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人员的关注:“疾风”公民的投票权也不保了吗?

187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特蕾莎.梅(Theresa May)在唐宁街发表首相就职宣言时强调,将把“消除不公正”作为其政治议程的核心。而就贯穿于种族、阶级、性别和年龄中的各种不平等现象,特雷莎也提出,会将大不列颠建设成为“适合于每一位公民的国家”。

由于特蕾莎政府针对“疾风一代”移民的新政策细节被爆出,此前这些雄心勃勃的言论再次涌入公众视野。据了解,英国内政部并没有为“疾风一代”中的大多数成员留存相关移民记录,而且该部门在2010年还销毁了这些人的入境卡。随之而来的法改又要求“疾风”公民持有相关证明才能在英国工作、享受社会福利及医疗保健,因此,许多人已经明显感受到不被接纳,而且他们对自己的未来也深感忧虑。要知道,那些政策听起来或许有些官僚且繁冗,但它们的确会对民众的生活产生根本性的影响。

现在,当“疾风”公民想要行使民主权利时,也被要求出具相关身份证明。英国政府规定,2018年英格兰地方选举中,公民要先出示自己的身份证明才能在投票站投票,这也是英国大选中首次设立此类要求。尽管目前这只是一个有五个地方参与的试点项目,但政府已经为其进一步推广制定了一系列措施。在2017年的大选宣言中声明道,要以立法的方式来确保公民投票前“提交某种形式的身份证明”。

我们将继续监督上述试点机构,以探究其是否会限制个别群体的利益。

试验有价值吗?

引入“选民身份证”的目的并不是要剔除“冒牌移民”,而是为了杜绝选举舞弊。然而,选举舞弊并不是投票站中存在的根本问题。我们在最近一次针对“2015年大选”的研究中,同阿里斯泰尔.克拉克(Alistair Clark)一起发现,仅有不到1%的投票站工作人员担心他们那里可能存在舞弊情况。对于那些被质疑有猫腻的投票站,投票官员则强调,通常情况下问题是出自相关人士对于选举缺乏了解,而不是有谁在蓄意操纵整个流程。例如,一名立陶宛公民可以参与当地和欧洲的大选,但她却不能参加英国大选并对此感到困惑。这能怪她吗?

其实,更大的问题是那些没有注册或者走进了错误的投票站的选民,这些人想要投票却不在选民登记册中。由这些原因直接导致了超过三分之二的投票站都曾拒绝过公民投票。换句话说,身份证明再加上官僚主义就可以剥夺公民的民主权利。

证据表明,选民身份证是公民行使选举权的另一个官僚主义障碍。而这所造成的影响差异也比较大。它取决于身份识别要求的严格程度、具体的管理方式、各种表格填写对教育层次的要求,以及积极分子能否对那些可能被投票站遗漏的人进行反向动员。

然而,事实显而易见,投票的过程越官僚,公民投票的可能性就越小。选民身份证改革会对那些很难获得身份证明的人造成系统性的不利影响。

探究政府回应的真相

负责此事的部长及内阁办公室已经发表回应称,选民身份证“根本不会”阻止符合条件的人参与投票。毕竟这一系统已经在北爱尔兰地区推行了15年之久。与此同时,“在邮局签收包裹、租车或出境游”时都需要身份证,怎么投票时就不需要了呢?

不过,拿北爱尔兰作比喻其实是“遮眼法”。要知道,北爱尔兰的公民会得到一张自由选举身份证,这是为了确保他们不会错过任何一项选举投票。 而此举也是选举委员会向英国政府所推荐的制度。 但当局却认为这种做法存在着“巨大的资金及行政负担”。目前,还没有任何研究对北爱尔兰投票站中被拒绝的选民数量进行统计。

尽管办理如“签收邮件”之类的其它事项时的确需要身份证明,但这些事情可没有像投票时那么敏感的时间限制。投票的时间有严格的限制,公民也不能第二天再去投票。因此,忘记携带身份证或者没有合适的身份证明对于一个打算参与大选的人来说就意味着“游戏结束”了。

从2010年至今,英国政府致力于向公民推行选民身份证,并将此视为工作重点。登记投票时的第一步即“出示社保号”。而且,在确定公民符合条件并被加入选民名册之前,工作人员会将其信息与官方数据库中的资料进行比对。鉴于来自社会民间团体中选民登记组织的压力,还有其它同时发生的变化和选举竞争几方的共同作用,目前的公民选举注册率暂时处于高位。但根据目前的这些改革措施,老年人登记率在上升,而青年登记率则呈现下降趋势。

伴随着“疾风”丑闻的出现,英国政府被指责对这些“证据”反应较为迟缓。而试点运行的过程中,相关证据也逐一显现。法律规定,选举委员会应对试点机构进行评估,其它研究中的评估也需要被认真分析。

此外,因为非试点区域可能会存在着更多“证据”,我和阿里斯泰尔.克拉克也在这些地方进行了调查。无论政策未来发展方向如何,特雷莎都需要为公民的选举权不被破坏做足准备,而且她也应该确保英国还存在着“适合所有人的民主主义”。

作者:Toby S James,东安吉利亚大学英国与比较政治学高级讲师

文章转载自theconversation。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