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艺术家与商人不一样:专访《蓝天白云》导演张经纬

39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张经纬是香港导演及编剧,第二十九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新晋导演及2009年香港艺术发展局年度艺术家。他曾为许鞍华的《天水围的夜与雾》编剧,他的纪录片作品《音乐人生》和《歌舞升平》曾屡次获奖,广受好评。

在第八届华语视像艺术节上,张经纬导演带来了他的新作《蓝天白云》,这是他的首部剧情片,在香港上映期间一时成为城中人们话题,并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多项提名。本报记者在此次艺术节上采访到张经纬,采访中他谈到了《蓝天白云》的创作过程,对本部作品演员的评价,和未来创作意向等问题。

被耽误17年的剧本

《蓝天白云》的剧本灵感来自于2000年纽约一宗华裔少女伙同男同学勒死自己父母的案件,在采访中谈及为何剧本被耽误17年才被搬上大荧幕时,张经纬表示:“我清楚香港电影制作对纪录片的关心和投资都很少,当时并不想因为资金的问题而寻求帮助,所以将剧本沉淀之后,便专心拍摄纪录片。”2014年,张经纬再次重写剧本,将故事背景改到香港,并放入对本土议题的关注。

张经纬表示:“我并不想为了商业需要,而将《蓝天白云》改成查案片或者B片(拍摄时间短且制作预算低的粗糙影片),因为我知道自己追求的不是这样的电影艺术,我想要剑走偏锋的作品,我更愿意把精力投到我的电影中去。”

2014年,香港的“首部剧情电影计划”是这个剧本被拍摄成功的转机。该计划的主旨是香港政府提供资金拍摄电影,聆听导演的真实表达。随即,张经纬带着剧本参加该计划,并赢得第一届电影发展基金,得到500万港币资金资助来拍摄电影。

突出的个人风格

张经纬的个人风格在《蓝天白云》中十分突出,整体节奏缓慢,并采用了大量的留白画面。张经纬告诉记者,“当我自己回顾10年前的作品《歌舞升平》时,发现自己的风格就已经很慢,这是一种个人风格,我喜欢的电影表述风格:下一镜头画面慢慢地进入,表达得刚刚好。”他过去在拍摄纪录片时倾向于让摄影师将摄影机架在一个固定点上,使拍摄物体在镜头内自由发挥。

张艺谋和陈凯歌等导演对张经纬在思考电影方面有很大的影响,他认为,电影中的环境也是一个角色,对电影语言的准确传达非常重要。《蓝天白云》中两个女主角家中的布置,也是他和美术指导多番讨论的结果。最后展现给观众Angela的家是极简主义,一切都很简单,白白的墙,简单的家具,无多余的装饰。而Connie家的设置是完全相反的,摆设十分繁琐,电视机、神台、各种各样的植物等等,生活的痕迹非常重,给人以压抑的感觉。

张经纬对邓丽欣和梁雍婷两个人的表演评价很高。他认为邓丽欣是会用眼神说话的演员。邓丽欣在影片中被使用了大量的特写镜头,张导演说:“在邓丽欣审问Connie的几场戏中,邓丽欣这个角色要怎么给观众信息,怎么用眼神吸引观众,是要表达同情还是惊吓,她都用眼神和表情做到了。”此次,是邓丽欣在除去商业片之外,展现表演功力和演绎内心戏更多的一部片子。

“梁雍婷天生就是一个演员,她的表演有张力”。据说,梁雍婷在试镜中就已经脱颖而出,被称是一位很有张力的演员。只有19岁的她在《蓝天白云》中的表演可圈可点,将挖掘人性的黑暗的角色演绎得淋漓尽致。张经纬称她的表演已经获得业内好评,很多电影都不需要试镜,但是她需要更多的机会来表现自己。

从大提琴演奏到编剧导演

在成为剧情片导演之前,张经纬还有几个不同的身份,他从小就学习大提琴,梦想成为一名大提琴演奏家,在26岁之后决定尝试做电影创作,拍摄纪录片《歌舞升平》、《音乐人生》等,为《天水围的夜与雾》编剧,而在2017年又转变成为一位剧情片导演。

对于每次身份的转换,张经纬表示:“我以前是学习大提琴的,从音乐转到电影领域,即使两个领域很不一样,但是我认为两者之间是互通的,都是向观众传达信息和表达情感。我感受到它们之间的关系是很紧密的,从音乐上学到的‘创意理念’是完全可以应用于电影中去的。”

“再回到纪录片和剧情片的转变上来看,这个转变自然就更小了。纪录片和故事片拍摄前期一样,都需要做调查之后进行拍摄;纪录片的剪接,类似故事片的剧本一样,需要给观众讲故事。纪录片中的人物可能会在一开始不自然,但是慢慢地他们会适应,同样的,在故事片中,演员也会出现不自然和紧张的状态。”

重复昨天令人扫兴

对于下一部作品,张经纬表示现在还不明确,但是一定不会做《音乐人生》第二部或者《蓝天白云》第二部。他表示,创作艺术家和商人是不一样的,商人在明确固定盈利模式之后,一定会重复售卖,例如麦当劳。他还举了一个很有趣的例子,如果他是一名大厨,不会永远做同一种味道的菜品,即使是重复昨天的也会令人扫兴,他会不停地创新和挑战自己。

在香港电影界,包括尔冬升等导演都希望张经纬能拍更商业一点的电影,进入大陆市场。“这个观点是没有错误的,但是我目前暂时不想拍摄商业电影,尤其是在《蓝天白云》之后,我反而更了解自己追求的电影艺术是什么,也更知道自己想要拍什么样的作品。内地都在呼吁更多‘港味电影’,典型代表都是杜琪峰和周星驰等,但我相信周星驰本人也不会重复以前拍过的作品,即使拍摄了,观众也很有可能不买账。我张经纬应该如何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创作出张经纬风格的作品,才是我真正追求的道路。”

香港电影需要不同的声音

张经纬谦虚地告诉记者,不敢对现在在香港电影行业奋斗的年轻人建议什么,但他同时表明,香港电影需要有不同的声音。不是所有人都要拍商业片,也不是所有人都要拍张经纬类型的电影。他说:“首先平衡心态很重要,不要因为眼前的名利而放弃坚持追求自己的理想,拍摄独立电影会付出很多,但是如果将来获得掌声和认可,那就是值得的。”

采访的最后,张经纬导演对香港电影寄予希望,“我很开心香港还有言论自由,大家还是可以拍不一样的作品,维持彼此的空间,相互尊重。但我也希望香港电影可以更好,更开放,纪录片可以更受欢迎。”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