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的问题 ——当外籍工人遇上同薪同酬

1887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片来自网络

什么是公平?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假如有两个身高悬殊的孩子想一睹高墙后的风光,但由于他们俩身高都不够,所以我们需要给他们提供一些木箱子,才能让他们看到高墙外的风光。若是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应该给予他们两人同样大小的木箱子。

可问题来了,这样的分配是否就真的公平?

很显然,当给予两个小箱子的时候,个子较高的孩子稍稍踮脚,就可以轻松看到墙外的风景。相反地,个子较矮的孩子,即便站上了箱子,却依旧只能是望着那堵高墙。而当我们给予他们两个大箱子的时候,个子较矮的孩子,终于看到了墙外的风景,可个子较高的孩子却颤颤巍巍地站在大箱子上,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摔到高墙的另一边。

由此看来,或许真正的公平不在于是否得到等同的分配,亦即公平分配;而是在于是否能按照个人的需要进行不同的分配,亦即按需分配。只是,按需分配并非是一个简单的操作。

就好比说,当我们习惯了将较大的木箱子给予那些个子较矮的孩子时,我们可能会忽视了这些孩子已经长高,大箱子对他们来说也成了潜在的危险;又或者是说,他们可能不再需要欣赏高墙外的风光,我们一味地给予,既多余又浪费。

可即便如此,无论是公平分配,还是按需分配,依然还是会造成所谓「公平的困境」。毕竟,我们很难定夺所谓的公平究竟是谁人眼中的公平,所谓的需要又到底是按照谁人的需要。此外,供需之间的时效性,又应该按照谁人的标准去衡量。

不过如此烧脑的公平问题,对于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来说,却似乎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在近来召开的欧盟议会上,他成功地让欧盟各国同意了自己的一个最大提案:凡是欧盟的工人,皆应同工同酬。换句话来说,如果一名波兰籍工人在法国工作的话,他们必须获得与法国人相同的薪水待遇。

乍听之下,这是一个再合理、公平不过的法案。试问,有谁会反对这样一个保护外籍劳工同工同酬的法案?然而,答案不仅是肯定的,而且其得到的更是强烈的反对。其中,对此反对激烈的国家就包括波兰。在波兰人民看来,这样的法案更是体现了欧盟一贯的做法:「西欧」欺负「东欧」。

对于波兰政府来说,所谓的同工同酬,不过是马克龙变相提高欧洲各地雇主雇佣波兰工人的经济成本。假如波兰籍工人与法国籍工人同工同酬的话,试问有哪个法国公司会大费周章地去聘请外籍工人?

此外,波兰政府深谙,自己国家的工人之所以遍布全欧洲,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的低廉薪水。此外,波兰人不仅向来吃苦耐劳,最重要的是他们拥有欧盟居民自由居住的权力,亦即为雇主省去了签证的麻烦。

因此,波兰籍工人常常是众多欧盟国家中下层体力劳动力的主要输出,如建筑工人等。但这却造成欧洲本地的工人面临着巨大的失业压力。

或许,在法国总统马克龙眼中,那些波兰籍的廉价工人就是那个「个子较矮的孩子」,因为他们常常都因为自己的「低廉」(身高不足),而获得「优先工作权」(大箱子)。但由于长期缺乏时效性的检验,马克龙认为是时候让这些「个子较矮的孩子」回到公平的秤砣上。

只是,马克龙的这一做法——将「按需分配」变回「一刀切」的公平分配,却也让欧盟各国的「工人困境」问题从一个火坑移向另一个火坑。也许,「一刀切」让旧的问题不再明显,但新的问题却也随之而来。

这也是为什么右翼势力会在东欧各国滋长。但他们难免会质疑,为什么处于欧洲社会底层的自己,会被指责是这一法案的「幕后黑手」?那所谓的公平,究竟是为了谁的公平?

此外,最有意思的是双方最后达成一致的修改法案:凡是欧盟工人,同工同酬,但卡车司机除外。可为什么是卡车司机除外?难不成是因为卡车司机总在不断地移动,所以可以享受公平的保护?还是说,除了建筑工人以外,东欧最大的劳动力就在运输业?这样所谓迎合各方的亡羊补牢,真的对外籍工人显示出所谓的公平吗?

归根到底,问题的源头还是在于究竟谁的工人被所谓的「公平」保护着。当然,这所谓的「公平法案」或许不过是一场「政治秀」,所谓的赢家或许永远都不可能是劳工阶层,无论是外籍还是本土。

作者:006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