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司什么时候会宽容员工的道德过失?

276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职场中的道德过失。图片来源:Yevgenia Nayberg

或许你无需面对这样的问题,不过还是请你设想一下:正在上班的你现在感觉非常疲惫,手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已经临近最终期限。好几个星期的时间里,你每天都要在办公室里呆到很晚。可能因为你太过于乏累,在你提交一份最近的午餐报销单时,你多算了一些钱。

现在再设想一下,你是公司的管理者,并且发现了员工的这一次错误行为。你会作何应对?你也清楚员工精疲力竭,但是这会影响到你的做法吗?

根据凯洛格商学院管理与组织学助理教授玛尔娅姆·柯查基(Maryam Kouchaki)的研究,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可能是肯定的。她与这项研究的合著者们发现,当我们认为那些犯了错的员工们非常疲惫的时候,我们对于其道德过失的评判要宽容许多。对于那些因为不可控原因(例如熬夜照顾家人,或是工作负担非常重)而感到疲惫的员工,我们是格外包容的。

在之前的研究中,柯查基已经发现当员工处于“自我损耗”(ego depletion)状态时,更容易在工作中出现道德过失。所谓的“自我损耗”,指的是处于疲惫,身体不适,或是需要不断做出决策的“损耗状态”。举个例子:柯查基发现相比较于清晨,我们在下午的时候更容易出现道德过失,因为我们的认知资源在一天中是在不断流失的。

“我们的自控能力资源是有限的,” 柯查基解释道,“当你使用了这些资源,它们就会耗尽。你必须在补充之后才能重新使用这些资源。”

而现在的研究则发现了这一观点的另一个侧面,探讨了我们对于“自我损耗”的理解如何影响我们看待他人这种渎职行为的方式。

虽然在面对疲惫员工的过失时,我们会倾向于放他们一马。但是柯查基也表示,管理者这样的做法也同样有风险。如果员工只是单纯因为他们在假报账单时处于过度劳累状态就很少受到惩罚,那么他们下一次就有可能缺少诚实的动力。

“温和处理这样的行为可能会带来不好的后果,”她解释道。

自我损耗与道德过失

自然情况下,想要研究工作中的非道德行为是很棘手的,毕竟你不能(也不应该)要求实验对象去他们的雇主那里偷东西。

所以柯查基与她的合著人——贵州财经大学的张语娟(音译),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严启智(音译),以及中国华中农业大学的张俊伟(音译)一起制作了四个视频,来更好地理解旁观者们对于道德过失的反应和对自我损耗的看法。

在前两段视频中,一名精神焕发,休息充分的员工约翰与他的上司正在谈论一个重要的并购案。在这两段视频中,虽然他之前都熬了夜(在第一段视频中是因为处理这起并购案,而在第二段视频中则是因为看体育比赛),但是他依然强调称自己已经得到了充足的休息。在第三段视频中,看起来明显要更加无精打采的约翰表示自己因为这起并购案要熬夜到很晚;而在第四段视频中,他提到自己因为看NBA季后赛而熬到了很晚。在这四段视频的最后,约翰在午餐报账单中都多报了金额。

每一位参与这次研究的人都会观看这四个视频中的其中一个,然后回答一系列关于约翰行为的问题,从1到7进行评分。在这些问题中,有的是关于参与者对约翰过失行为严重程度的评价(“你认为约翰的行为有多么不道德?”),以及是否需要惩罚(“约翰应该受到怎样程度的惩罚?”);其他的问题则是关于主观性的(“你认为约翰是有意欺骗吗?程度如何?”)

而结果则表明,如果犯错的人非常疲惫的话,他们很可能会被从轻发落。相比于看到约翰在视频中精神焕发的参与者,那些看到约翰在视频中明显表现疲惫的参与者认为约翰行为的主观性更轻。他们也同样认为应当给予约翰更轻的处罚。在这其中,观看第三段视频的参与者给出了最温和的处理方式。

研究人员在一组新的参与者中重复了类似的实验。这一次,参与实验的人同样观看了四个视频中的一个,不过有一处明显的不同:在视频中,约翰熬夜的原因由处理并购案变成照顾自己生病的尚在襁褓中的儿子。

这样的变化并没有使参与者的想法出现很大的改变。相比于“两个得到充分休息的约翰”,他们依然更愿意去原谅两个“疲惫的约翰”,而“好爸爸约翰”则得到了最大的宽容度。值得一提的是,参与者还认为熬夜照顾孩子的约翰,其过失主观性要比熬夜看比赛的约翰低得多。在评估其行为的主观性时,前者的平均得分为4.62,后者的平均得分则是5.7(满分为7)。

对于柯查基而言,这一发现具有非常直观的吸引力。通常而言,“有意识的不道德行为被认为是更应该受到谴责的,”她说道。而人们对于无意过失(例如小孩子从商店里偷了一块糖果)的看法则完全不同,而且这些行为很少受到惩罚。

在这项研究中,职场也同理:我们认为劳累且工作负担很重的人,行为主观性更轻,所以我们更有可能放他们一马。

“人们在做出选择时,会考虑员工的情况,”她说道。

得到充分休息的员工才是诚实的员工

柯查基强调,这样的从轻发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并不意味这样的做法就是好的。管理者们应该考虑员工行为的背景,但是也同样应该确保员工会因非道德行为付出代价,这样他们才能够从自己的道德过失中吸取教训——即使是很小,或是相对常见的过失。

或许对于公司而言,最好的方法就是确保员工不会精疲力竭,从一开始就不被过度消耗。

作为领导者,如果你在自己的公司里看到了(或者是怀疑)道德过失的出现,“你可以做一些结构性调整,使员工们在回到家之后就可以摆脱工作,”柯查基建议道,“而不是二十四小时待命,并且因此感到焦虑。”

来源:凯洛格商学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