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赢椿的慢世界:访问中国“最美的书”的作者

2305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2018伦敦书展的会场人头攒动,来自120多个国家的参展人在这场一年一度的出版盛会上商谈版权交易与合作的事宜。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展台边,记者看到了一本特别的以虫子为主角的书,认识了一位中国书籍设计师朱赢椿。

朱赢椿是书籍设计师和艺术家,这是他首次参加伦敦书展。他创作的《不裁》一书获得2007年“中国最美的书”和“世界最美的书”的奖项,绘本《蜗牛慢吞吞》入选2012年“中国最美的书”,而其概念摄影集《空度》被评为2013年“中国最美的书”。

他现任南京书衣坊工作室设计总监,南京师范大学书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面对种种殊荣,朱赢椿体现出艺术家特有的超脱,“我没有自我定义,定义都是别人给的,无所谓。”

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展台上,不断有参访者翻阅朱赢椿2015年出版的《虫子书》。这本书的主角是虫子,书中无一汉字,神秘而奇幻的“字体”是虫子们的创作。朱赢椿表示,他的创作灵感来源于自然和生活。“我生活在南京,那里不仅有浓厚的人文底蕴,也有我喜欢的自然空间。我在工作室的周围开了块地,种了些植物,吸引虫子。”在他眼里,虫子没有害虫益虫之分,它们像人一样,都有自己的个性。

不引人注意的虫子在朱赢椿眼里有无限的魅力。虫子的一举一动都是他仔细观察的目标,每一个不经意的足迹都隐藏着生命的动态和创意。朱赢椿相信创作需要“慢慢来”,《虫子书》的创作历时五年。当问及他的创作状态,朱赢椿总结为“不刻意”。“生活处处有灵感,我随意就好,每天早睡早起。”

读者对《虫子书》的理解两极分化。不欣赏的人一头雾水,觉得这本书是“浪费纸资源”;欣赏的人爱不释手,觉得此书充满了生趣和活力。展台处,朱赢椿邀请各国的参访者用“虫文”给亲友写封信,打印出后加上鲜红的印章,充满了神秘的艺术美感。“我不能让全世界的人都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只要有一小部分人欣赏就足够了。”

除了虫子,朱赢椿对鸟类也充满了爱怜之情。《便形鸟》是朱赢椿创作的一本让人会心一笑的书。翻开书页,一只只奇形怪状、色彩鲜艳的“鸟”让人浮想联翩,书页上描述鸟的文字充满了《山海经》般的韵味。“你一定见过这些鸟,” 朱赢椿微笑着对记者说。摸不着头脑的记者读了书中的介绍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些“鸟”都是鸟从空中落下的粪便,难怪此书叫《便形鸟》。

“2014年,我准备去上海看莫奈的展,出门的时候被鸟粪击中,黑色的外套留下难看的印记。我仿佛看到一只大头大眼的长着翅膀的鸟,于是赶紧描摹下鸟粪的形状,给它填色,加上眼睛和尾巴。我继续搜寻地上的鸟粪,把它们画成形态各异的鸟。”

一次偶然的经历,让朱赢椿从新的角度看待平时被人忽略的事物。“丑陋的事物却启发了我去创造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这让我的内心获得极大满足,享受到非凡的乐趣。我每次面对一滩鸟粪和一张白纸,总有无限期待——这些鸟儿都是真实存在的,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暂时昏厥,等我画出,待我复活。” 朱赢椿透露, 《便形记》英文版将于下半年出版,可以在英国的书店看到。

“自然和自由是我的创作风格,我喜欢天马行空地创作。这种思维方式是与生俱来的,应试教育对我没有任何影响。创作不能受到计划和时间的限制。”这种随性的状态让奔忙的现代人非常羡慕。

朱赢椿表示,来伦敦的几天,看到街头的人们行色匆匆,“只要把节奏放慢,就会发现日常生活中的很多东西会和你的内心发生碰撞,会源源不断地给人生活的灵感。”他建议年轻艺术家要放平心态,“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无论顺境还是逆境都是自然。”

朱赢椿透露,他正在创作一部有关“天和地”的作品,其灵感来源于中国古代哲学和经典。他建议读者多读《老子》和《易经》,从中汲取“慢”和“从容”的智慧。

记者:蔡安洁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