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东问西》:中兴断粮,何去何从

1406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杨猛

中兴公司遭美国制裁引发了持久的舆论关注。

美国商务部宣布的制裁极为严厉,2017年已罚了中兴8.9亿美元,现在又罚3亿美元,同时宣布拒绝中兴公司在美国的出口许可,7年内在全球范围内禁止美国公司与中兴公司进行业务合作。实际上,就是禁止一切美国公司与中兴进行任何形式的交易。这意味着中兴公司的灭顶之灾。

4月20日,接到美国政府出口禁令4天后,中兴在深圳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董事长殷一民承认,美国政府的制裁令中兴通讯遭受巨大危机,直接影响公司8万员工的工作权利。“这样的制裁将使公司立即进入休克状态。”

殷一民抛出了三个反对:“我坚决反对美国商务部作出这样的决定,坚决反对不公平、不合理的处罚,更反对把贸易问题政治化。”

中国著名的《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也在社交媒体放言,“中兴或许有错,但它配合美方的态度很诚恳,美方对中兴下手,就是想打掉中国5G领先的势头。美方害怕了,他们在孤注一掷。”

胡的这种观点转移了公众视线。目前看,美国的处罚是一桩仅涉及中兴公司的个案,并无更复杂的两国政治关系背景。

美国对中兴的最初立案调查始于2012年,当时还是奥巴马执政时期,美国实施了一项《伊朗交易与制裁条例》,对伊朗实施长期制裁。美国商务部官网称,中兴公司在知晓的情况下,“仍将包含有美国制造的受限类配件和软件产品出口到伊朗,以获取伊朗公司的合同,并参与当地庞大的通讯网络的供应、建设、运营及服务,这些 合同金额达到数亿美元”。

2013年,中兴公司继续以一家无锡隔断公司为手段,继续与伊朗有关业务。2014年,美国调查人员在中兴公司高管随身携带的电脑中发现公司两份“规避方案”文件,因此获得公司违法证据。

2016年3月,美国政府发布声明称,中兴通讯及其三家关联公司违反了美国相关出口禁令,随后美国商务部网站将中兴通讯列入“实体清单”,限制美国供应商向其出口包括芯片在内的美国产品。此后中兴通讯向美国政府提出名单移除申请,美商务部同意授予中兴通讯3个月的临时许可,暂时解除对其出口限制措施。之后,该部又多次延长对中兴通讯的临时许可。

2017年,中兴提出和解,表示认罪,称“鉴于本公司违反了美国出口管制法律,并在调查过程中因提供信息及其他行为违反了相关美国法律法规,本公司已同意认罪并支付合计8.92亿美元罚款。” 同时得以暂缓执行3亿美元罚款。

这个过程可见,最初美方并没有赶尽杀绝。令这次美方痛下杀手的原因是,中兴公司并未良好执行与美国商务部和司法部签署的和解协议,包括承诺处分有关涉案员工。

中国专栏作家赵楚认为:本次激活制裁令是中兴公司自身执行协议不力招致的。“中兴受罚的核心问题非常简单,就是中兴公司忽略了国际化营运中的合规问题,在对待美国有关部门调查及其后的落实和解协议过程中不诚实。”

中兴事件还反映出中国芯片研发的窘迫处境。有人戏言:美国如果真要打击中国,不用从长枪大炮,一个小小的芯片就可搞定。于是摆脱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呼声越来越迫切。为此,《环球时报》胡锡进说,“今天绝不是中国赤手空拳只能任美方宰割的时候。中国每年买芯片花2000多亿美元,让我们拿出这个全球第一大市场的相当一部分来支持自己的芯片研发,我们会有一些困难,但这点困难与共和国经历过的那些更大困难,真是不好意思去比。”

但这是很不现实的。中国 经济学家吴敬琏警告说: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是危险的,中国政府一直重视芯片问题,投了大量金钱,但是效果并不好,有很多深层问题需要进行讨论。

真正的研发需要高投入、长周期,中兴困局折射了中国科技研发的窘境:长期忽视基础研究,忽视技术创新。我们都对“把高科技转化成生产力”这话耳熟能详,问题是,这些高新技术也许根本就不存在。

胡锡进一方面呼吁“中国社会一定要支持中兴,力挺华为。中兴自己也应越挫越勇、奋发图强,决不能倒下。向中兴的八万员工致敬。今晚老胡和《环球时报》全体员工都是中兴人!”但是网友发现,胡总编发送这篇博文使用的手机不是国产的中兴或者华为,而是最新款iPhone 7 Plus。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