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也纳的欧洲腔调:物质篇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如果你要寻找一个刻板印象中的欧洲,到维也纳就对了。街头随处可见的宏伟建筑、无处不在的悠扬古典音乐、一丝不苟的井然秩序,这些都让维也纳比巴黎、伦敦这些如今具有世界级影响力的大都市更有老欧洲气派。

环城大道也许会是大多数游客对维也纳的第一印象。这条宽60米的大道上车流不息,却又同时提供了自行车道和两条林荫下的人行道,以及三五步就能看到一座的板凳长椅。步行、骑车,或者是乘坐色彩鲜艳造型可爱的电车,都是非常方便的出行方式,而且马路上秩序井然,极少遇到堵车,街头的行人——无论本地人还是游客——也会让外来对欧洲人等红绿灯时恪守规矩的刻板印象得到验证。

沿着环城大道一路漫步,便能一一游览金色大厅、查理教堂、维也纳歌剧院、议会、大学、城堡剧场和诸宫殿,罗马式建筑的雍容大气,哥特式建筑的奇雄和巴洛克建筑神经质的华美,都像画卷般徐徐展现。曾经的皇宫区,今天则变成了博物馆区,霍夫堡宫那拱形的外墙看起来也似乎是在张开怀抱欢迎游客的到来。马车嘚嘚驶过昔日“欧洲主母”玛丽娅·特蕾莎的青铜雕像,两翼的宫殿光看外观都当得起“气势恢宏”一词。而要是付了票钱,参观一下今日已经是艺术史博物馆的其中一座宫殿,便更会被内部极尽奢侈的装饰,以及克里姆特亲绘的绝美顶画而深深震慑,叫人不得不感慨一句帝都风韵,今日犹存。而那个被各种杂志和旅行社过度包装的“音乐之都”概念,反倒不是那么明显了。

不过,维也纳如今保存着的欧洲气派,其实也没有人们印象中那么古老。除了历次战争的破坏和劫掠,喜欢炫耀自己财富的奥地利诸代贵族对翻建甚至整个拆除重修自己在维也纳城里的宫殿也一直很热衷,所以要体验印象中“千年古城”维也纳是很难的。维也纳今天的标志性形象实际上是1850、1860年代的产物。1857年这座帝都的掌权者们如同一个世纪后中华帝都的新主人一样拆除了古老的城墙,兴建了至今看去仍然气派非凡的环城大道以及围绕着环城大道的环区。

而另一件今日仍让人赞不绝口的帝国遗产就是维也纳地铁,它们最早源于1890年代维也纳的第二次大规模改造和重新规划。今日小小的城区被五条地铁线覆盖,工作日基本上三到五分钟就有一班列车。而在地面上每步行十几分钟就能看到一座古色古香、简朴却整洁光鲜的地铁车站。维也纳地铁的列车宽敞、舒适而干净,让人觉得巴黎地铁那些局促、陈旧又脏巴巴的车厢像是一个笑话。

就物质层面的直观印象来说,今日维也纳城的繁荣和富饶算是很出人意外的。街头几乎无处不在的宝马、奔驰车自是算不得稀奇,法拉利、兰博基尼之类豪车也颇为常见。市中心的房价更是令人咂舌,一间不到55平米的公寓要价能到120万欧元以上,几乎媲美巴黎。物价也远较其他中欧城市来得高,拿欧洲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啤酒来说,在市中心小酒馆喝上一杯半升啤酒的价格通常是4-5欧元,这个价格几乎是德语区另一座大都市柏林的两倍,比起素以昂贵闻名的伦敦来也不遑多让。

感受维也纳的老派和精致,以及维持这份老派精致所付出的昂贵价格,最适合去的地方莫过于咖啡馆了。老城区里星星点点遍布着类似中央咖啡、林特曼咖啡之类老店,每一家挂出的招牌都是始建于18XX年。里面的侍者身穿一丝不苟的黑马甲,打着领结,讲着流利的英语带你穿过咖啡馆敞亮的前厅、色彩张扬的甜食柜台和供客人取阅的巨大书报架,在店堂的数十张餐桌里挑一张坐下来。菜单上一杯维也纳特色标配咖啡“梅郎琪”要价5-8欧元不等,另外别忘了这里还保留着结账时算上10%小费的传统,是对这些侍者们恪守传统的着装与服务的奖励。“梅郎琪”其实就是意式浓缩加奶泡,差不多等于一杯小号的卡布奇诺,一般在咖啡端上来的时候还会附赠一杯白水,虽然也只是水龙头直流水,但是维也纳自来水的水质相当不错,所以在听到喝完了这杯后如果要再加就得多付一欧元的消息后你也不要太惊讶。只是端起“梅郎琪”开始啜饮之后你也许就会像我一样开始想念起伦敦的独立咖啡馆,花不到3英镑(不用给小费!)就能让柜台后面不修边幅的咖啡师给你打出一杯滋味赏心、拉花悦目的“馥郁白”。与咖啡同样昂贵的是维也纳咖啡馆里珠光宝气的各类蛋糕甜品,基本上一块蛋糕售价五欧元以上,与伦敦无二。高价格倒也换来高质量,从“莫扎特蛋糕”到“萨赫巧克力”,都是口味醇厚、外形靓丽的美味甜食,与咖啡搭配更是相得益彰。不过与可圈可点的甜食相比,维也纳传统的正餐可就令人失望了——不管最传统的奥地利国菜炸猪排还是皇帝心爱的牛肉汤,尝起来全部都差了点滋味。

