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东问西》:违法药酒不倒之谜

193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39岁的广州麻醉科医生谭秦东,在网上发了一篇批评鸿茅药酒功效的文章《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惹怒了企业,招来了警察家访。

今年1月10日,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公安局数名便衣警察跨省追捕,把谭秦东从广州家中带走,实施刑事拘留,罪名是谭秦东写的文章“涉嫌损害商品名誉”。

凉城县就是鸿茅药酒的企业总部所在地。据鸿茅药酒称,受此文影响,造成利润损失142万元。虽然根据警察的起诉意见书,谭秦东的文章,包括微信群、朋友圈和网帖点击,加起来不过只有三四千的点击量,但是却令谭秦东失去了3个月的人身自由。

中国消费者对鸿茅药酒并不陌生。在很多电视台的黄金时间,都能看到陈宝国、雷恪生、德德玛等明星歌手参演的鸿茅药酒广告,以及“早晚喝鸿茅药酒”的广告语。鸿茅药酒走红的秘诀之一,就是铺天盖地的广告轰炸。据报道,仅在2016年,鸿茅品牌就投放了150亿元电视广告。

回顾历史,宣传包治百病的全能神药和保健品在中国曾经层出不穷,其成功之道多数是依靠高强度的广告宣传。但是很多神乎其神的宣传,多数只是热闹一时昙花一现,结局都不怎么美好。

谭秦东作为专业人士,写文章介绍自己的观点,这是他的权利。可怕的是,一篇批评文章居然引来了内蒙警察千里追捕,令人感叹现今的言论环境。

谭秦东的批评是否构成了对鸿茅药酒的商品名誉的损害?在文章中,谭秦东主要讲了三个部分。开头“中国神酒,只要每天一瓶,离天堂更近一些”,他告诫有高血压冠心病和心脏病的老年患者,绝对不能喝鸿茅药酒。他指出,老年人是电视观众的一大群体,如果听信广告夸大疗效,认为包治百病,就会造成危害。

直到凉城警察跨省抓捕事件披露,人们才从媒体报道得知,鸿茅药酒是药,而且是一种非处方药。再看下鸿茅药酒的成分,包含了何首乌、槟榔、酒精。而何首乌已经明确是被认定具有肝毒性的;槟榔和酒精,都被世卫组织认定为1类致癌物。

有关专家表示,鸿茅药酒不是酒,也不是保健品,而是一款批准文号为国药准字打头的药品,注意事项明确写着,有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慢性病严重者应在医师指导下服用。但是在长期的宣传中,一直给消费者造成是一种保健酒的印象,迎合了国人迷信保健品养生的心理。

网上搜索一下,鸿茅药酒近年来负面新闻不断。人民日报旗下的《健康时报》报道,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但是,内蒙古食药监管理局作为监管部门和广告批文核准部门,却一路为鸿茅药酒广告“开绿灯”。

鸿茅药酒为一款甲类非处方药品,违法广告背后,真正被忽视的是无数中老年群体的用药安全问题。

鸿茅药酒的奇迹在于,虽然负面新闻缠身,但是屹立不倒,宣传依旧,而且,还能调动警方鞍前马后,封杀批评和质疑。原因不外乎,对于不足25万人口的凉城县,鸿茅药酒是当地的纳税大户和财神爷。最近,又传出筹划上市消息。

而凉城警方为企业鞍前马后效力,其目的无非是对批评声音进行恫吓,行地方保护之实。

值得关注的是,“跨省追捕”往往跟“因言获罪”联系在一起。再早,2009年,身在上海的网民王帅发帖举报河南灵宝市政府违法侵占大王镇农民土地,灵宝警察远赴上海,将发帖的王帅抓回河南。后来此案被定性为错案,灵宝干部遭到了问责处理。

此后陆续又有几起跨省追捕事件发生,多数都跟打击批评声音、限制言论自由有关。警察成了地方企业和政府的私家保镖,对待批评的声音,想抓就抓,不惜成本,跨省追捕,造成了很坏的社会影响。

如果鸿茅药酒认定谭医生的帖子失实,可以举报删帖,甚至提起民事起诉,行使企业的正常权利。但是警方的介入,使得一起民事纠纷上升为刑事案件,则是明显的小题大做,及对警权的滥用。

为此,光明网批评说,“民事纠纷刑事化”严重伤害了法律严肃性,损害办案者的公信力,也会导致个人权利被侵害。

作者:杨猛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