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政部执法人员清晨五点闯入私宅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片来自网络

本周三,卫报网站发布一则短视频,显示六名移民局执法人员在清晨五点进入伦敦一处私宅,试图从家中带走一位年轻的华人女子,但这对愤怒的情侣告诉他们,他们正在等待内政部的决定,并已经支付了2000镑预约内政部的面试。执法人员核对后发现信息有误,才离开这里。

据报道,这位女性正在等待移民局对自己的签证状态的审核。此事再次引起对内政部工作的公平及效率的质疑。

根据视频,一支执法小组在今年5月1日清晨5.30左右敲开瞿子轩(Zixuan Qu,音译)与未婚夫沃金森(Duncan Watkinson)的家门,他们搜查了房屋,并告诉瞿小姐,她没有“留英签证”,已经被列为“移民法触犯者”。

执法人员过来时带上了手铐,显然是打算将瞿小姐直接送入拘留中心。而这对情侣认为,她没有做错任何事。瞿小姐说,她从未收到任何通知说自己的签证可能有问题,她一直以为自己的签证申请仍在处理中。

据报道,瞿小姐来自中国四川,2010年凭奖学金来到伦敦学习医疗与社会护理。当时一所英国学校到她就读的护理学校招生,鼓励学生申请自己的课程,并说NHS需要招募医护人员。瞿小姐是唯一通过了考试的人,随后她搬到伦敦。

2014年,她向内政部提交了签证延期申请。之后接到内政部的回信,说正在考虑她的申请,但同时表示,她的案子与当时其他几千份签证申请都面临一个比较复杂的状况,因为政府决定吊销一项英语能力测试,而她与其他申请者在申请签证前都曾参加这项考试。

这封信提到:“请放心,我们会尽快就您的案子做出决定……我们不会根据这封信的内容采取驱逐行动。”

事实上,这封信所提到的考试正是托业考试,由于BBC的卧底记者发现这项考试存在大规模作弊行为,内政部2014年宣布取消对托业考试成绩的认可,并吊销约45000名曾参加这项考试的学生的签证,很多人尽管完全无辜,仍被驱逐出境。瞿小姐即是受害人之一。

没有反应的内政部

瞿小姐说,在2014年收到这封信后,她再也没有收到内政部的任何通知。她说,2015年,由于内政部一直没有消息,她担心有什么状况,曾聘用一名律师来帮助她,而当律师去年代表她去与内政部联系时,内政部说没有新进展。直到本月,在执法人员造访后的几天内,她才收到一份新邮件,告诉她,她已经被列为驱逐对象。

瞿小姐说,由于自2014年起她的护照就已随签证申请上交内政部,她一直无法回国探望家人,而她与未婚夫去年九月曾计划举行婚礼,一切都已筹备完毕,却因没有护照无法注册而被迫取消。两人因此给内政部去信要求提供一张有效的护照复印件,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由于对这种局面感到焦虑,两人今年4月向内政部缴纳了超过2000英镑,以预约当日可获结果的“面签”服务,并预约了5月16日的面签。

在当天执法人员上门时,沃金森一再表示,他不明白为什么未婚妻会在预约面签日的两周前被瞄准。执法人员先说,根据他们的情报,瞿小姐已经被归为移民法触犯者,最后又说他们已经发现了这则预约通知,于是又同意离开。

沃金森指责执法人员举止粗暴,他们一来就大声敲门敲窗,进来后没有出示任何东西,一名执法人员将手按住沃金森的胸口,将他往房间里推。

他说,他感到非常生气,也不明白他们到底哪里出了错。在执法人员离开后,他坐在地上,崩溃大哭。而瞿小姐也为自己的签证问题给未婚夫和家人带来的困扰而难过,并说由于签证状态始终不确定,几年来她一直无法工作,被迫依靠未婚夫生活。

内政部一位发言人回应称:“瞿小姐自2014年1月起就处于签证逾期状态,她最近的驱逐通知是在2018年1月。瞿小姐不能通过预约并支付预约费而向内政部提出申请。直到她参加预约面试,并提交申请,这份申请才算完成。”

沃金森表示,他对这个回应感到迷惑。“我们从未收到任何日期为2018年1月或其他日期的拒信,我们的律师也没有收到。”他说。

瞿小姐的律师Visa Direct也表示,在与内政部就2014年瞿小姐提交的签证申请进行联络时,从未收到任何回应。他说,内政部这类邮件的递送都有专门记录,不可能会将信发错地址。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