话又说回来,无论是咖啡还是甜食,都不能说是这些老牌咖啡馆的真正亮点。来这些地方消费的,多是为了讲究这里的用餐气氛和咖啡馆的历史传承。历史传承这几个字听起来有点玄乎,但它们在每家咖啡馆的装饰上都有体现。就拿最有名的中央咖啡馆来说,无论是哥特式的高顶,流线型的彩色拱墙还是大理石的贴面和立柱,都算是无可复制。间或还有艺人到咖啡馆里弹奏钢琴或拉奏小提琴,在店里坐的越久,越会感觉乐声似流水般从脚底下渐渐浸漫上来。但再张扬的乐手,也无法让人把注意力从厅堂的尽头移开,那里高悬着弗朗茨·约瑟夫一世与伊丽莎白皇后——或者茜茜公主——的巨幅画像,暗示着这座昔日皇宫门口咖啡馆与皇室贵胄之间若有似无的暧昧。当然,无论昔日还是今朝,店里的主要客源还是从中产阶级里来,比如佛洛依德、施特劳斯,或者逃亡在维也纳的托洛斯基和列宁。当然,其中的代表还要数留下了那句“我不在咖啡馆,就在去咖啡馆的路上”的诗人兼情圣阿尔滕博格,今天这位忠实顾客已经化作了蜡像,继续安坐在店堂里。

除了中央咖啡之外,维也纳另外的每家老牌咖啡馆也都有自己的历史传承特色,比如撒赫咖啡馆的国粹级蛋糕、德梅尔咖啡馆的皇室御用甜点招牌等等。不过我倒是最青睐旧城西区的郎特曼咖啡,在面邻环城大道的林荫下小坐片刻,大道的另一边便是维也纳市议会仰之若山的哥特式尖塔和维也纳大学的肃穆砖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靠近文教区,坐在这里的年轻人也更多一些。邻桌的一对青年似乎是情侣,两人的身材都高挑匀称,一如大多数维也纳人——在这么一个嗜甜的城市里,人们的身材却好得令人惊讶。同时,维也纳人的穿衣打扮比起伦敦与巴黎来也显得更加考究,男孩穿着一丝不苟的三件套西装,却用色彩明快的领带和口袋巾抹去了死板的痕迹,而女孩则身着熨帖典雅的黑色裙装,站起身来腰肢盈盈一握。

这样优雅好看的裙装,不知是哪家国际大牌的产品?去维也纳的购物区逛逛,你就会惊讶地发现,这里居然还是一个没有被全球化品牌完全攻陷的地方。虽然主要的购物大街——煤市大街和玛利亚·希尔费大街上还是随处可见全世界人人皆知的高街和奢侈品牌,店里陈列着与上海、纽约的门店毫无二致的产品,但难能可贵的,还是有许多独立的本土品牌依然在这里提供别无仅有的购物选择。从新千年才开门营业的当代设计师品牌,到已经屹立了两个世纪的老派男装店,它们在游客从没见过的品牌名称下不乏骄傲地打出“维也纳”字样,橱窗里展现着别具一格的设计。而在旧城最贵族气派的那些地方,比如绅士街上漫步,也时不时能看到一处金碧辉煌的拱门走廊,两边也尽是华美璀璨的橱窗,陈列着不知曾在哪位贵族小姐玉颈上灿灿生辉的古董项链。还有世界乐谱商店的龙头都布林音乐商店和著名的陶希特唱片行,也都是这里商店街上特殊的风景。不过自然,要购买这本土的优雅还需得付出不少金钱的代价。比如一条考究的波西米亚裙装要价能到四位数,还有在西欧已经非常罕见的貂皮和狐狸皮大衣,自然也是价格不菲。再考虑一下维也纳整体的房价和消费物价,便能推算出这里人们的收入可真是不低。

作者:璎珞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