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看中国》:沈阳性侵案后续的学生约谈

1485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近日,沈阳性侵案引发的一系列后续事件,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大四学生岳昕要求北大校方公开当年处理这件事的记录,遭到学工老师的粗暴约谈,这件事也受到了《卫报》的关注。

《卫报》首先大致介绍了沈阳性侵案的前因后果,文章称,本月早些时候,北京大学一名于1998年自杀的文学专业学生的前同学站出来指控,自杀者生前曾被她的教授沈阳强奸,沈阳否认了这一指控。随后,北大和另外两所大学宣布断绝与沈的关系,一批北大在校学生请求校方交出与此案有关的所有原始文件。

《卫报》表示,这起案件是北京大学和中国其他大学学生中一场规模虽小但日益壮大的# MeToo运动的中心,这些学生一直呼吁对校园性侵犯行为追究更多责任。文章认为,这一运动在一个任何激进主义,特别是学生的激进主义受到密切监控的环境中是不寻常的。

文章紧接着介绍了岳昕的情况。文章提到,签署请愿书的学生之一,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大四学生岳昕周一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声称自己受到骚扰和恐吓。岳昕说,她已经被召集参加了几次与学校官员的会议,通常会持续到深夜。她指责管理人员暗示她可能无法毕业,并询问母亲和祖母对她的行为有何看法。

岳昕称,周一凌晨1点左右,她的班主任在岳昕母亲的陪同下冲进宿舍,叫醒了她,并强迫她删除电脑上与请愿有关的所有文件。后来岳昕父母开车送她离开学校。据《中国数字时报》翻译,岳在信中还说,她一直没能回到学校。就沈阳性侵案,岳昕还表示,学校的回应是当时针对沈阳的处分没有留下任何会议记录。
周一,北大外国语学院在其网站上表示,岳昕的母亲是因无法联系到她而被老师传唤至学校。学校官方表示,“我们一贯尊重每一个学生的基本权利,努力保护每一个学生的合法权利。”

在介绍完岳昕的情况之后,文章对北京大学学生过去的学生运动进行了简单回顾,文章提到了1919年的五四运动及1989年的学生运动。

《卫报》称,岳昕的名字现在已经被网络屏蔽,她的帖子也已被删除,其他人则在微信上发布她的信件截图,以避免审查。而在岳昕发表公开信之后,北京大学的公告栏上出现了一张手写海报,关于这张海报的照片在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

这张海报让很多中国网民想起过去中国历史上的很多片段。在中国舆论场中,它被称为“大字报”,而这个词语唤起了中国集体政治记忆,很多人将其与文革相联系,而指责贴海报的人试图复活文革。

但这种指责已经偏离的讨论的核心。事实上,沈阳事件发展到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性侵问题,而是反映出中国高校积重难返的官僚主义,以及与糟糕的政治环境同构的管理制度。

北京大学行政法教授沈岿在岳昕事件之后拟定了一份《学校约谈指南》,希望能够将学校内广泛存在的约谈制度规范化,但这一良好用心,很可能起不到预想中的效果。原因是,学校负责约谈的学生工作处的老师,大都是通过党团系统培养出来的,他们受到的是一种严格划分阶级敌友,过于政治敏感化的训练,只要这套培养体系不受质疑,不被改革,那么即便规范他们行为的法律制订得再完美,也无济于事。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