰苦的事业,尤其在高强度的牛津本科课程期间,非常难以平衡。“我经常连轴转,也会遇到同时需要见导师和见投资者的时候,这个时候很难取舍。尤其在投入地进行创业活动中,很难突然转变思路回到哲学的形而上中。遗憾的是,我只能牺牲社交和休息的时间,很久没有和朋友们见面了,感觉很对不住他们。”

给李白献上红玫瑰的“终极粉丝”

在荚德乾创业的间隙,文学带给他精神的慰藉和滋养。见人必聊李白是荚德乾的一大特色。“诗仙”李白的浪漫和恣意让他对这位云游四海的侠士充满了仰慕之情。“我上次回国的时候特地去拜访了李白之墓,给他带了鲜花和酒。买花的时候,花店的小姑娘问花束是做什么用的。我妈妈说是为了扫墓。于是小姑娘扎了捧菊花。我说里面要有玫瑰。小姑娘在里面加了白玫瑰。我说我要红玫瑰,大红的!小姑娘奇怪地看着我。我说是给李白扫墓,当然要激情昂扬的红玫瑰,白色的花怎么行?”

后来的故事就让人喜出望外了,小姑娘觉得外地人专程来看李白很感动,把花束中几朵大红的玫瑰免费送给他们。荚德乾给李白墓奉上花束和一瓶酒,恭恭敬敬地鞠了躬,之后又朗诵了几首李白的诗。

“我自己也尝试写诗,然而写实有杜甫,写虚有李白,两座高峰在面前,我也写不出什么新意。”荚德乾大一的时候曾在巴西的一家研究所实习一个月。在这段没有学习压力的期间,他创作了一部讽刺小说。“文学是对我脑海中想法的梳理和释放,是一种自我表达的方式。”如今,Storytelling (讲故事)的能力在各行各业都备受推崇,如何将理念有趣精准地表达是很多创业者努力的方向。

充满期待的未来和远方

拿到第一轮投资后,Schema团队马不停蹄地进行产品完善,增加产品的功能。“我们产品的设计和研发全部由我们的小团队内部完成。在推出产品基础版的时候,我们在牛津已经有1500名用户,相当于15%的牛津本科生都在用Schema。我们8月将推出经过优化的完整版本。”

牛津的卓越战绩意味着Schema有信心把产品推向更多英国校园。荚德乾表示,10月将会开展针对英国高校的全面产品推广和营销。“年底我们将开始第二轮的融资,预计一百万英镑左右。我们战略性地选择的投资人,看中的是投资人在扶持创业企业方面的经验和资源,发展一种成长型关系。他们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指导,也能为我们提供更多的资源。我们预计在第二轮融资后去硅谷发展,硅谷的创业氛围让我们团队充满了期待。”

“创业是一个很大的负担,需要全身心的投入。我在追随自己的直觉,朝向往的方向靠近。创业需要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正如《大学》里说的诚意正心。”

注:什么是Schema

  • 框架型笔记和资源管理工具。
  • 简明清晰的设计界面。
  • 三位牛津大学学生的创业项目——荚德乾(Deqian Jia), Rangarajan Ramesh 和Alexandru Okros。公司创立于2017年10月。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