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不换的浪子回头

1857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一个法国人走进去一间酒吧,他对酒保说,没想到在这个月他就要离开自己打造了二十多年的王国。只是,他的离开并不完全是心甘情愿的。说的好听,是功成身退,好聚好散。说的难听,是打包走人。这个法国人叫做阿尔塞纳·温格(Arsène Wenger)——阿森纳足球俱乐部的教练。

接着,一个俄罗斯人走进来。他对酒保说,为了挽救自己打造了二十年的王国,他必须委曲求全,放弃自己的股份和董事会席位。这个俄罗斯人叫做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俄罗斯铝业大亨。

最后,一个朝鲜人走过来对酒保说,虽然自己与其他人相比,没有打造过什么王国,但他的父亲留了一个王国给他。他一直不知道应该如何经营好这个王国,但最近他终于决定要走上开放和平的道路,积极接触那些愿意与他合作的人。这个朝鲜人叫做金正恩——现任朝鲜最高领导人。

相信很少人会把这三个人放在一起相提并论,因为他们看起来实在没有任何的联系。可巧的是,他们正是「浪子回头,十年未晚」的例子,但有的是正面,有的是反面。

我们先来看反面的例子——温格。

凡是喜欢英国足球的人都知道温格的足球成就:温格所执教的阿森纳先后共获得3次英超联赛冠军,7次英格兰足总杯冠军和6次英格兰社区盾杯冠军。此外,温格毕生执著的「地面短传式」的足球哲学也常常与巴萨罗那的足球哲学相媲美。

然而,如果我们把足球踢得再华丽却无法取胜,那一切是否徒劳无功?

对于不少阿森纳的球迷来说,他们已经无法忍受温格的足球哲学,甚至公开声讨温格。而现任的曼联教练何塞·穆里尼奥(José Mourinho)也曾戏称温格的专长是「失败专家」。

的确,无论从比赛的数据或是赛果来看,温格足球哲学已到了不得不「升级」的地步。可他却一意孤行,依旧执著于自己的「1.0版本」。

有人曾说英超历史上两个伟大教练的差别在于:前曼联主教练亚历克斯·弗格森爵士(Sir Alex Ferguson)能够不断地尝试颠覆自己的足球认知和哲学,而温格除了新人换旧人的变动之外,他只执著地沉迷于自己的认知和方法。

于是,二十年后的今天,前者在众星捧月中荣誉加身,而后者则在众人唾弃中遗憾退场。

温格之所以没有浪子回头,是因为他固执坚持自己所倡导的足球哲学和价值,他觉得只有这样才是做自己。但问题是比起整个足球俱乐部来说,坚持那个所谓的「自己」真的如此重要吗?

接着,我们来看看与温格不一样的德里帕斯卡。

有人说德里帕斯卡是一个铝业大王,也有人说他是普京系的企业家。但无论如何,德里帕斯卡靠着铝业创造了财富,并在全球铝业市场充当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但也正因为与普京走得很近,所以在美国政府制裁俄罗斯企业的名单中,德里帕斯卡所投资的几个企业也遭受牵连。

按理来说,德里帕斯卡会像其他俄罗斯富豪一样静观其变,并待俄美关系缓和时,一切恢复原样。可德里帕斯卡担心若是一直拖下去的话,自己创造的铝业帝国和雇佣的十万员工,则将有可能因此而化为乌有。

所以,德里帕斯卡决定开始处理掉一些被美国政府封杀的下属企业的股份和董事会席位,借此去减少「制裁」对自己的影响。另一方面,德里帕斯卡希望通过自己一系列的做法,让美国政府或媒体接受他是一个独立企业家的形象。

虽然说无论德里帕斯卡如何洗白自己,或许没人相信他与普京毫无关系,但至少这一次,他尝试了「回头」。

最后,我们再来看金正恩。

当金正恩与韩国领导人文在寅在板门店签署《板门店宣言》,声称争取在今年内结束战争状态,并宣称自己将来会参与多边会谈,停止敌对行为,以及完全弃核并实现半岛无核化时,很多人纷纷问道,这难道是金正恩的「浪子回头」?

有人猜想,金正恩的此番举措是听了身边人的谏言,「你是希望被全球人唾弃一辈子、令自己国民贫苦一辈子、让反对者谋权篡位,还是说走出去与全世界交朋友,学习当年中国的改革开放,让自己在有朝一日超越父辈,并成为名流千古的朝鲜民主主义人人民共和国领导人」?

俗话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们现在需要时间来看清金正恩究竟是像德里帕斯卡一样表现出「洗心革面」的决心,还是说这不过是他「狗急跳墙」的做法。但无论如何,我们至少可以认为,金正恩不会像温格一样,一味地固执己见最终落得「失败专家」的陋名。

(来源:英中时报 作者:006与W)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